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仙宠的仙宠
    阵法中的天空更沉黯了。变成了那种几近死亡的恐怖,那时而跃动的蓝色电芒似乎在昭示着上天对司空达的不满以及在思考用何种方式取走他的性命。

    司空达感受到身下的狼猴似乎动了动,恢复了生命力,他闭上了双眼,心道:“只要做自己想做的就好了,至于其他的,管他呢!”

    “隆隆隆……”

    天穹下压,似乎要吞噬司空达这个敢拂逆他意愿的人。

    阵法外,众人通过法圆大师的解说,都已经明白了司空达寻死的行为。

    一阵错愕、一阵讥笑、一阵惋惜都不必说。

    林毅紧咬着嘴唇,问江枫道:“亲师,司空达他为什么这么做啊!他会死的!你能救救他吗?”

    江枫没有说话,他、林毅、宋雪、小玥、王源虽然没有听司空达说过,但都知道狼猴和司空达的感情深厚。只是,他们都没有想到,会深厚到舍命相救。

    江枫又想到了点别的“实力”,法圆大师说,没有人能救得了司空达,那沐惊雷、沐破云来呢?或者那晚的那个沐家老者……总会有办法的吧。

    还有自己的学生,如果司空达很强的话,还会受到上天的蛊惑吗?他们不可能一直生活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啊!

    “轰!”

    一声巨响打断了江枫的思路,阵法中的一道雷火落下,炸在了司空达的面前。

    昏沉沉的司空达被这一道雷惊醒,看着面前的大坑,他有点疑惑,不是应该往自己脑袋上劈吗?老天瞄歪了?

    刚刚他的内心活动可都开始跟江枫几人告别了,现在受了这样的吓唬,都快尿了,老天要不要这么玩啊!

    林毅的心里一哆嗦,跟司空达想的一样一样的,死还不给个痛快,你这样让我们这些家属看的都揪心啊!

    但之后,所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光芒。

    阵法中,从远端的天边出现了一丝曙色,从那里金光直接洒向大地,煞是好看。

    “亲师,亲师,那是什么啊?你快看!”林毅激动地拉着江枫道。

    江枫摸了摸鼻子,道:“难不成老天该主意了?”

    林毅脸上尽是失望道:“哦,胖子死不了了啊!真是,浪费感情!”

    但他心里却是说不出的喜悦,男人,不善表述自己的情感罢了。

    金光很快铺满了整个阵法,司空达在阵法的照耀下浑身觉得暖洋洋的,似乎刚刚的伤痕都好了些许。

    很快,他压在身下的狼猴跳了起来,神情肃穆的站在一圈金光下。

    司空达不满的哼哼道:“猴子,你干嘛?先把我拽起来不好吗?”

    狼猴罕有的没理会司空达。

    众人则是对一只猴子神情肃穆的样子啧啧称奇。

    “轰……”

    长长的一声响划破长空,司空达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抱住了头,虽然刚刚为狼猴而死很英勇,但是好死总是不如赖活着嘛!

    司空达觉得,自己因为抱头的动作似乎躲过了那一击,但当他把手缓缓放下才看到,这一击似乎不是冲着他来的。

    狼猴面前出现了一根柱子,金色的柱子,大到几乎可以跟祭祀祠堂中的顶梁柱相媲美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司空达死不了了吗?还有天下掉下来一根柱子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吗?”有人问法圆大师道。

    法圆大师笑了,道:“世人晓得天命难违,但何曾晓得大道五十,天取四十九,尚留一线生机啊!”

    有人明白过来,道:“那就是说,司空达死不了了,可是柱子的事情?”

    法圆大师继续道:“柱子,哪里有柱子,那是个仙宠啊!”

    众人张大了嘴巴,仙宠?可是这仙宠明明跟司空达一点联系都没有啊,反而是他的猴子在那甚是滑稽。

    “不会是,不会是司空达的仙宠召唤仙宠了吧!”有人不可思议的猜测道。

    “怎么可能,听都没听过,仙宠召唤仙宠……脑子秀逗了吧!”但是这人很快说不下去了,因为司空达的猴子开始动了。

    众人很快看到它身上浮现出了两个魂环,也是因为这两个魂环,它的资质才能从七等提升到六等。

    之后,狼猴一只手触碰到了柱子上,柱子上盈盈的金光洒下包裹住了它。

    等金光散去,众人张大了嘴巴,因为一直狼猴变成了一只猿猴,那种几乎和人类一样、两米高、只是身上长着长毛的猿猴。

    并且,它的资质不再是七等,而是三等!

    “玩呢?老天你要干啥?咋还来了一场大变活猴呢?”众人心中的想法十分统一。

    变成猿猴的狼猴一只手伸向了柱子,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柱子渐渐缩小了,强烈的视觉差下,它从顶梁柱大小变成了棍棒大小。

    江枫开了个只有自己能听懂的玩笑:“司空达的仙宠不仅有仙宠了,还是个金箍棒?”

    这个仙宠大陆人听不懂的玩笑并没有引起什么波澜,因为众人这时看清楚了棍棒的资质,超一等!赫然是传奇资质,超一等!

    有些人欢呼起来,有些人已经麻木,王源的玄体体魄、小玥的雪女、现在司空达狼猴(猿猴)的棍棒……呵呵,见怪不怪了!

    拿着一根棍子挥舞了几下,成了猿猴的狼猴颇为满意,蹲在了司空达面向,吱吱叫了两声。

    司空达费劲全身力气道:“你想干嘛?没啥事的话,就带我回去!”

    猿猴兴奋的跳了两下,因为它想说的就是咱们走吧。

    法圆大师的阵法豁然关闭,司空达跟第一批进入阵法的人有点像,他和猿猴一起从空中掉了下来。

    “轰……碰……”

    司空达看着四散的人群,开口道:“奇怪,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怎么一点也不疼啊!”

    “你tm砸在我身上了!”金长月艰难道。

    司空达嘿嘿笑了两声,爬了起来。

    但这时,“砰”一声,又有一个家伙掉了下来,并且砸在了金长月身上。

    “谁呀!妈的!谁呀!”金长月痛苦的喊道。

    猿猴拿着棍子戳了戳金长月的身子,似乎在说,咦,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不但不疼,怎么还软软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