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月师之争
    说着,江枫一马当先走在了前面,虽然他不知道吴大友口中的疑难在哪,但要的就是这个高人风范!

    他身后月纹脸色一黑,平时都是自己这么拽,今天怎么碰到了个比自己还拽的?大家都是月师,不你还是个身份未明的月师,牛什么牛?!

    吴大友眼见江枫就要把众人领入茅房,赶紧上前带路,赵智则是抓耳挠腮的跟在后面,mmp,这自己被说了一句要挂之后,怎么就没人理了呢?

    吴大友带着几人上了三楼,三楼又有一条暗梯通上了一条诡秘的隧道。

    在隧道内,早有马车等候,此时簇拥月纹的人被挡下了,江枫、吴大友、月纹、赵智四人上了马车。

    赵智终于抓住机会,问道:“月纹前辈,我这如何是好啊!”

    月纹始终没看出来赵智是哪有毛病,要不然早就说出来打江枫的脸了,他道:“你说说你最近的感觉。”

    赵智如实描述了一番自己修炼时脚底板热、胸口凉的情景。

    月纹想了想,开口道:“赵智,你好歹也是星师,怎么会如此糊涂?”

    “月纹前辈,此话怎讲?!”赵智急忙问道。

    月纹道:“这不过是你改换功法引起的后遗症罢了,待功法与自己身磨合完毕,病症自会消除!糊涂!”

    赵智脸一红,怒目看向江枫。

    月纹也看向了江枫,道:“莫老师真是好手段啊,借着这样的小把戏吓唬孩子玩!”

    说着,他转向了赵智,道:“以后做人留个心眼,不要被骗!你不是还想借着大比寻求引路人吗?要是这样的事情传到其他月师耳朵里,会有影响的!”

    赵智点头称是,心中对江枫怨恨不止。妈的,刚刚真的是吓死宝宝了有木有!

    江枫知道,通过自己的努力教师最多做到星师,想要成为月师及以上、就要有引路人,也就是拜一名更高的老师!

    但寻找引路人是很困难的,没想到赵智有两把刷子。

    只是,你有两把刷子就能成为嘲讽我的理由吗?答案是当然不能,江枫怼道:“上当受骗?哼!那我下次一掌拍死他好了!”

    月纹愕然,说不出话。

    赵智更是想跳车远离江枫,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

    吴大友在外面赶车,想笑又不敢笑,这莫无忌月师真不是一般的个性啊!

    说话间,马车停了,江枫下车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座清净别致的庄园中。

    “哼!”江枫甩了甩袖子,老气横秋的走在了前面,是的,他还是不认识路,但刚刚不是说了,咱要的就是这么个范。

    吴大友赶忙绕到前面领路,不然不止为何对茅厕情有独钟的江枫又把几人带过去了。

    走了一小会,庄园内十几个貌美婢女前来迎接,江枫想调戏这些小姐姐一下,但现在身份特殊,只得作罢。

    进了客厅,江枫和月纹都没什么感觉。

    赵智却惊呼出来,他道:“张老板、王老板、郎老板、李老板、马老板!你们,你们怎么都在这!”

    赵智这些老板喊的可不是路边上小卖部的那种大路货,这些老板里,最次的就是在天龙帝国开着近百家的七品兵器铺的吴大友了!

    所以,这些人聚在一起恐怖的实力有多么大可想而知了!

    众老板都认识赵智,毕竟是潜力很大的星师嘛!他们更认识月纹,今天他们费劲吧啦的请的就是月纹!

    这些老板一个个也不敢托大,站起来跟月纹寒暄,只是说着,他们感觉别扭,这杵着一个带着黑色兜帽的说年轻不年轻、说老不老的是谁啊!

    吴大友一拍脑袋,急忙介绍,道:“这位是莫无忌月师,来我店里买兵刃,便一同过来了!”

    众老板请了个月纹又送礼、又送钱,不知道花了多少功夫,没想到这还买一送一,按照商人的思想,不但不赔钱,还大赚一笔啊!

    他们一个个更热情的跟江枫寒暄起来。

    江枫看着黑着脸的月纹暗爽在,这才是主角该有的待遇嘛!

    寒暄过后,吴大友摈退了婢女,进入了正文,他对江枫和赵智解释道:“刚刚也说了,这次请月纹月师来就是为了解决问题。实不相瞒,虽然我们聚在一起富可敌国,但有些事情也真的束手无策!”

    月纹一直被江枫抢风头,早就坐不住了,他抢先道:“行了,这些大家都知道了!从谁的问题开始,快说吧!”

    众老板小议几句,吴大友道:“从我开始吧!”

    他讲述起来,道:“我吴大友三十年前白手起家,三十年的功夫造就了七品兵器铺这诺大的名头!说来惭愧,其中这有一般功劳都是贱内的!”

    “哈哈哈……”众老板笑了,吴大友怕老婆的事情在他们圈里不是什么秘密。

    “但就在三年前!”吴大友继续道,“贱内得了一种怪病!说是怪病也不知道是不是病,总之,我请来了医师公会的大医师都没能确诊!”

    月纹见江枫张嘴,急忙抢先刷存在感道:“医师算的了什么,世间大多灾祸并不能归结于病,快把你夫人请出来吧!”

    然后,月纹看到张着嘴的江枫只是打了个哈欠,尴尬不已。

    吴大友不在讲述,急忙冲后屋喊道:“快把夫人请出来!”

    说着,他又跑了过去,喊道:“算了算了,你们这些毛手毛脚的!我自己来!”

    不一会,众人看到了吴大友推着一辆特制的金鸾软床走了出来,床上面色苍白的女人就是他的夫人了。

    看着深情款款的吴大友,江枫勾了勾嘴角,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这富商有如此多的钱,还情深不止,倒是个男子汉!

    江枫起身朝前面走去,月纹抢先,嘴里还碎碎道:“莫无忌老师懂医术吗?不懂不要往前凑!给病人一点新鲜空气!”

    江枫真想把自己的低阶医师证拿出来砸在月纹脸上,但那样会暴露身份,还有、一个月师只是低阶医师也有点不好看。

    他道:“哼!我只记得刚刚有人说医师算的了什么!没想到这么快就前言不搭后语,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