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八章——下酒菜
    “你们什么意思?花了钱不就是来吃饭的?”司空达问那儒生打扮的人道。

    那人张嘴正要说话,在房檐下几乎要睡着的小老头宋师傅豁然开口道:“配菜时间已过,下面开始主食竞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个一直搭着一块黑布的笼子,小厮一把扯开黑布,众人发出了一阵惊叹。

    “好美丽的食材啊!”

    “大快朵颐、今天一定要大快朵颐啊!”

    “只怕宋师傅为了这个食材废了不少心力了吧!好,好!就是散尽家财,今天我也要尝尝这个食材的滋味!”

    听着众人夸赞,宋师傅眯起了眼睛,笑道:“捡了个便宜而已,平时里老头子我搭上性命也不敢招惹这个啊!好啦,诸位开始竞价把……首先是脸肉!”

    下面的人跃跃欲试,江枫这时豁然站了起来,浑身颤抖道:“你们,你们说什么,你们要把树女当下酒菜?”

    “是啊,亲师,这可不是那天九灵城兽潮时候的树女嘛!你看她穿的外袍还是你给她的呢!”司空达喊道。

    林毅也开口道:“没错啊!亲师,树女绿色头发原本垂到脚跟,被你的长枪截到腰间,这怎么也不会错的!”

    小玥想了一会,开口道:“哥哥,人宴,他们就是要吃树女!怎么办啊?”

    司空达几人说的这些,江枫看清楚笼子中的主食是树女的时候就已经全部想明白了,他见无人回话,再次询问道:“你们居然要吃人?!”

    “瞧你这话说的,不吃人还叫人宴吗?”

    “没见识,害怕跑来干什么?就为吃点熊掌虎舌?”

    江枫听到众人刺耳的声音,只觉得这一个个衣着华贵的人都成了豺狼虎豹!明明衣食富足,他们怎么能做出如此丧尽天良的事情?

    “救我……”江枫听到了眼中泛着衰弱绿光的树女的声音。

    “还敢求救!”守在笼子旁边的小厮扭动了一个机关,“啪、啪!”笼子里的两条鞭子搅动,在树女娇嫩的皮肤上狠狠的抽了两下。

    小厮显然没有过瘾,还想再去扭动第二次机关,江枫一阵风一样到了笼子边,反手把小厮扔出了院墙外。

    “人相食?你们与猪狗何异?!”江枫气的浑身颤抖,看众人的行径也知道他们并非第一次吃人了!但,人怎么能吃人呢?

    “人是生命、熊、虎也是生命!同为生命,吃下有何不可?”宋师傅眯着眼睛笑着开口道,这样的场面他见多了,闹事的人最后无非就是留下或者出去。

    “胡搅蛮缠!”江枫原本想破开笼子,但发现似乎有机关肘制树女,也不敢轻举妄动。

    对树女道了声放心,江枫开口道:“人贵为万物灵长,驯服野兽、畜牧养殖,吃下有何不可!但同为人,同为父母生养,你们虐待她如猪狗、更想烹饪,竟然还如此恬不知耻?!”

    “说的好!亲师!”

    “哥哥最棒!”司空达几人正愁不知道如何反驳,为江枫喝彩起

    来。

    宋师傅的诡辩被江枫的雄辩打的稀碎,一下不知说些什么,这时那个儒生打扮的读书人叫道:“你这人,什么吃得吃不得!好吃我们就吃罢了!这树女国色天香,她的脸肉我出一百万金币!”

    “冥顽不灵!”江枫知道跟这些心理变态的人讲道理是不可能了,他顿了顿,道:“别说我江枫不给你们机会,现在哪来的回哪去,以后也别再干这样的龌龊事,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不然,我就让你们半年下不了床,好好清醒清醒!”

    “原来你是来找茬的啊!”那儒生打扮的人站了起来,道:“这里是公平竞价,你有何资格遣散我们,快快离去!这块脸肉没人竞价就归我了!”

    “公平竞价?”江枫的拳头已经捏的咯咯响,道:“有人在笼子里,有人在笼子外,这已经是最大的不公平了!”

    “我出两百万买脸肉!”一个个大腹便便的油腻中年开口喊道,一点也没把江枫放在眼里。

    宋师傅看着这一幕,乐呵呵的开口道:“今天啊,这个树女人宴还真不好做了!诸位请回吧!”

    司空达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难不成这人被亲师劝的改邪归正了?

    众人也是不解,纷纷询问为什么!

    宋师傅解释道:“我忽然想起来树女与公鸡肉最配,可惜今天忘记准备公鸡了!”

    “哈哈哈,一只鸡有何难?我叫人买上五十只送来!”油腻的胖子喊道。

    宋师傅摇了摇头,道:“此鸡非彼鸡!我说的是一人高的大公鸡!”

    “一人高的大公鸡?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鸡?”

    “宋师傅,你闹着玩的吧?这鸡最多长到十来斤,一人高?都没听过啊!”

    众人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因为他们都看到了江枫的仙宠,大公鸡兽。

    大公鸡兽正美滋滋的吃着小厮给它准备的参了十几样食材的饲料,头一歪,用斗鸡眼看着众人:“啥?这里面还有我的事情呢?”

    众人也才明白,这哪里是下酒菜缺只鸡啊,分明是宋师傅嫌江枫碍眼,暗示大家把江枫赶走!

    “喂,我说你的鸡卖不卖?老子出一百万,不卖就赶紧滚!”油腻胖子吃惯了人宴,见江枫搅局早就心怀不满,第一个跳了出来道。

    儒生打扮的人也开口道:“你要是嫌钱少我就在给你添二十万,一只鸡,你也别狮子大张口。”

    连这些满脑污秽的人都能听懂宋师傅的意思,江枫怎么会听不懂,他笑了笑,对大公鸡兽道:“嘿!大**!他们要把你炖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在江枫嘴里,看着办的意思通常就是干他们啊!

    大公鸡兽眼一斜,盯向了第一个跳出来的油腻胖子,胖子被这么大只鸡盯着心里有点犯怵,缩了缩身子,道:“看什么看,老子就是要拿你当配菜!你就老老实实等着拔毛吧!”

    “咕咕、勾!”都说仙宠的脾气随主人,一点也不假,大公鸡兽卯足了劲扑棱着黑黄相间的翅膀扑向了油腻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