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月纹你有病
    “谢谢您,谢谢您!您,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去做这些事情的!”苍谷不住在地上磕头道。

    江枫随手抽取了一根银针,刺入了苍谷的天灵盖,一般人这么玩早就死翘翘了。

    但苍谷不一样,他被巫师用了换魂术,这里猿猴后遗症堆积,变的坚硬无比。

    当然,这也是月纹查探不到苍谷病症的原因。

    而江枫的解法非常简单,他有元力,并且是至尊神石出产的元力,精纯无比,可以直接化开这些后遗症,只需要银针做引导就好了!

    把这股后遗症化去了三分之二,江枫停手,此时苍谷身上的毛发已经褪去大半,脸部、鼻子、嘴巴也恢复许多。

    他惊喜的照了照镜子,哪怕每天自己再后遗症十几个小时,也不用怕被人当做怪物了!

    “您,您真是神了!我的天!谢谢!”苍谷又江枫磕了一大会头。

    “记住你刚刚说的话!”江枫坐下又往茶杯里续了些水,喝了一口道。

    “铭记在心,铭记在心!”苍谷应着,问道:“只是,莫月师,您什么时候再回天龙帝国呢?”

    江枫当然是接到沐晴就回来啊,只是,这个时间不太好确定,他高深莫测道:“但行好事、莫问前程!该来的总会来的!”

    苍谷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心中不住道,月师不愧是月师!

    随后,他急忙取出了一些东西,给江枫道:“莫月师,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这些东西都异常珍贵,您一定要收下,不然,我,我就一头撞死这!”

    江枫摸了摸鼻子,mmp,我不收你东西你就撞死,那我费劲吧啦的救你干啥了!

    摇了摇头,江枫接过几样东西,道:“这些是什么啊!”

    苍谷殷勤道:“莫月师,您看,这两套女式铠甲都是灵器!可以全方位的防护呢!”

    江枫点头,这两套铠甲不论样式、质地、和他勘测到的数据显示,确实都是灵器中难得一见的精品。

    “刚好给小玥和小雪一人一套。”江枫点头想着,看向了另一个物品,道:“这个呢?你怎么还给我一双鞋垫?”

    苍谷一栽,道:“莫月师,这可不一般的鞋垫!不,这不是鞋垫,只是形状有点像而已,上面记录了那个巫师的功法一类的东西!”

    江枫心惊、能施展换魂的巫师那非同小可啊!

    他端详了一会,发现上面的文字都是特殊的巫师文字,解读起来非常费劲!道:“你把这个给了我,你打算怎么修炼?”

    苍谷道:“这个功法很厉害,我只是看懂了个皮毛就已经八重天!然后,我以后决心投身私学,也用不到了,就送给您!”

    江枫点了点头,看了这苍谷的决心还是蛮大的,心中记牢了接到沐晴返程的时候要再回凌云城找苍谷的事情。

    “行了,你们都进来吧!”扶苍谷起来,江枫冲门外喊道。

    众人一拥而入,刚刚他们整个事情听的断断续续,可是急坏了!嗯……怎么说,他们现在看到一地的猿猴长毛和精神矍铄的苍谷,更急了。

    但是,出了江枫和当事人苍谷,在没有人能弄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了!

    月纹看着一地猿猴毛想些什么,江枫目光扫过他的是却发现他脸上有一股黑煞一闪而过。

    “呀,这月纹有问题啊!”元力境一极天的江枫已经开始探索世界的法则了,知道自己不会看走眼,开启了勘测功能。

    但勘测功能开启后,江枫看向月纹,想寻找关于黑煞的记录,却发现记录微乎其微。

    “奇怪,奇怪!”江枫挠头道。

    “你说什么?”想了半天,什么也没想出来的月纹看着江枫道,他以为江枫在嘲弄他。

    “哦,没事!看出了点问题!”江枫甩手坐回了座位,品茶道。

    “什么问题?!”月纹怒道,深感江枫是在嘲笑他。

    江枫心想,你有什么问题跟我有毛关系啊,而且我也看的不全!开口道:“没什么!”

    月纹都要抓狂了,说话最烦江枫这样的有木有,有事你说是啊!没什么是什么啊!

    他黑着脸道:“有事你就说!莫要跟我打哑谜!”

    江枫不解月纹好歹也是个月师,怎么就这么死缠烂打呢?开口道:“行行行,我看出来你有病了,咋滴吧!”

    “……”

    众人没办法形容出自己的表情,what?莫月师,你飘了,飘的有点狠了!对,你是治愈了吴夫人和苍谷,但这也不代表你可以藐视另一名月师啊!那可是他自己的身体啊,拜托!

    脸色最难看的还数月纹,他怒不可遏道:“莫无忌,你休要辱我!今天你要说不出个一二三,我非跟你好好计较计较不可!”

    江枫一摊手,道:“我说我不说,你非让我说,我说了你又不信,现在还要跟我计较!你说你这是有病了求医生的态度吗?”

    赵智接话道:“怎么,莫月师,你还想让月纹月师跟苍谷一样求你?”

    江枫知道赵智一肚子坏水,当即怼了回去,道:“月师说话有你星师插嘴的份吗?没规没矩!”

    赵智当即闭口不言,教师行当最忌讳以下犯上了!

    众人也不说话,但心里和赵智是一样的,月纹月师啊!那可是月纹月师,咱不带这样说人家有病的!

    月纹平复了心情,一字一句道:“莫月师,我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咱们探讨一下!”

    江枫挠了挠头,道:“这样还不错。那个,我问你,你最近是不是去什么不干净的地方了?”

    月纹脸色有些不自然,道:“是又怎么样?”

    江枫道:“我说的不是茅房啊!是那种不干净的地方!”

    众人:“……”莫无忌大月师,难道你从月纹月师的回答中没有听出来他说的不是茅房吗?

    但众人也很快回味过来,貌似,莫无忌月师说中了月纹月师身上的某些事情啊!难道……众人不敢往下想了。

    江枫尴尬的笑了笑,道:“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那啥,月纹,你在乱葬岗是不是拿别人东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