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垃圾话环节
    主持人说着,就要离场,王源却学着江枫,一下拿走了他手中的麦克风。

    “你干嘛?”主持人问道。

    王源没有理会主持人,转向了观众道:“诸位,让你们久等了!所以我王源应该给你们道歉,更应该给我的对手天南飞道歉。”

    观众席上,众人点头,这个王源还蛮有礼貌的嘛!

    王源拿着话筒,转向了天南飞道:“天南飞,真诚的向你问候,你妈好吗?”

    台下先是安静,然后哄堂大笑,这tm哪是问候啊,明明是挑衅、嘲讽、指着鼻子骂娘啊!

    司空达看向了江枫,道:“亲师,您教大傻的?”

    江枫笑了笑,道:“别光顾着笑,学着点,战胜对手除了身体上、还有精神上。”

    司空达、林毅几人聚精会神的盯着擂台看了起来,不是为了学习,他们知道,接下来的画面一定很精彩!

    天南飞受辱,问主持人要了一个麦克风,道:“你敢侮辱我?侮辱母后?”

    王源像是说错话的孩子一般,捂住了嘴,道:“哎呀,说错话了!我请你吃东西弥补好不好?”

    “多说无益,受死吧!”天南飞把话筒都已经捏变形了。

    “不不不,我要说!”王源挺胸道:“老子吃火锅,请你火锅底料;老子吃西瓜,请你西瓜皮皮;老子喝啤酒,请你啤酒沫沫;老子吃辣条,请你塑料袋袋;老子吃凤爪,请你陈年泡椒!”

    “呦吼,说的好!牛逼!”王源一段贯口一样的话说完,全场沸腾,这tm王源是个人才啊!一个脏字没有,咋就那么气人呢?

    什么?你说不气人,你看看天南飞都抖成啥样子了?你以为他打飞机呢!

    然而,王源还没有停下,他继续道:“天南飞,你好像很感动啊?没事啊,不客气!只是我想冒昧的请求一下,你去死好吗?”

    “wcnm!”天南飞贵为皇子,但这一刻也冲破了从小受到的礼乐束缚,狂吼着向王源攻去。

    王源立即把话筒扔向一边,一杆灵器长枪在手与天南飞战做一团。

    这是台下观众见过的这辈子最不正经的一场战斗的开始了,他们回味着王源的台词,一个个看着战斗怎么也紧张不起来。

    江枫看着战斗却锁紧了眉头,他教了王源这么多逼迫天南飞愤怒出手的东西,现在天南飞招式还是有条有理,虽然不知道这几个月他经历了什么,但果然不简单。

    而王源的新一轮攻势展开了:“本源战技·枪法篇·刺字决!”

    王源喝着,无往不破的一枪打出。

    天南飞的眼睛瞬间红了,上次,上次就是这个人用这么一枪打破了自己从未败过的记录,让自己饱受屈辱。

    也正是这个人和这一枪,让他忍受了惨绝人寰的这几个月,他等候报仇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刺啦!”

    衣襟碎裂的声音,天南飞的斗篷陡然碎裂,众人看到斗篷下的他的那一瞬间一个个张大了嘴巴。

    天南飞现在有些狰狞、甚至说有些恐怖!

    他浑身都勾勒着绿色的条纹,这种绿色似乎虫子一样不住乱爬,尤其是天南飞那张脸,像是被卡车碾一样模糊,并且那上面的虫子条纹更多了。

    “来的好!”天南飞吼道,他的声音也随着斗篷炸裂沙哑无比。

    随后,他抓向了“刺字决”的枪尖,那最锋利的一点!

    江枫说过的一句话现在似乎成了谎言——掌握了刺字决的王源,六重天以下无敌!

    因为,一秒钟后,天南飞挡住了这一枪。

    在众人眼里根本挡无可挡、避无可避的一枪就这样被挡了下来。

    众人的惊讶还没完,天南飞身上虫子一样的条纹流动出来,侵蚀向了长枪,蔓延着朝王源攻去。

    作为一名枪者,王源是不可能松开自己的长枪来躲避的,他浑身一拧,再次呵道:“本源战技·枪法篇·刺字决!”

    天南飞这次不敢试其锋芒了,他后退一步,把虫子一样的绿条纹拉的老长,躲避过去。

    王源躲过一招,但他发现,这玩意有腐蚀作用,自己的长枪刚刚还是灵器,现在居然只是精品了!

    更甚,这种东西还蔓延到了自己身上一些,现在,那个地方其痛无比。

    “黏黏兽!黏黏兽!”观众席上,有人喊了出来。

    有人不解道:“什么黏黏兽!黏黏兽在哪?”

    那人解释道:“是天南飞的仙宠,他身上的绿色东西就是他的仙宠黏黏兽啊!”

    “天南飞皇子的仙宠是兽类中的黏黏兽我知道啊!但是,黏黏兽和白色的果冻一样,哪是这个样子啊!”有人问道。

    “这是秘技融合,听说要跟黏黏兽融合受到的痛苦会比其他仙宠痛苦百倍,但是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天南飞皇子简直太拼了!”那人说道。

    众人谨慎的看起了这场龙争虎斗,现在还没进入**就这么精彩了,自己压在赌场的那些赌注已经不重要了!

    江枫当然看出王源受伤了,也明白了幸好自己做了一些事情激怒天南飞,不然清醒的狂体天南飞绝不可能徒手接枪,绝不可能乱打一气。

    “王源,加油啊!”江枫不去想这些,一心一意的为王源加油鼓劲。

    “你别得意,我亲师教我绝招了!你等着死吧!”王源支撑着天南飞的进攻道。

    “你用啊!我等着受死!”天南飞狂攻着道。

    “不不不,现在你太弱了,不陪我用那么强的招式!你在加把劲,不然跟上次一样秒杀你,太没意思了!”王源贱贱道。

    “啊……我要杀了你!”天南飞下手更狠了!

    “不够,不够啊!加油啊!我要秒杀你啦!”王源苦苦支撑,被打的上蹿下跳,仍然嘴硬。

    而陷入发狂状态的天南飞信以为真,丝毫不顾及灵气消耗,乱打一气。

    王源笑了,这一招战斗中的嘲讽是他根据江枫教他的这些东西举一反三的,现在看来还是满管用的嘛!

    江枫、司空达几人不明所以天南飞是不是秀逗了,怎么越打越不像话,但也隐隐猜到了王源作为江枫徒弟应有的作风,一个个心照不宣的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