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深夜的问题
    江枫关于学习的内容,终于告一段落,司空达指着猿将军、天命仙宠“天命棍”还有王源、小玥眉飞色舞的说起了今天的召唤仙宠之旅。

    南舒云看向江枫的脸色更不善了,明明司空达几人只是普通学生,怎么跟江枫待久了就也变成妖孽了呢?最可气的是,这种妖孽因素怎么就没有影响到自己呢。

    江枫被南舒云盯的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连吃饭都慢了些许,他心想:“真是,就算你南舒云爱慕我江枫的盛世容颜,也不必这样看啊,学生还在呢,影响多不好!”

    ……

    夜已经深了,江枫在床上坐着,用几块海灵石诱惑了至尊神石一番,但得到的回应仍是“系统维护中”。

    无奈的把灵石收起,江枫弹了两下至尊神石,道:“这都好几天了,升个级还没完了,元力境我还有好多疑问呢!”

    “咚、咚、咚!”

    江枫正想着,敲门声响起。

    “谁呀?大半夜的!”江枫问道。

    “我……”一个女人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熟悉。

    江枫摸了摸鼻子,起身披上外袍,打开了房门,看到这个女人江枫不太意外,但又有些意外——南舒云。

    “你,你怎么来了?”江枫看着光着脚,穿着单薄睡衣的南舒云道。

    南舒云十分不好意思,举了举手中的图纸,道:“我,我来问你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我就能晋升三级魂环师了!”

    江枫侧身,让南舒云进屋,又关上了门。

    摇曳的烛光映衬下,南舒云薄纱睡衣下饱满的身躯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江枫咽了口口水,道:“什么胸、呸、什么题?”

    南舒云脸更红了,刚刚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她欣喜若狂,毕竟三级魂环师在天龙帝国代表了一种受人遵从的地位,所以,想也没想就来到了江枫门前。

    可就在她扣响房门的那一刻,又想到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句话,大半夜的,江枫要是误会她了咋整。

    她小心翼翼的把手稿递给了江枫。

    江枫接过手稿,又上下看了看南舒云,我滴个乖乖,以前没发现南舒云身材这么好啊!道:“要不你先坐床上,连鞋都不穿就跑过来,魔怔了吧!”

    南舒云不知所措,鬼使神差的坐在了江枫床上,江枫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了南舒云的身前,借着烛光,侧着身看起问题。

    微风透过窗子的缝隙吹来,江枫外袍滑落,敞开的衣襟下坚韧结实的胸膛袒露,看的南舒云微微一痴,又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打量认真看问题的江枫。

    “这个家伙,其实还蛮不错的,人也不错,身材也不错……”南舒云扣着衣角,想着。

    江枫撇了一眼思绪不知道飘荡到哪里的南舒云,皱着眉头开口道:“你怎么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会!”

    “你去死!”正扭扭捏捏的南舒云一下掐起了腰,大半夜的,本姑娘放下身段来找你求学,你怎么就这个态度。

    江枫撇了撇嘴,小妞还挺横!道:“看着啊,你这不就是王珀尔公式的二次演化吗!根据《王珀尔公式瞎几把解析》这本书的理论……”

    “那叫《王珀尔公式夏解析》!”南舒云靠近了江枫看着问题道。

    “都差不多啦!”江枫没有丝毫的尴尬继续道,“书里第十三章、第二节讲了,三级魂环的固化……”

    南舒云认真的听着,收获甚丰的同时,时而偷偷的打量一眼江枫,这个人真是个怪胎,明明学识渊博却总那么玩世不恭。

    “那,推导图应该怎么画呢?”江枫讲完,南舒云问道。

    江枫从空间戒指中拿出纸笔,一屁股坐到了南舒云旁边,道:“你看好啊,我只画一次。”

    说着,他拉了拉凳子,把凳子当成桌子,二人趴在了上面。

    当南舒云和江枫的肩头轻轻触碰的时候,两人就像触电了一样赶紧挪开了一些,江枫没有动笔,偷偷看向南舒云,南舒云也没有看向图纸,偷偷看向了江枫。

    这次,身体触电变成了眼神相遇的触电。

    “看什么看,画图啊!”南舒云的话有些傲娇,但磕磕绊绊的。

    “画图、画图!”江枫尽力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又忍不住看了南舒云一眼。

    这次南舒云没有看他,眼睛盯着图纸,乌黑的长发掉在了额前一些,说不出的好看,还有她身上若有若无的芳香……特别是,她穿的是睡衣,俯下身子看图,胸前一片雪白。

    江枫强忍着不让自己流鼻血,内心忐忑的称赞,仙宠大陆的女人不穿内衣真是个好习惯!

    又偷摸看了南舒云一眼,发现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行径,江枫按捺住内心有些龌蹉的行径,在图纸上勾勒起来。

    “这里画错了吧!”南舒云在江枫图纸画到一半的时候指在上面道。

    这一指,两个人的身子无可避免的碰到了一起,南舒云急忙收回了手。

    “哪?”聚精会神画图的江枫不解道。

    南舒云坐在江枫的左边,刚刚用右手指的图纸,无可避免的碰到了江枫,所以她这次换了左手,指着图纸道:“那!”

    只是,换左手指向图纸的她,身体无法避免的发生倾斜,二人肉与肉的接触明显到了极点。

    南舒云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她心道:“完蛋了,江枫不会以为我在勾引他吧!”

    江枫没有这么以为,他感受着南舒云的胸脯撞在了自己胳膊上,直接血脉喷张的忘记了自己在哪。

    “那个,那个,这里没错!斯兰达法则魂环弧度线条而已!”江枫道。

    南舒云收起了刚才的心思,噘着嘴,趴在了图纸上,道:“不可能,斯兰达法则是我最熟悉的地方,你肯定错了!”

    江枫一点管对错的心思也没有了,两人在床上坐着,板凳的高度又和床差不多,现在南舒云趴在板凳上,几乎有半个身子压在了自己腿上,自己的帐篷……

    南舒云也感觉到了,不满起身道:“江枫,你拿什么东西顶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