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将计就计
    “此话怎讲?”郑发不解道。

    万伍解释道:“江枫看不出问题或者乱说,咱们就胡说两处其他错误判他出局!哼!让这小子猖狂。整治了他,咱们也刚好借机整治聂工!”

    “高,实在是高啊!”郑发冲万伍竖了竖大拇指,冲江枫道:“江枫,你倒是说问题啊!”

    江枫看着奸笑的万伍和郑发,也知道自己tm又被坑了!

    台上的聂工开口了,道:“二位考官,聂某人刚刚也在注视着你们的一举一动,并没有发现明显错误!是不是你们装顺手、忘记留破绽了?”

    “没错!江枫可是个天才孩子,这么久不说话,一定是你们出题出错了!”安宁老太太罕有的跟聂工站在了同一阵营道。

    “难不成聂工你以为我郑发徇私舞弊?”郑发怒气冲冲道。

    “没错!我们留了破绽在的!”万伍也站了出来,道。

    聂工道:“你们留的破绽连我这个傀儡宗师都看不出来,还用来考核江枫?只怕不妥吧!”

    郑发一下阴阳怪气起来,道:“聂工,你身为傀儡宗师,居然连我们留下的破绽都看不出!只怕你这个宗师身份有假吧!”

    万伍接话道:“没错,你已经连续三年没有回总会考核了!还推脱以研究在身,看来是害怕了!”

    聂工见这二人嘴不但比鸭子还硬,又要反咬自己一口,一下气的说不出话来。

    江枫拍了拍手,道:“行了,也许是聂工大师傅站的远,没看清!我已经总结出问题所在了,还请二位看我说的对不对!”

    万伍和郑发一笑,既然江枫开始表演了,他们只等待戳穿。只是,他们都没有听到江枫的画外音“呵呵,你们不就是想玩吗,我陪你们玩好了!”

    “首先啊,我想用四个字形容一下二位的手法——什么玩意!”江枫徐徐道,“如果这四个字太含蓄的话,那么我就说的直白一点‘烂到家了’!”

    众人:“???”江枫你搞什么啊?先不说你面对的是考官,刚刚他们的手法精湛、炉火纯青有木有啊!

    万伍、郑发气的胡子都歪了,道:“混蛋小子,你敢侮辱我们,是在找死吗?”

    江枫不但不悔改,还捏着鼻子,看了看机关傀儡,嫌弃道:“恶心,实在是太恶心了!”

    “你,你!我判你出局!等等你被卸膀子的时候,我要亲自动手!”万伍喊道。

    聂工也满头大汗,这江枫真是不知死活啊!

    江枫却继续道:“你们别生气,我只是在说问题而已!”

    “狗屁!你说的是什么问题?你分明就是在羞辱人!”郑发喘着气,显然被气的不轻。

    江枫道:“跟你们说问题,你们还这个态度!是虚心求教吗?”

    众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江枫,咱对自己有个清楚的认知好吧!你在考试啊,你就那么不在乎自己的胳膊吗?

    江枫也终于进入正题,道:“我还奇怪,明明两个大老爷们组装的傀儡!怎么一股重重的阴浓之气,细细看来,原来你们是一对gay啊!”

    众人:“???”什么叫gay?

    江枫一拍脑袋,道:“忘了,你们不懂英文!gay就是同性恋的意思!”

    众人哗然,郑发想被踩了尾巴一样,吼道:“你,你说谁是同性恋?!我,我们可是正经的男人!”

    “你还想说我看错了?”江枫道,“你看看这机关,严丝合缝、密不可分!不是一对gay,根本做不出来!而这,也就是你们最大的问题!”

    万伍和郑发憋着不知道说什么好。

    众人知道,江枫猜的**不离十,但也有些看不下去。

    “江枫,怎么说这也是他们的**啊,你这样公之于众,让他们以后怎么做人啊!”

    “是啊,异性只为繁衍,同性才是真爱。支持、支持!”

    听着众人的言语,郑发的头羞涩的靠在了万伍的胸口,众人一身鸡皮疙瘩。

    江枫冷笑连连,道:“你们若是知道他们为何成了如今这样,也不会质问我了!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众人:“???”卧槽,人家就拼了个机关傀儡,你到底看出多少幺蛾子,一下说完啊!这样吊人胃口,容易被打啊!

    江枫看着惊疑的郑发和万伍,道:“我刚刚说了,他们的拼接中还有一股阴冷,这阴冷中,我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哀嚎。”

    众人:“???”越说越离谱,江枫你要是不讲故事,咱们还是好朋友啊!但奇怪的是,郑发和万伍却哆嗦起来。

    江枫继续讲述,道:“二十年前的一个春天,万伍和郑发你们是好朋友,但还不是风光的大傀儡师!这时,你们同时看上了隔壁村的一个姑娘,为了不伤害你们的友谊,你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强暴那个姑娘,然后将姑娘让给对方!”

    郑发和万伍已经瘫坐在地,众人张大了嘴巴,还有这种操作?

    江枫道:“巧的是,你们选择了在同一天强暴那个姑娘,而那个姑娘被一些事情耽搁!郑发先到了姑娘的床上等候,万伍后到,黑灯瞎火,你们二人就这样鱼水之欢!”

    “哈哈哈!”众人指着二人,开心的笑了,这就叫报应,还想强暴人家姑娘,活该!

    江枫道:“你们以为故事就这样完了吗?后来姑娘回来,一点灯,郑发和万伍看见同床之人竟然是男的,还是自己的好友,又惊又气!但,又因为心里变态又舍不得伤害对方,便把怒火撒到了那个姑娘身上。”

    “那个姑娘后来怎么样了?”有人忍不住问道。

    江枫道:“他们找了十几个乞丐,把那姑娘强暴致死,尸体剁碎喂了狗。”

    “丧尽天良!”不知道谁起了个头,众人山呼海啸的讨伐着万伍和郑发。

    “你们是狗娘养的吗?”

    “简直不是人,姑娘犯了什么错?”

    “这样的人也能当傀儡师?简直在侮辱傀儡师、不,简直在侮辱人这个字!”

    聂工提了一口气,喝道:“诸位稍安勿躁,既然事情落实,聂某不日便会将这二人连同韩崇、张西山的事情上报傀儡师总工会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