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能动手尽量别吵吵
    场上此时出现了纷争,施音和黄旺吵了起来。

    嗯,说起来是有点扯,一个大乐师,一个胡乱玩音乐的。但架不住黄旺想蹭施音的热度啊!

    还是说说正经的怎么回事。

    施音现场谱曲作词,写了一首关于海的歌,多喝了两杯的黄旺自觉天老大他老二,非说施音写的不好要给他改改。

    施音觉得,我是给你黄旺脸了咋地,你就改我的歌!但都是音乐人,也不能跟流氓一样的动手啊!

    于是乎,二人又喊紫嫣来断定谁好谁坏,这大厅广众的,你让紫嫣说啥?真是,说哪个不好都不合适啊!

    “行了,你们别争了!”江枫插话道。

    “你怎么过来了!”黄旺不满道。

    江枫笑道:“我是觉得你们可笑,一首破歌还争来争去!丢人!”

    “什么?”不光黄旺,连施音都不干了,施音道:“江枫,别以为你刚刚唱了点新鲜东西就可以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你根本不懂音乐!”

    江枫摸了摸鼻子,额……好像嘲讽错人了!

    那就将错就错吧,江枫道:“啧啧啧,我好心想指点你,你还不听!真是,关于海的歌,我随便唱两句都够你学个十年八年了!”

    施音被江枫气的毫无大家风范,黄旺是狂,但也是据理力争啊!你江枫个胡搅蛮缠的搅屎棍算哪根葱?

    “黄口小儿、信口开河!”施音喊道。

    江枫摸了摸鼻子,道:“我唱出了,让大家评判,要是比你的好怎么办?”

    施音皱眉,道:“你说怎么办?”

    江枫一指黄旺,道:“他所有的财产都归我!”

    众人:“嘎???”你跟施音吵架,这里面还有黄旺的事情呢?

    微醺的黄旺也一头雾水,道:“江枫你什么意思。”

    江枫也没法子啊,这个音乐会人人恭恭敬敬,在不出手就没机会了!他道:“你不是改这个歌了么,施音大乐师的戒指我也不好意思要啊!施音大乐师,你说行吗?”

    众人:“……”施音的你不好意思要,黄旺的你就好意思了?这不是摆明了说黄旺好欺负吗?

    施音一想,反正自己也掉不了一根毛,道:“好啊,我没意见!”

    江枫冲众人喊道:“好,那诸位就是见证,等等我唱一首歌,如果得到你们的认同,黄旺的空间戒指就归我了!”

    众人:“好!”

    黄旺:“???”你们从头到尾问过我的意见吗?

    江枫再次接过话筒,嘱咐伴奏乐师做一些海浪、海风的声音;毕竟清唱跟有伴奏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输了不许赖账!”江枫又对黄旺道了一便,在众人的簇拥下,开口唱道:“茫然走在海边,看潮来潮去,徒劳无功想把,每朵浪花记清……”

    海风、海浪、海鸥,宽阔无际的大海竟然装不下江枫歌声中的忧愁,这是江枫演唱《大海》给众人的唯一感觉。

    也就是这么一个感觉,施音就已经把自己歌曲的手稿揉的稀碎,丢到了地上。

    江枫唱罢,看着仍在陶醉的众人,心中感慨。

    据说美洲的蝴蝶轻轻煽动翅膀,它处就会产生一场风暴,自己在仙宠大陆唱了两首地球流行歌曲,会不会改变整个仙宠大陆的娱乐圈呢?要是日后被人尊为现代音乐之父啥的,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

    江枫回过神,还是觉得眼前的事情比较重要,他道:“那啥,你们觉得我唱的怎么样!”

    众人从沉溺中清醒,竟然还有人留下了泪水,并没有人说话,他们的掌声就是对江枫最好的回答。

    江枫笑着向黄旺伸手道:“行了,现在你的空间戒指归我了!”

    黄旺又不是傻子,抱着手往后一跳,喊道:“说到底这件事情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啊!你凭什么要我的空间戒指!”

    江枫挠挠头道:“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快给我!”

    黄旺本就不是好东西,空间戒指里出了树女的木之心还有别的许多贼赃,现在被江枫一说,还以为江枫是来讨账的。

    他面红耳赤道:“我,我……我什么也没做过!你休想拿走我的空间戒指。”

    “是啊,江枫,开个玩笑得了!怎么能当真呢?”众人劝慰。

    江枫看向树女,现在这种情况,嗯……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自己智取的稀碎稀碎的!只能等散会的时候找黄旺打个劫了。

    树女也明白了江枫的意思,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冲江枫点了点头。

    ……

    江枫、树女、黄梦蝶在宴会上悄然离场并没有引起欢乐中众人的注目,所以,高高兴兴的黄旺也不知道江枫要拍他黑砖了。

    月西沉,江枫困的上眼皮和下眼皮都打架了,黄旺终于送最后一个客人离开。

    江枫在树上,看着黄旺在院子中歪歪扭扭的走着,一步跃到了黄旺的身后,重重一击打昏了他。

    随后,江枫撸下了黄旺手上的空间戒指,想了想为了避免麻烦,江枫取出木之心后又把戒指给黄旺带了回去。

    树女和黄梦蝶早就被江枫催回去了,所以,江枫哼着小调自顾自的就离开了。

    自此,江枫明白了一个道理,都是大老爷们,能动手尽量别吵吵!浪费半天口舌,还不如狠狠的一下子实在!

    走出黄家,江枫伸了个懒腰,听见一个声音:“某人不是要请我吃宵夜吗?怎么干起打家劫舍的勾当了!”

    江枫看去,一个女人脸上虽然蒙上了面纱,但他还是认出了那是美的不可艳物的紫嫣仙子。

    想起了自己最初说请紫嫣吃夜宵的话,江枫道:“额……地主家没余粮了,这不是出来正点外快给你买米下锅!”

    “油嘴滑舌!”紫嫣笑道,“那外快挣来了,咱们哪吃去?”

    江枫摸了摸鼻子,紫嫣这种吃大户的神情怎么跟自己平时一样一样的!

    他笑道:“我也刚来,找的到什么就吃什么吧!”

    紫嫣白了江枫一眼,道:“这么随意请我吃夜宵的你还是第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