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人非圣贤
    月纹黑着脸道:“你能解白牛?我亲耳听过一名阳师说,白牛无人可救,你是说阳师错了?!”

    江枫淡然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好一个人非圣贤,我倒要听听你有什么高招!”月纹满脸的不服气。

    江枫拉了拉兜帽,道:“刚刚不是说了,吴夫人跟我一起洗个澡就好了!”

    众人:“……”莫月师,不是我们怀疑你,阳师,阳师都开口说白牛无人可救了,你还用这么随便的方法,实在是让人信不过啊!

    吴大友看了看吴夫人,道:“夫人,你,这……”

    吴夫人低着头,道:“大友,我与你情深似海!怎么能与其他男人赤诚相见、共浴一桶!妾身能再陪伴夫君一年就已经满足了!”

    “夫人……”吴大友说不出话。

    江枫一下不乐意了,道:“谁说要跟你共浴一桶了!咱们在一个池子里就行!衣服嘛,你得把外衣脱了!我可是个正经人!”

    众老板嘴角抽了抽:“莫月师,这种话咱们下次早说好吗?不然你会失去我们的!”

    吴大友看着吴夫人,道:“夫人,大池塘把水烧开,水汽蒸腾,又穿着亵衣,不打紧的!”

    吴夫人低着头,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她有家有业、幸福圆满呢!于是,她点了点头。

    “那就有劳莫月师跟我夫人洗个澡了!这是五千万金币……”吴大友给江枫递去一个空间戒指,这话怎么说怎么觉得憋屈。

    江枫接过戒指,只觉得加上刚刚五千万,如果不换祛病符的话,自己这就挣了一个亿?这小目标确实容易达成啊!

    ……

    恰巧庄园内就有一个人工池塘,众人便走了过去。

    吴大友征得江枫同意后,又招呼十几个杂工婢女在池塘上架设纱帐、小屋、烧水……准备了好一会,吴夫人换过衣物,进了水里。

    江枫想脱了衣服赶着给吴夫人治病的功夫顺便洗个澡,但想了想自己易容只易容了脸,脱衣服不免被月纹识破,于是整个人扑通一声跳进了水里。

    “这莫月师洗澡的方式倒是够特别!”远远站着的几个老板打哈哈道。

    吴大友看着江枫和吴夫人虽然在一个池塘里,但离了百十米远,又烟雾缭绕,心里的一颗石头落地。

    但他也不禁担心,这么远,莫无忌月师打算怎么治病啊?

    显然怀着这种疑问的不止他一个,赵智问月纹道:“月纹月师,你看莫无忌能治愈白牛吗?”

    月纹神色傲然,道:“你是说他比阳师还厉害?”

    赵智缩了缩头,阳师,那不是凡人能想象的职业了。

    众老板,特别是吴大友的心又揪了起来,这个莫无忌大师实在是太有个性,常人压根不能揣摩啊!

    在池塘中舒舒服服的江枫却不在乎别人想的什么,他翻了翻身子,仰泳、蛙泳、嗯……他都不会!最后选择了狗刨的姿势左右游了两圈。

    算了算时间,有十五分钟了,吴夫人的身子也被热水泡透了,江枫开始行动了。

    远处的众人看着江枫狗刨的一幕,心中万马奔腾,是草泥马的那个马!

    他们心道:“莫月师,你平时也是一副高人风范!这会怎么这么不雅观啊?况且,咱们不是治病吗?你说洗澡能治病我们都认了,但是狗刨算哪门子事情啊!”

    而他们没看到的是现在水中江枫的手上有一根银针激射,没错,江枫给吴夫人治愈白牛病的依仗就是他通过勘测功能得到了白牛的详细信息,然后,他还会《混元针灸法》。

    只是,要吴夫人情况特殊,所以要泡个热水澡,而且江枫怕被人认出,不能当众施展《混元针灸法》啊!所以,想了个一起洗澡的法子。

    若是月纹月师运足目力仔细观察,定会发现江枫身边的水中倒映着一颗代表《混元针灸法》的经络树,可惜他太不屑一顾,只等着看江枫笑话呢。

    吴夫人只感觉随着水流,有什么东西扎到了自己,一想对面的江枫,便不敢乱动。

    十几分钟后,江枫一套针对白牛病症的《混元针灸法》施展完毕,热水澡泡的有些疲乏他抖了抖身子,跳上了岸,顺便用元力烘干了衣服。

    众人见江枫出水,急忙迎了过去,吴夫人也在婢女的服侍下进了小屋、擦拭身子、穿好衣物。

    “莫月师,我夫人她的病症如何了?治好了吗?”吴大友抬头看着江枫道。

    江枫笑道:“好了。”

    吴大友一喜,月纹却开口道:“信口胡言,有我在这里,岂会让你诓骗他人!”

    江枫脸色一沉,讲道理江枫是不愿意理月纹的,但是咱现在也是月师身份啊!不怼白不怼!道:“月纹月师似乎对我有诸多不满啊!”

    月纹也知道自己刚刚的话过分了,不在言语。

    恰巧这时吴夫人走来,他伸手搭上了吴夫人的手腕。

    众人忽视了月纹的动作,因为他们看到了吴夫人惊讶不止,现在的吴夫人似乎回到了二十几岁,仿佛她被病症汲取的年华都加倍返还了!

    月纹为吴夫人把着脉,皱起了眉头,随后他手上又有元力亮起,从吴夫人身上各个穴道开始查探。

    久久之后,他放下了手,不可置信道:“不可能啊!绝不可能!阳师,阳师亲自开口说白牛病症无人可解。”

    众人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月纹的话是什么意思!吴大友当即欢呼,这一块心病是彻底痊愈了。

    “谢谢莫月师!谢谢莫月师!”吴大友拉着吴夫人给江枫磕头连连。

    江枫笑了笑,对月纹道:“我早已说过,人非圣贤!”

    月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赵智更不用说了,只恨不得躲到角落里再也不被江枫看到。

    “莫月师,你这是去哪?”吴大友看江枫似乎要离开,喊道。

    江枫摸了摸手里的五千万金币,加上这笔资产,他一定能为学生们买到最好的灵器或者地级防具了。

    他开口道:“我受邀而来,如今该回去办事了!再会!”

    “别别别!”吴大友还没开口,其他老板却先行阻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