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特殊的技巧
    众老板骂的眉飞色舞、口干舌燥,但很快发现事情不对啊!冯长富在一边躬身听着,一点也不生气。

    江枫都看的一愣一愣的,问道:“冯长富,他们这么骂你,你不生气?”

    冯长富怔了怔,苦笑道:“莫月师,我先是知道他们骂的不真心实意,然后,我是个开饭店的,什么样的客人没见过!这些东西都太小儿科了!要不,您换个办法?”

    赵智冷眼旁观,心中说不出的快活。

    江枫听了这话,撸起袖子,道:“这么说我还管不了你了?”

    “不是您管不了,是我职业特殊!”冯长富急忙解释。

    众人也帮腔道:“是啊,莫月师!您看就换个办法吧!反正这个看起来也不靠谱。”

    江枫咬了咬牙,心中表示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他指着刚刚骂的最凶的一个男人道:“你,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不知道江枫的火为什么烧到了他这,颤颤巍巍开口道:“我,我叫王人正。”

    江枫道:“王人正,你跟冯长富关系怎么样?”

    “我住冯长富隔壁,关系还算不错!”王人正道。

    江枫眼睛一亮,这姓王、还住隔壁,简直是天住我也啊!他招手道:“你过来,我跟你说怎么骂人!”

    王人正摊手,那意思是,我们当老板的走南闯北,什么样的骂人没见过,刚刚七姑八爷的都带上了,也没用啊!但迫于江枫的淫威,他还是走了过去。

    冯长富捂着自己的肉瘤,心中沮丧,刚刚莫月师那么广大神通,到自己这里怎么就不灵了呢?

    这时,跟江枫谈话完毕的王人正表情却相当精彩,冲江枫一连鞠了三个躬表示崇敬之意后,王人正对冯长富道:“老冯啊,等等我话说的可能有点重,你别介意。”

    冯长富叹了口气,道:“你尽管说,我要是生气算我输。”

    众人窃笑,所谓和气生财,不论哪个商人想要成功都必须做到这一点才行啊!

    王人正开口道:“老冯啊,你媳妇左边屁股是不是有颗黑痣?!”

    “是啊!”冯长富道着,蓦然回神,吼道:“王人正,我要杀了你!你他妈敢动我媳妇?!”

    王人正看冯长富就要冲过来,急忙按照江枫教的,道:“你别冲动,我跟你媳妇是幼学同学!!”

    冯长富愕然停手,道:“这还差不多!”

    王人正捏了一把汗,继续道:“但是,幼学的事情谁能记得啊!”

    “卧槽,王人正,你tm果然打我媳妇的注意!我要杀了你!”冯长富挥舞着拳头,就要干死王人正。

    王人正被吓的不轻,急忙道:“有图画、那个时候开裆裤的图画!”

    “卧槽,你这人说话大喘气啊!王人正!”冯长富喘着气道,显然被气的不轻。

    王人正往后缩了两步,道:“但是,我前天又找你媳妇重温了一下那颗痔。”

    “你个人面兽心的玩意!你个王八蛋!怪不得死乞白赖要住我隔壁,我跟你拼了!王八蛋!”冯长富发疯了一样,披头散发,取出了长刀,就要砍死王人正。

    “别别别!”眼见自己就要命丧黄泉,王人正赶忙拿出了江枫教自己的保命绝招,道:“重温的意思是,我找你媳妇又看了一遍图画!”

    “我不信,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冯长富举着长刀,身上的肉瘤一下充血,臌胀的更大了。

    王人正都傻了,这跟莫月师描绘的剧本不一样啊?怎么气没消呢?

    江枫看着一脸蒙圈的王人正心里说了声抱歉,毕竟咱惹冯长富生气是为了治病,这要是好好坏坏还治个毛啊!

    当然,江枫也不会坐视不理,他一步踏出,手指点在了冯长富的人中,冯长富像只木偶一样一动不动了。

    众人看到江枫的动作,才想起,王人正如此气冯长富,是为了治病啊!

    “那些话都是莫月师教你的?”有人问王人正道。

    王人正点头。

    “天啊,莫月师真是个天才!冯长富那方面不行,他教你这些话能够直接攻破冯长富的心里防线!比什么亲戚朋友管用多了!”

    王人正心有余悸的点头,道:“可不咋地,要不说人家是月师呢!果然牛逼!”

    想了想自己刚刚说商人不生气的话,众人都低下了头,脸上火辣辣的疼有木有!莫月师太会对症下药了有木有!

    特别是赵智,他连冯长富不生气时候,跳出来痛快且不失礼数反驳江枫的话都想好了,现在是没一点屁用了!

    江枫那里,他当然知道得了肉瘤不宜动气,但冯长富的肉瘤跟别人的不一样啊!这么奇葩的、影响全身的肉瘤你见过?

    所以,江枫凭借自己的知识和勘测到的信息,选择了以毒攻毒的办法!

    也就是用生气的方法使冯长富体内的毒素全部排到肉瘤里面,之后对肉瘤进行全方位阻断,肉瘤失去了营养供给,自然也就完犊子了。

    于是,现在众人看到冯长富的样子是,他身上的肉瘤不断的变瘪、变瘪……就像在撒气的气球一样。

    冯长富也感觉整个人都为之一轻,看着自己恢复的体魄,瞬间感觉自己的生命又充满了希望。

    “可能有点疼!”冯长富正美着呢,忽然听江枫冷不丁的说了一句。

    “这不是都好了吗?怎么还疼呢?”冯长富还没有想完,就发出了杀猪一样的嚎叫。

    “啊!……”

    众人捂住了耳朵,看着冯长富身上衰死的肉瘤被江枫一刀割下,一个个不寒而栗。

    “不不!冯长富要死了!”终于有人反映了过来,喊道:“肉瘤、肉瘤,肉脉相连!这粗暴一割,大出血,神仙也难救啊!”

    众人看着冯长富身上鲜血激射的恐怖场景,一个个捂住了眼睛。

    而冯长富看着自己的身子,满眼的绝望。

    “哈哈哈!莫月师,你失手啦!你误诊杀人啦!”赵智喊道。

    “白痴!”江枫摸了摸鼻子,道了一句,这是他治疗的最后一步,岂是这些凡人能够理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