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治感冒
    江枫讲到懒羊羊因为懒惰中了灰太狼的陷阱的时候,小玥和小魔女都弓紧了身子。

    江枫顿了顿,轻轻把手揽在了小魔女肩头,小魔女身子明显一僵,但也默许了江枫的行为。

    江枫继续绘声绘色的讲起了聪明的喜羊羊如何破坏灰太狼的陷阱、潜入狼堡,最后,当江枫讲道灰太狼那句经典台词“我一定会回来的”,小玥已经熟睡口中跟着呢喃“我一定会回来的”。

    小魔女则是咯咯笑个不停。

    江枫拍了拍小魔女的脑袋,在小玥的鼻子上刮了一下,忽然觉得这个场面还是很温馨的,开口道:“菲菲,该睡觉了!”

    看着江枫起身要走,小魔女想了好一会,道:“能不能在讲一个。”

    江枫笑着点头,为了不影响小玥睡觉,他轻轻的把小玥抱开,轻拍着小魔女的脑袋,道:“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叫青青草原……”

    “老套!”小魔女道着,也默许了江枫像搂着小玥那样搂着自己了。

    江枫察觉出,小魔女虽然毒舌,但是也渴望被爱,讲故事的时候愈发卖力了。

    一连把三个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情节串联到一起,江枫讲的是口干舌燥,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小魔女已经趴在他的身上呼呼大睡起来。

    轻手轻脚的把小魔女抱正,小魔女忽然拽住了江枫的手:“奶奶……奶奶……”

    江枫看着小魔女颤动的长睫毛,抿起的小嘴,心中没来由的一痛,蹲在了床边陪了小魔女好一会最终走出了房间。

    此时月上中天,江枫苦笑着看向了手中的祛病符,再有几分钟祛病符就要失效了,自己这五百万算是白瞎了。

    “江枫……”

    江枫回头看去,道:“南舒云,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南舒云穿着素雅的睡衣,外面披着淡粉色长袍,有一种说不出的静谧美。

    她握着手里的图纸道:“我等你好一会了,按照你的方式,这个图我还是画不出来……”

    “那进屋说吧!”江枫道。

    “不,就在这说吧!”南舒云展开了防御姿态,戒备的看着江枫。

    江枫想起了那晚的情景,神情尴尬,道:“好就在这说吧!”

    “阿嚏,阿嚏!”这时门廊上吹来了一阵深夜的冷风,南舒云打了两个喷嚏。

    江枫看着手中急速闪烁着红光的祛病符,急匆匆道:“南舒云,你感冒啦?”

    “有一点!”南舒云捏着鼻子道。

    “太好了!”江枫都要蹦起来了,虽然用五百万治个感冒有一种高射炮打蚊子的意思,但总比打水漂强啊!

    “你说什么?”南舒云错愕道。

    江枫尬笑两声,道:“没什么,没什么。我是说,我立刻就能把你的感冒治愈,厉害不?”

    南舒云拧着眉道:“吹牛,我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感冒,吃什么样的灵丹妙药都不会好,你还是省省吧!”

    江枫举起祛病符,拍着胸脯道:“你就瞧好吧,我江神医出手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

    南舒云看了看江枫手里的祛病符,红光急速明灭不定,还真有几分玄奥的味道,半信半疑道:“那你试试吧!这个怎么用?贴身上还是烧成灰化水喝?”

    江枫勾了勾嘴角,道:“你那都是封建迷信!我这个对祛病符准和感冒相应的穴位,然后拍上去念咒决就行了!”

    南舒云头上多了三根黑线,听起来你那个比我这个更像封建迷信好吧!

    江枫才不管这些,根据自己所学的知识找起了相应穴位。

    最终,江枫把目光锁定在了南舒云腰眼处的阳关穴,阳关穴并不主治感冒,好的是,它对女性大姨妈之类的病痛有着较好的功效。

    所以,江枫选定此穴也是煞费一片苦心。

    扬起了手,江枫祛病符朝南舒云腰间打去,喝道:“病痛无踪影!”

    南舒云看见江枫的手直直朝自己抓来,嘴里还神神叨叨的,下意识的闪避开,道:“你干嘛?”

    江枫眼见祛病符的时间到了,也来不及解释,手往前一伸。

    可惜,南舒云再躲,结果江枫的手结结实实的抓在了南舒云的臀部。

    “好舒服的手感啊!”江枫看着祛病符泯灭,思绪霞飞,脸上荡起两抹春红。

    “啊……”南舒云尖叫起来,江枫赶忙捂住了她的嘴,道:“你叫什么,我再给你治感冒啊!”

    南舒云也怕把司空达几人吵醒,狠狠的打了江枫一巴掌,道:“哪里有人这样治感冒的!”

    江枫一摊手,道:“你躲什么躲?我又不是故意的!在说,你现在感冒也好了不是。”

    南舒云生气的瞪着江枫,明明是自己吃了大亏,怎么这个人还那么无辜!

    这时,一阵风来。

    “阿嚏、阿嚏、阿嚏!”南舒云连打了三个喷嚏,急忙取出手绢来擦鼻涕。

    擦完鼻涕,她看向江枫,二人之间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你,你占我便宜!你个臭流氓!”南舒云指着江枫气急败坏道。

    江枫都傻眼了,卧槽,这和剧本完全不一样啊!本来借着检查身体、呸,治感冒的名头发生点意外还是美滋滋,可是感冒没好是闹哪样啊!

    时间回到三十秒前,江枫手中祛病符就要碰到南舒云的腰眼时,祛病符上红光陡然大盛,最后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要不,江枫的手感会这么好?真是!

    江枫瞬间也想明白了这一节,一脸无辜道:“南舒云姐姐,南舒云姐姐,你听我解释啊!”

    “你还想狡辩!”南舒云看着一脸无辜的江枫爆发了,直接一个擒拿抓住了江枫的肩头,道:“我看你还敢不敢吃老娘豆腐!”

    说着,她手腕发力,江枫“啊!”的惨叫。

    其实,江枫可以毫不费力的弹开南舒云,但咱也不能提上裤子就不认、呸,但说到底也是咱理亏不是。

    南舒云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越想越气,松开了江枫的肩头,转而抓住了江枫的衣领,用力一提,脚下一绊,“砰!”江枫磕到了地板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