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生气
    众人心中狂汗,这莫无忌月师也太直白了吧,乱葬岗都出来了!

    月纹怔住了三秒,喝道:“莫无忌,你少含血喷人,我堂堂月师,怎么会去那种地方拿人东西!”

    江枫摊了摊手,道:“你拿没拿人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刚刚看到你脸上有股死气沉沉的黑煞,进行推断罢了!你要是最近失眠、虚汗、噩梦!那只能说明我推断的一点也不错。”

    月纹不说话了。

    时间凝固了许久,他开口道:“你,你可有解决之法?”

    众人大惊,这不就是代表莫无忌猜测全部正确了吗!

    江枫如实道:“我只看到了一丝丝,没有办法解决。”

    月纹点了点头,江枫本就是随便一看,也不往心里去,望向了众老板,道:“你们谁还有问题?”

    “我我我……”一个肥头大耳的锦衣老板,走了出来,他哭丧道:“莫月师,您一定要帮帮我,我可难受死了啊!”

    江枫看着富态的老板,道:“不急,慢慢说。”

    “我叫冯长富,是天龙酒楼的老板,平时最喜欢吃!可不知道吃坏了什么,还是吃多了什么,现在就成了这副模样!您可要帮帮我啊!”富态的冯长富哭道。

    江枫摸了摸鼻子,道:“你这种情况减肥比较靠谱,我给你制定一份养生食谱?”

    “哈哈哈……”众人为江枫的幽默笑了。

    冯长富一阵为难,道:“不是这样……”

    说着,他撩开了衣襟,任谁也想不到肥头大耳的他居然有几分骨瘦如柴的意思,但是这骨瘦如柴与他的肥头大耳并不冲突。

    因为,冯长富的身上长了个大肉瘤、把他整个人都撑起来了一圈,肉瘤还如同心脏一般,一股一胀、甚是吓人。

    “丝……冯老板,怪不得这些年见你跟吃了激素一样长肉呢!”

    “太吓人了,这大肉瘤……”

    江枫也严肃起来,他起身戳了戳肉瘤,道:“咦、还挺软乎!”

    众人:“……”莫月师,看病呢,咱严肃点好吗?

    江枫挠了挠头,想起自己的身份,不在玩耍,开启了勘测功能,看完,江枫笑出了声。

    他道:“冯长富、我看的不错,你这个肉瘤影响的不止长胖吧?”

    “还影响睡觉、美观、心情……”冯长富低着头说了几句。

    江枫挑了挑眉毛,道:“哦?是吗……这么说,这个肉瘤没有让你那方面不行了?这样的话,我就不管你男人的幸福了!”

    “别,别,别!”冯长富道,“莫月师,您料事如神,我自从这个瘤子长了出来,房事总草草了事,现在连一点也没有了。求您帮帮我啊!”

    “啊哈哈!”众人再次忍不住笑了出来,道:“怪不得请月师的时候,冯长富上蹿下跳,那么积极!”

    “是啊!冯长富这个人不光牙口好,还着实有几房貌美的小妾啊!”

    “啧啧啧,老冯,你有困难怎么不早说啊!我们去给你帮忙啊!”

    冯长富满脸通红,道:“去,别胡说!”说着,他看向江枫,道:“莫月师,您看,您想个什么办法治疗我?我,这样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过了!”

    江枫笑了笑,不在逗冯长富,道:“很简单,你生气就好了!”

    众人看着江枫的严肃脸,只觉得这比开玩笑还让人难受呢!生气?有道是气大伤身,冯长富又长了个这么大的瘤子,应该舒缓心情才对啊!

    冯长富才是最蒙圈的那一个,他道:“这……怎么生气?”

    江枫拍了拍脑袋,解释道:“就,就生气啊!平时生气啊!”

    赵智忽然开口道:“莫月师,晚辈不明白!生气只会恶化肉瘤啊!”

    江枫撇了一眼赵智,这孩子学乖了,但是说话怎么还带一股子刺呢?他板着脸道:“不明白你就好好看着!问什么问,这是能问明白的吗?”

    赵智握了握拳头,随即松开,mmp,啥也不怨就怨自己嘴贱,没事跟他说这个干啥?

    冯长富却把赵智的话听到了心里,他苦着脸看着江枫,道:“莫月师,我平时一旦动气,就感觉肉瘤变大,这要是炸了可咋整啊!”

    江枫还没开口说话,只听“砰”一声,爆裂声想起。

    “哇!”冯长富一下瘫坐在地,裤裆湿了一片。

    “老冯、老冯!”众人关切的看着冯长富的肉瘤,过了好一会,众人发现,这冯长富的肉瘤没有爆炸啊?

    那爆炸声哪来的呢?寻觅之下,众人见月纹朝屋外放了一个烟花。

    冯长富摸了摸裤裆,幽怨的看着月纹,mmp,你什么时候放烟花不好?偏偏赶人看病的时候吗?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月纹也有点不好意思,但堂堂月师也不可能屈膝道歉,权当一些都没有发生。

    江枫捂着鼻子,冯长富下面虽然不行了,但尿味还是很馊啊!

    一骨碌爬起来,冯长富尴尬的回到了后厅换了身衣服。

    再次出来,众人切削,冯长富道:“莫月师,咱们怎么办啊?”

    江枫摸了摸鼻子,道:“生气啊!快,一生气你的病就好了!”

    冯长富满头黑线,怎么总觉得莫无忌这会跟卖狗皮膏药的一样呢?他道:“莫月师,不是我不想生,是我生不出来啊!”

    众人一想,冯长富刚刚都要被吓死了,在大的气性也确实该没有了!嗯……生不出来。

    江枫看这架势,自己还治疗不好冯长富了,看了看默默发笑的众老板,江枫计上心来,一指他们道:“你们,骂冯长富!”

    众人:“???”这冯长富治病怎么还扯上我们了?

    冯长富看出了江枫的良苦用心,一副要上断头台的架势,道:“诸位,莫月师要为我治病,有劳你们下个药引子了!今天不论诸位骂什么,我冯长富都绝无怨言。”

    江枫点头,这才是治病救人的样子嘛!

    众人也点头,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笑了,骂人嘛,这谁还不会了,况且现在还有个捡骂的!

    “冯长富,你个大sb!”

    “冯长富,你缺心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