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白牛病症
    “不可能!吴夫人这么重的病,怎么跳支舞就好了呢?!”赵智喊道。

    “哼!一个星师也敢聒噪,小心我莫无忌手下无情!”江枫恢复了傲然的神色,我堂堂月师行事,又何须向你解释!

    “我……”赵智话说不出口,更不敢质疑江枫的身份了。

    月纹一只手搭住了吴夫人的手腕,感测脉搏,口道:“没道理,没道理啊!怎么就好了呢!莫无忌,是你在其中捣鬼!”

    江枫就呵呵了,道:“月纹,你也一大把年纪了捣鬼和救人你都分不清楚吗?”

    月纹涨红了脸,问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江枫摸了摸下巴,道:“跳舞嘛!人一跳舞心情就好了,心情好了自然也就没病了啊!”

    月纹明知道江枫说的是假话,也没法反驳。

    吴大友在一边点头道:“对对对,莫大月师,您真是神了!以后我和贱内必定每天跳一次星星之歌!多谢您的救命之恩,多谢您啊!”

    说着,吴大友递来了一个空间戒指,道:“这是五千万金币!作为您的答谢!您一定要收!”

    江枫接过戒指,抛了抛,道:“行了,刚刚只是治愈了你夫人的衍生病症,正主还在后面呢!”

    众人一听这话,眉头又拧到了一起,衍生病症都让那么多人束手无策,这主病症莫无忌月师有把握吗?

    吴大友扑通一声跪在了江枫面前,道:“莫月师,莫月师,您一定要救救贱内啊!您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难忘啊!”

    江枫虚扶了一下吴大友,道:“所谓送佛送到西,我当然会救你夫人了!”

    吴大友起身,但是送佛送到西不是指上西天吗?这玩意用在治病救人上真的合适吗?

    月纹这时舔着脸上前道:“你夫人的主病症我刚刚也看出了端倪,只需要按照我的方法调养一两个月就可以了!”

    江枫摸了摸鼻子,这tm月师怎么一点风范都没有,跟自己抢生意算个毛啊!

    “三五个月就能好!”吴大友一喜,但看了看江枫不知道说些什么,两尊月师,哪个他也得罪不起啊!

    这是,月纹看了看犹豫的吴大友,冲江枫道:“我这个法子可是独门秘诀,挖掘自上个纪元的传承!若是按照莫月师的方法,只怕没有个三年五年治愈不了吧!”

    江枫咧了咧嘴,呵呵,你这人抢生意也就算了,现在还反过来踩我一脚是怎么回事?不知道我江枫是属刺猬的嘛!

    “嗯!月纹月师你说的一点也不错,按照我的方法想要治愈吴夫人要三五十分钟呢!”江枫淡淡道。

    “哼!我就知道,面对主病症你还是嫩了……”月纹说着,停顿了一下,错愕道:“你说什么?三五十分钟?你疯了吧!吹牛不打草稿!”

    众人:“……”莫月师,你说话要不要这么给人下绊啊,你这样很容易失去我们的!

    江枫微笑,道:“怎么,许你三五个月就不许我三五十分钟吗?月纹月师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还不明白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道理!”

    众人:“……”莫月师,你这样夸自己也很容易没朋友的啊!

    月纹的胡子都要被江枫气掉了,他吼道:“莫无忌,你怎么跟个黄口小儿一样!我的方法古往今来独此一家,用到九九八十一种名贵药材做引,用九九八十一种珍有异兽做主药,用九九八十一种奇玩善后才能在三五个月内治愈吴夫人,你有什么方法敢夸此海口?!”

    众人都被月纹这一连串的东西弄蒙圈了,他们好奇的望向了江枫。

    江枫摸了摸鼻子,开口道:“我啊?让吴夫人洗个澡就好了!”

    众人失声道:“什么?!”

    江枫看着惊讶的众人,耸了耸鼻子,道:“什么什么!就半个小时的疗程,你们觉得要干什么?”

    “不是,就洗澡吗?”吴大友拉着吴夫人的手道。

    江枫想了想,道:“嗯,我和她一起洗!”

    这要是换了别人吴大友早就开打了,但奈何得罪不起江枫啊,他开口道:“莫月师说笑了,贱内薄柳之姿,怎么能跟您共浴呢?”

    “没事,我不嫌弃!”江枫随口道了一句。

    众人:“……”莫月师,你怎么听不懂好赖话呢!这是吴大友在说他媳妇吗?这是在说你啊!

    “嗯……那个,莫月师,我还是觉得月纹月师的方法比较稳妥!所以……您看……”吴大友为难道。

    江枫笑了笑,开口道:“你想找月纹当然可以,只是……”

    江枫转向月纹道:“吴夫人的主病症并不是白虫,所以你的九九八十可能不太管用!”

    “信口胡言!”月纹扶着胡须道,“衍生病症、三年大限!不是白虫是什么,只是这种病太稀少、无人预防罢了!”

    江枫笑道:“那你有没有觉得吴夫人体内的白虫有点像牛呢!”

    “白虫就是白虫,哪里是牛……”月纹说着,还是不禁跟着江枫的思路走了下去,这一走不要紧,他本来也是月师,当然看出了端倪。

    冷汗当即从脖子流了下来,他道:“不,这不是白虫!这是白牛啊!一万个得白虫的人中才会出现的一个病变,白牛!”

    “这白牛、白虫我们都不懂!月纹月师,你还能治吗?”吴大友焦躁道。

    月纹可是因为自己若是接手吴夫人的病症,吴夫人必定死亡,砸了自己的月师招牌才流汗的!

    他开口道:“准备后事吧!你夫人还有一年好活,白牛之症,这世间无人可解!”

    吴大友几经大悲大喜,一下竟说不出话来!拉着吴夫人的手几欲晕厥。

    江枫一道元力打出,为吴大友活了活气,道:“月纹,你怎么一点医德都没有!通知家属坏消息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这么直接?”

    月纹傲然道:“怎么,我说错了吗?”

    江枫摸了摸鼻子,道:“哦,你不说我还忘了,你确实说错了!能解白牛的,别人我不知道,但现在你面前就站着一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