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再遇黄梦蝶
    后来坊间流传了n个聂工年轻时无比风流亦或安宁老太太是某隐藏世家大小姐的传言。

    但只有已经走出了傀儡师公会大门的江枫知道,罗小玉爱的是聂工、安宁爱的也是聂工,但聂工却只喜欢安宁一个。

    所以,罗小玉从安宁手里借走了一段时间的聂工后,又把聂工还给了安宁。

    每每遇到白发苍苍的夫妻、令人潸然泪下的爱情故事,江枫总会想起此去寻找的沐晴。

    “沐晴,你还好吗?我是江枫,你还……记得我吗?”

    “吱呀!”趁着月光,江枫推开了客栈的门。

    “亲师,你回来啦!”司空达几人立即围在了有些疲倦的江枫身旁。

    江枫看着大汗淋漓的几人道:“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司空达道:“我们在修炼呢!”

    小玥道:“是啊哥哥,过几天就是什么凌云仙宠学院的大比,我们可不能给你丢人!”

    江枫笑道:“可是,你们现在连灵气通畅都做不到,连参赛资格都没有啊!”

    林毅翻出了小本本,道:“亲师,您时常教导我们,努力还有一丝创造奇迹的机会,但放弃,一丝机会都没有了!”

    司空达几人点头应和。

    江枫摸了摸鼻子,卧槽,我说过这么有道理的话吗?

    他不在逗几个学生,道:“天道酬勤,而且,为师找到了让你们灵气通畅的办法了!你们看这是什么!”

    司空达几人围上了江枫取出的紫衫傀儡,蹦蹦跳跳的问江枫怎么使用。

    想要在六重天达到灵气通畅,唯一的要求就是灵气足够充沛,江枫的五名学生那灵气可都是杠杠的,所以根本不用担心。

    江枫简单讲解了紫衫傀儡的使用方法,便叮嘱几人早点去睡觉,但是看着几人兴奋的样子,江枫也知道今天晚上他们不全部做到灵气通畅是不会罢休了。

    有这么一帮可爱上进的学生,江枫能说什么呢?只能说“我先去睡觉了,晚安!”

    摇着头走进屋里,江枫正准备一头扎在床上,却心生警觉,他冲阴暗的角落道:“谁,出来!”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我平时躲起来连杨大叔都看不到呢!”从角落里蹦出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是江枫在修士书屋认识的那个黄梦蝶。

    “你怎么在这?”江枫问道,“大半夜的,你不会是想勾引我吧!”江枫捂住了胸口。

    “呸,不要脸!”黄梦蝶嗔道,“咱们针灸不是还没做完吗?我不想在拖了。”

    江枫点头,道:“好吧,那你躺倒床上去!对了,这次你那个什么杨大叔不会再来了吧!”

    黄梦蝶想起自己跟江枫在破庙里被杨大叔撞见,虽然没什么,但是脸色也是一阵潮红,道:“你快些治疗,没事的!”

    “好吧,你别光躺着啊!把衣服脱了!”江枫道。

    “外袍,是外袍!”黄梦蝶不满道,“大半夜的,让一个女孩子脱衣服很不礼貌!”

    “大半夜的,难道一个女孩子躺在一个男人的床上就很礼貌了吗?”江枫反语相向。

    黄梦蝶撅着嘴脱下了外袍,搂起了裤腿,江枫也点燃了幽幽的烛火,灯光一罩,屋内的气氛甚是暧昧。

    “嗯啊……”黄梦蝶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

    江枫浑身一个激灵,饶是他知道这是黄梦蝶的体质和功法在作怪,但是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现在只看到一个千娇百媚的女人躺在自己床上。

    “你……嗯。先帮帮我!”黄梦蝶不受控制的扭动身躯。

    江枫吞了口口水,道:“我帮你,帮你?”

    “帮我控制啊!”黄梦蝶倏地想起了下午江枫摩挲自己小腿的情景,那暧昧的画面让她的渴望更强烈了。

    “哦哦!”江枫暗骂自己的意志不坚,自己可是医生啊!怎么能有这些龌龌蹉蹉的想法呢。

    一指头点在黄梦蝶的小腿上,江枫运转针灸手法,效果立竿见影。

    黄梦蝶想着自己刚刚的时态,又娇又羞,道:“你快开始治疗吧,我一会又该难受了!”

    江枫看了一眼时间道:“这会是晚上十一点,一天之中阴气上行最厉害的时候,不能开发你的三阳体质,至少要等到十二点以后。”

    “啊……那等等怎么办啊,会更厉害的!”黄梦蝶回忆着自己以往这个时间的行径,都恨不得钻到被子里面去了。

    “要不我用那种比较少儿不宜的方法帮帮你!”江枫想了想,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毕竟,这会黄梦蝶这会还是能暴起伤人的。

    “要不,你先出去,等会在进来。”黄梦蝶小声道。

    江枫加大了按在黄梦蝶小腿上的力道,道:“姑娘,我现在一松手,被压制的东西立即井喷,我怕走不出这个门口就被你扑倒了!”

    “可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黄梦蝶道,“我,我已经想让你摸别的地方了……”

    灯光比较暗,不然黄梦蝶肯定能看到江枫流出的两道鼻血,定了定心神,江枫道:“咱们转移注意力,对,转移注意力是个好方法!这样吧,我给你唱歌!”

    “你会唱歌?”黄梦蝶道,“太好了,我最喜欢唱歌了!额……”黄梦蝶忽然不说话了,她还以为江枫要唱些清心寡欲的歌曲为她静心呢。

    只是,江枫当然不会什么清心寡欲,他这会在思考唱《社会摇》还是《我的滑板鞋》。

    思考了半天,江枫怕他唱这两首歌一下跟黄梦蝶摇摆的收不住,便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许嵩的几首歌。

    “歌名叫《断桥残雪》!”江枫说着,唱了起来:“寻不到花的折翼枯叶蝶,永远也看不见凋谢;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读不懂塞北的荒野……断桥是否下过雪,我望着湖面……”

    黄梦蝶在听到江枫口中第一句旋律时就被震撼了,字符还能被这样轻快洒脱的吐露吗?传达感情,也可以如此随性,像一只蝶一样吗?

    “这首歌,是你自己写的吗?”黄梦蝶听完大概三分钟的《断桥残雪》已经忘记自己身处何处,情不自禁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