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星星之歌
    吴大友慌忙的给了江枫五千万金币,但心里老不情愿了,你见过花钱请一个糟老头子陪自己媳妇跳舞的吗?!(江枫办成莫无忌的时候确实是个糟老头子,用他自己的话说,是个比较帅的糟老头子!)

    江枫接过戒指,手指轻轻摩擦,别人不知道,但江枫已经清楚的看到戒指内的五千万金币全部消失,而自己的手中多了十张祛病符。

    是了,想要解决吴夫人的病症需要先祛除她身上的衍生病,但治这些病还不能用药!简直就是死循环。

    可架不住江枫又系统啊!牛逼哄哄的兑换功能兑换出的祛病符可以分分钟治好吴夫人的衍生病症。

    又捏了捏祛病符,江枫一拍脑门,mmp,忘记收手续费了!算了,自己就做回好人吧!

    江枫想着,对吴夫人道:“你会跳星星之歌吗?”

    众人:“嘎???”星星之歌?莫无忌月师,你不要闹好不好啊!

    列位看官看到这里可能有些不解,老情解释一下,所谓星星之歌,就和地球上的小苹果、ppap差不多。

    尤其是吴大友,想死的心都有了,好歹你莫无忌也是个月师啊!跳幼儿园小孩都会的星星之歌不嫌羞耻吗?

    “我会,只是多年不跳,有些生疏了!”吴夫人颔首道,身体虚弱几要摇摇下坠。

    江枫扶住了吴夫人的肩头,道:“没事,跟着我的节奏,我教你!”

    众人:“……”他们表示,已经无力吐槽。

    “有劳莫无忌月师了!”吴夫人使劲全身力气冲江枫行礼,江枫一笑,拉着吴夫人走到了客厅中央。

    “那啥,来点音乐!”江枫活动了一下身子骨,丝毫不觉得丢人,笑话,咱明明实在救人好吧!

    众资产加起来足以撼动天龙帝国经济的老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吴大友的带领之下,拍着手,一字一句的唱起了这欢快的儿歌:“一颗小星星、眨呀眨眼睛、它在放光明、它在夜空中……”

    月纹撇了撇嘴,道:“哼!哗众取宠!”

    赵智也示好道:“吴夫人身子虚弱,经过江枫舞蹈的折腾,估计当场死亡的可能都有!看他怎么收场!”

    月纹默不作声,也是默认了赵智的话。

    江枫咧了咧嘴角,不是因为月纹和赵智,而是这些老板没自己唱的好听。

    “来,跟着我!一大大、二大大……”江枫拉着吴夫人,如同两个孩子一样做起了稚嫩的动作,搞的众人忍俊不禁!

    “没想到莫无忌把吴夫人的动作拉的这么大,这下吴夫人体内所剩不多的精元又加以消耗,想必是马上就要死去了!”月纹看着江枫道。

    “您说的没错!莫无忌的月师身份我本就怀疑,现在看来肯定是假的了!”赵智阴狠道。

    江枫才不在意这些,他不跳成人舞蹈是因为他不会,他让吴夫人的动作越来越大是因为用过祛病符后,需要大幅度活动来活气。

    吴大友几名老板也听到了月纹的话,他们却有了不同的意见。

    吴大友喏喏对月纹道:“月纹月师,您看我夫人的气色是不是好一点了?我觉得她比刚刚的精气神好了很多啊!”

    其他老板跟道:“是啊,确实面色红润了、动作有力了!”

    江枫此时使用了三张祛病符。

    月纹不屑道:“你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商人,连回光返照都没听过吗?”

    众老板当然听过,一下噤声。吴大友看着自己翩翩起舞的夫人,热泪盈眶。

    江枫此时已经用了五张祛病符,“试试看能不能跳起来!”他对吴夫人道。

    “我,我好像真的好很多了!”吴夫人的声音仍然虚弱,但跟先前比起来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她按照江枫的吩咐,轻轻一跃。

    “夫人!”吴大友喊了出来,他生怕这一跃之后,她的夫人撒手人寰。

    但他的担心并没有成真,江枫趁着这个机会把第六张、第七张祛病符拍在了吴夫人的后背,小声道:“病痛去无踪。”

    吴夫人只觉得身子更轻了三分。

    “大友,我怎么觉得你媳妇更有精神了呢?之前那种大美人的气质都依稀可见了!”一个名叫苍谷的老板开口道。

    吴大友揉了揉眼睛,似乎苍谷说的是那么回事,众人的眼光不解的望向了月纹。

    月纹心中一阵尴尬,说好的回光返照、气尽人亡呢?但他脸上丝毫没有表露,淡然道:“气数已尽,准备后事吧!”

    “就是,莫非你敢质疑月师?!”赵智喊道。

    原本还有些开心的吴大友哆嗦了一下,月师的话怎么可能错呢?他更悲切的看向了自己的夫人。

    只是,这时江枫已经用了八张祛病符了,吴夫人已经脱离了江枫的星星之歌跳起了几年前流行的“白鹤起舞”,众人怎么也感觉不到吴夫人大限将至。

    “病痛去无踪!”江枫借着吴夫人白鹤亮翅停顿的动作,最后一张祛病符打在了她的腋下,并且顺势帮助她完成了舞蹈的最后一个动作“鹤双飞”。

    “好!”众老板喊了起来,不是因为江枫这个驴打滚一样的动作做的真的好,而是因为众人之前看了江枫的星星之歌。那句话怎么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吴夫人朝众人一礼,随后惊讶的捏着自己的胳膊、脸蛋,仿佛这不是她的身子一般。

    江枫则是甩了甩袖袍,双手背后,现在月师身份的他才不用做舞后礼呢,不然吴大友那些人还不得当场跪下。

    “夫人……夫人……你好了!”看着自己夫人迟迟没有死去,吴大友不顾月纹的诊断,跑了过来,拉住了吴夫人的手。

    “夫君,夫君,我好像真的好了!我……”

    二人再也说不下去了,吴大友一把把吴夫人拉进了怀里,抱头痛哭。

    “夫人,三年了,三年了!你受苦了!”

    “不,夫君,不!三年来你不离不弃,寻访名医,是你受苦了!”

    众老板祝福的起哄道:“羞羞羞!老夫老妻的说这个干啥!”

    但在场上,有那么两位因为团圆的画面十分恼火,月纹和赵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