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跳支舞
    月纹一阵尴尬,打着哈哈道:“万事万物,本源一致!莫要妨碍我诊断了。”

    江枫就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耸了耸鼻子,看着月纹问诊。

    “你夫人的病症平日里都有哪些反应?”月纹道。

    “嗜睡是一个,每天要睡上十几个小时。虚弱无力是一个,夫人现在连一桶水都提不起来了。再有弱不禁风又是一个,夫人现在稍稍吹点风都会得病。”吴大友喏喏道。

    “看你夫人面相只是一般的发烧。”月纹沉吟了一会,道:“都用过哪些药?”

    吴大友报了几个名贵药材,每样都是天价!

    月纹皱了皱眉,吴大友连三级丹药都给他夫人用上了,却不见丝毫好转,怪不得这些人费尽心力也要请到自己呢。

    “把帐子掀开,我要为你夫人按脉!”月纹吩咐,吴大友赶忙掀开帐子。

    说是按脉,月纹的手上却流转出一道元力,渐渐从吴大友夫人的嘴巴进入了她的体内。

    如此精准的控制元力为人诊断,哪怕连天龙帝国的七位大医师都做不到,吴大友仿佛看到了一丝自己夫人至于的希望。

    而月纹的眉毛拧的愈发很了,他喃喃道:“肺火烧心、筋脉萎靡、不生元气……”

    缓缓收了元力,月纹道:“还为见过如此怪异的病症,而我诊断出的还都不是这病症的本来面貌,肺火烧心之类的只是这个病症的衍生品罢了!”

    吴大友接话道:“是啊!众多神医都束手无策啊!我真怕哪天夫人她就离我而去了!”

    说着,吴大友竟然失声痛哭。

    月纹道:“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成何体统!依照我的推论,想要查清病症需要先解决肺火之类的衍生病!我这里有味水莲花,你喂你夫人吃下。”

    吴大友接过莲花千恩万谢,正要唤人取水,江枫开口了,他道:“你要是不想你夫人马上命丧黄泉,最好把那躲水莲花丢掉!”

    吴大友立即一个激灵,月纹面色不悦,道:“莫无忌,你什么意思?!”

    江枫早就用勘测功能看了吴大友夫人的情况了,月纹说的虽然沾边,但现在吴夫人的体质不论用什么药都只会加速她的死亡而已!

    江枫道:“字面意思,你听不懂吗?”

    屋内的众老板急忙后退,生怕这两个大月师上演一场武斗。

    “你个老不羞!我为吴夫人渡气诊断的准确无误,这千年水莲花又是性情最温和之物,哪怕病入膏肓之人吃了也不会怎样!你何出此言!”月纹看着江枫说道。

    江枫想了想,耸了耸肩膀,道:“这么跟你说吧,筋脉萎靡、肺火烧心,这两种情况单独出现你用水莲花完全没问题!但加在一起,又经历了三年之久,而水莲花的药性进去会分离它们,所以,吴夫人就死翘翘了你懂了吗!”

    众人:“……”莫无忌,你说话就说话,怎么还跟教小学生背课文一样呢?好歹月纹也是个月师啊!

    然而让他们更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月纹尴尬的对吴大友道:“你先把水莲花收起来!”这不就是承认他刚刚误诊了吗!

    吴大友拿着这一株水莲花,心中颤动,刚刚要不是江枫出言提醒,他跟夫人就阴阳两隔了啊!

    “莫月师,莫月师!您看,我夫人这病应该……”也顾不得给月纹脸面,吴大友哀求的看向了江枫。

    江枫随手拽了一瓣水莲花,闻了闻,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治好你夫人表面的病症挺简单的!”

    “胡说!”月纹道,“连我都看走眼了,怎么会简单!”

    众人点头,月师走眼的次数,一生都屈指可数啊!

    江枫笑道:“那是你学艺不精!”

    吴大友赶忙拦下,不让二人打嘴仗,道:“莫月师,莫月师,还请您明示我都要干点什么啊!”

    江枫道:“把你夫人扶起来……”

    “扶起来,扶起来!”吴大友吩咐来送水的婢女道,然后眼巴巴的看着江枫。

    “然后……帮她把鞋穿上!”江枫道。

    吴大友小跑过去,亲自给吴夫人穿鞋。

    “嗯……不错!”江枫还是蛮欣赏吴大友对夫人这股爱意的,道:“最后,准备五千万金币,我跟你夫人跳支舞!”

    “五千万金币?没问题!”吴大友道着,声音弱了下去。

    众人:“嘎??”跳舞?你这让穿衣服穿鞋,又站起来的,就为了跟你跳舞?

    “我的听力不太好,莫无忌月师,您刚刚说跟我夫人跳舞?”吴大友确认道。

    “对,跟你夫人跳舞!不过你得先给我五千万金币才行!”江枫甩了甩手道。

    众人要不是顾忌江枫月师的身份,早就开口骂了,什么玩意?头回见跳舞治病的,还得收五千万!请问你是金子做的吗?!

    “我,我夫人虚弱无力,怎么可能的动跳舞呢!”吴大友为难道,“莫月师,您有没有其他的方法啊!”

    “你这人怎么磨磨蹭蹭的!”江枫一甩手,不在开口。

    吴大友左右为难,吴夫人这时忽然开口了,道:“夫君,妾身自大病以来,从未跳过舞了!今日正巧,莫月师也有雅兴,我想为夫君舞上一曲。”

    吴大友看着说几句话都要喘上大半天的夫人,哽咽道:“夫人,夫人你的身子骨怎么能经受这种摧残呢!一定……”

    吴夫人没有让吴大友继续说下去,她在婢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道:“妾身大限将至,只怕今天不跳,以后都没机会了!”

    “不会的,不会的!”吴大友一步一步的跟随着吴夫人,吴夫人到了江枫面前道:“我也从未想过能有与月师共舞的一天,莫月师见笑了。”

    江枫这才清楚的看到吴夫人的面容,是个标准的东方美人,只是她的美被病魔夺走的一点不剩,笑了笑,江枫道:“五千万还没给我呢,我不跳!”

    众人一跌,莫无忌,你都看不到妻子丈夫二人依依不舍的深情吗?你居然不感动?

    知道自己能救人的江枫当然不感动,他只看到了一股浓浓的恋爱的腐臭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