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摇人
    “我、我、我、卧槽!”千言万语在赵智的心中凝成了一句卧槽。

    江枫扶着额头,道:“赵智老师,平时能不能多读点书,别卧槽卧槽的,把我学生都带坏了!”

    司空达表示,没有赵智,他这会的心情也是“卧槽”。

    他咽了口口水开口道:“亲师,发生了什么?这……变魔术呢?”

    “变你个大头鬼啊!”江枫道,“这看上去像魔术吗?”

    “对,这不是魔术,这肯定是幻术!”赵智喊道,“江枫,你居然对我们用幻术!你是何居心!”

    “赵智,你不要再说话了!”江枫真想把赵智踢出队伍,开口道:“法圆设置了一个诺大的机关把祭坛隐藏起来了,我把机关破解了而已。”

    法圆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血肉里,咆哮道:“不可能,不可能!江枫,这套显现机关的手法只要有一丝错误就会让整个傀儡师公会爆炸!就连我都需要施展一个小时!你、你怎么做到的!”

    “江枫,会爆炸啊!你怎么能拿我的生命开玩笑呢!拿我的也就算了,还拿上龙霸月师的,你过分了啊!”赵智拼命的表现着自己。

    江枫快被这块狗皮膏药烦死了,他的勘测功能堪称秒天秒地秒空气,勘测法圆后,把法圆所有的机关、小把戏看的一清二楚!包括这套手法。

    至于出错,简直开玩笑!高级傀儡师江枫了解一下。

    “龙霸,你们去救菲菲,我跟这个法圆好好聊聊抓走菲菲的事情!”江枫的长枪抽了出来,现在的法圆,战斗力可不是一般的弱,不好好蹂躏一番,都对不住自己!

    “江枫,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鬼把戏!但是你以为这就完了吗?”法圆把自己的一块肉撕了下来,大口嚼着,道:“祭坛阵法·九蛇!”

    “法圆还有后手!龙霸月师小心!”赵智一下跳到了龙霸的身前,为了成为月师学徒他也是拼了。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阵秋风吹过,尽是尴尬。

    “祭坛阵法·九蛇!”法圆慌张的又喊了一次。

    江枫笑道:“行了法圆,你省省吧!刚刚我破你机关的时候,顺便把你的祭坛阵法破了!还有那些个图案、毒气什么的统统失灵了!你就别想了。”

    “不、不可能!”法圆像见了鬼一样,吼道:“五毒!……天命图!……百鬼夜行!”

    一顿吱哇乱跳,法圆萎靡的站住了脚步,看着江枫道:“你,你是魔鬼!我辛辛苦苦的布置怎么都会失灵!不可能!不可能!”

    “机关算尽、料事如神。”江枫一挑眉毛道,“咱可是有个诨号‘小诸葛’!”

    龙霸、月纹、凌云校长满目茫然,他们今天来为什么,为江枫压阵啊!但目前的情况而言,他们不但没压住阵,被法圆摆了一道不说,江枫一个人就把法圆的后手弄垮完了!

    你要说法圆的后手没有先手强,那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信啊!所以,这到底是谁受谁的照顾啊!

    “行了,别不可能不可能的,都这么大人了,事实摆在眼前都不相信的么?”江枫掏着耳朵道,“你选个死法吧,我尽量满足你!还有,凌云校长,你们愣着干嘛呢?不想救孙女了!”

    “对,对,孙女!”凌云校长从对江枫的震惊中醒悟过来,一道元力斩断了威胁着菲菲的蟒蛇。

    “别动!”法圆嘶吼,像是猛兽最后的斗争。

    “妈拉个巴子!”江枫长枪一转,攻向了法圆,口道:“就你屁话多,打进门到现在,你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你到底想闹哪样?不抽你给你脸了是吧!”

    法圆想运起元力抵挡,但皮囊都没有,元力能有多少,被江枫一枪抽到了墙角。

    “你,你不讲规矩!”法圆的血淌了一地。

    江枫嗤笑一声,道:“讲规矩,拜托,你觉得我是讲规矩的人吗?开玩笑,既然你敢动菲菲,就要做好被我杀死的准备!”

    “没错!”司空达和小玥在祭坛边喊道,“亲师(哥哥),菲菲中毒了,但是这种毒药龙霸月师都没见过!”

    “嘿嘿!知道我为什么让你等等了吧!”法圆阴沉的笑了。

    江枫想也没想,又是一枪抽在了法圆身上,冲小玥喊道:“解药在刚刚那条巨蟒的头颅里,敲开就能看见了!”

    “真的假的江枫!”赵智探入了巨蟒的头颅,不一会掏出了一个光洁的药丸。

    “请不要质疑哥,因为哥是个传说!”江枫看着法圆,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你,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不可能啊!没道理啊!”法圆惶恐不已,仿佛老鼠见到了猫。

    江枫猜想可能是法圆没有皮肉,所以事无巨细全部被自己看到,不过无所谓啦,就他这种穿开裆裤的信息自己都能看到,还想威胁自己,不存在的。

    “结束了!”江枫沉声道,枪尖一点寒芒闪过,直指法圆的咽喉。

    “你,你逼我的!我魔上门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电光火石之间,法圆拽出了自己的心脏,从中间取出了一块令牌。

    “叮!”法圆用这块令牌挡住了江枫的长枪。

    江枫有些意外,纵然自己没有用上《本源战技》,但一枪的威力也颇为可观了,即使这样令牌都没有碎,足以见得令牌的不凡之处。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江枫用勘测功能去观察令牌的时候,居然看不到一点信息。

    “小石头,勘测功能是不是坏了?!”江枫道,“你看看这块令牌!”

    就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法圆手中的令牌泛出了绮丽的七色光彩:“前日吾曾助你,今日你当助吾,恩恩怨怨,此后不再相欠!”

    一阵高声吟唱,法圆手中令牌的光芒笼罩了整个傀儡师公会,隐隐约约,众人只见两个人影蹁跹而下。

    “令牌又要收回一块了吗?”

    “是啊!刚好咱们也要回无上仙国了,能带回去一块令牌也是个功劳。”

    “那功劳可都是大哥你的!小弟不敢争功。”

    窸窸窣窣两个人声,光芒散去,众人看到了一个白色披风、一个红色披风的人。

    “是谁唤我们前来啊!”稍矮但结实的白披风青年道。

    “是我!”法圆几乎喜极而泣,道:“我是魔上门的弟子,师傅曾偶获这枚令牌!现请求二位大能帮忙!”

    白披风青年看到了法圆,揪了揪鼻子,嫌弃的接回了令牌,道:“说吧,什么事!”

    法圆指着江枫一行道:“二位大能,杀了这些人,只留下那个胖子和红头发的女孩!”

    “这个简单!”青年似乎对法圆提的要求很满意,对江枫几人道:“你们自杀,还是我动手啊!”

    从刚刚起就说不出话的江枫摩挲着长枪,颤抖的开口了,道:“沐惊雷,好久不见啊!”

    “哎呦!”被江枫唤做沐惊雷的青年眼梢一挑,道:“认识?!”

    “岂止认识!”江枫冷笑道,“我还差点死在二位手里呢!”

    “抱歉,我们杀的人太多!实在想不起来你是谁了!”沐惊雷耸了耸肩膀,道:“不过第一次没杀死你的话,现在补上也不晚。”

    “亲师,他们是谁啊!你认识?”那边菲菲好了一些,司空达、小玥、凌云校长几人跑了过来。

    江枫取出了枪套,缓缓擦拭着长枪,徐徐道:“这个白披风的叫沐惊雷、那个红披风的叫沐破云,他们姓沐,沐晴的沐!咱们在深渊森林分开的时候,我跟他们交过手,侥幸逃生。”

    “这么说他们就是红日天国的沐家,掳走师娘的人!”司空达想明白了前因后果道。

    “没错,就是那个沐家!”江枫沉着声音,找到沐家、救回沐晴可是他日思夜想的事情啊,没想到在这第二次跟沐惊雷、沐破云见面了。

    “你们说沐晴?”沐惊雷似乎对江枫的话提起了兴趣,道:“前两天收到了信息,说她在红日帝国被选为圣女,正要去无上仙国呢!也是你们这些蝼蚁能接触的?”

    “你说谁是蝼蚁呢!”司空达道,“沐晴那是我亲师的女朋友,我未来的师娘,识相的就赶紧把沐老师放了!”

    江枫更敏锐的捕捉到了无上仙国、圣女等信息,就这些词汇来看,事情似乎越闹越大,他必须加紧行动了啊!

    “哈哈哈……”白披风的沐惊雷和红披风的沐破云捧腹笑了起来。

    沐破云道:“真是不知者无畏,惊雷快点打发了他,咱们还要回去呢!”

    “是!”沐惊雷应了一声,逼近了江枫,杀了一次居然没杀死的人、敢亵渎圣女的人这两个不论哪一个理由都够沐惊雷杀上江枫一百次了。

    “啊哈哈!”法圆欢快的笑了起来,道:“江枫,你不是神机妙算吗?有没有算到这一幕呢!引颈受戮吧!”

    “没有算到,但是我要谢谢你。因为我想报仇好久了!”江枫想起了那日深渊森林初见沐惊雷、沐破云被玩弄的场景,冷哼一声,江枫全身元力凝聚在了枪身。

    “本源战技·断龙!”江枫爆呵,整个傀儡师公会都为之一振,仿佛要从中间裂开。

    你没看错,是本源战技·断龙,不是本源战技·枪法篇xxx。没错,江枫修成了枪法篇之外的第一个完整战技,也是现在江枫最强横的攻击招式。

    枪气还没有完全发出,傀儡师公会的墙壁已经出现了巨大裂痕,纵然不可一世的沐惊雷也微皱眉头。

    “沐字诀·盾法!”道了一句,沐惊雷手中出现了一面白盾,这盾和江枫的枪展开了最强悍的对拼。

    一道道波纹荡开,江枫知道沐惊雷强悍,却没想到他这么强悍。

    “你强,那我就加码!”江枫狰狞着面目,吼道:“本源战技·屠!”

    还是本源战技中完整的字诀,屠字诀江枫并没有完全掌握,但这是男人的复仇之战,哪还管得了那么多。

    身上崩开了五六道口子,江枫丝毫感受不到疼痛,因为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沐惊雷的盾碎了!他迫不得已跳到了一边躲避江枫。

    “呼、呼、呼!”江枫喘着粗气道:“你们这样的天之骄子也有闪避的时候么?”

    沐惊雷恼羞成怒,若不是轻敌他也不会到退避的田地。他阴狠的开口道:“好,很好!你很好!沐字诀·火法!”

    魅蓝色的火焰从天而降,那温度灼烧的空气都变了形。

    江枫冷笑一声,虽然迫退了沐惊雷但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只是这样自己就没招了吗?呵呵,不存在的。

    “法圆,还要谢谢你啊!”江枫说了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向空中抛去了一片绿叶子。

    “无敌结界·展开!”江枫道了一句,还为江枫担心的司空达大喜,道:“法圆,是你给老鹰的无敌结界!哈哈哈,没想到吧!我亲师拿着了!”

    江枫勾着嘴角笑着,结界笼罩他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主宰世间的神明,这一切都是他的手臂、都是他的奴仆。

    真是不错的感觉,眯着眼睛看着沐惊雷,江枫动了,猎豹捕食的那种猛扑,一枪朴实无华的平刺。

    就是这种简单的招数,沐惊雷的肩上飘起了鲜红的血花。

    “哼!莫要做那自以为是的人!”江枫道了一句,下一枪直指沐惊雷的心脏。

    “我要杀了你!”沐惊雷通红了双眼,面对一直蝼蚁,面对一个从七城王国来的人,他居然伤成这样,这是他一生的耻辱,这足以使他失去理智。

    江枫心中笑了,没头脑说的就是沐惊雷这种人,要是他细心认真的面对无敌结界中的自己,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吧!

    只是很抱歉,现在自己要取走沐惊雷的性命了。

    “本源战技·枪法篇·破字诀!”江枫道了一句,沐惊雷危在旦夕。

    “够了!惊雷你退下!”江枫正专注的刺杀者,脑海中响起了这么一声。

    “噗……”后退三步,江枫喷了一口鲜血,他看向了红色披风的沐破云,刚刚那句话就是他说的。

    “大哥!”沐惊雷幡然醒悟,不知所措的看着沐破云。

    “这个结界、这个人现在不是你能对付的!退下吧!”沐破云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沐惊雷心有不甘,但不敢托大,奋力逃脱了结界。而沐破云三步两步走了进来。

    这逃脱结界、进入结界的手段江枫自知是做不到的,看着沐破云愈发谨慎起来,事情似乎不好办了。

    “你别紧张!”沐破云轻轻笑着开口道,“反正都是要死的,何不开心一点去死呢!”

    众人都说不出话,沐破云身上明明一丝力量的气息都感觉不到,但偏偏给人无可匹敌的压迫感,这种压抑只想让人昏厥致死。

    江枫原本弓着的脊梁直了起来,这个结界中他是无敌,他是神明,没有人可以在他面前如此嚣张,包括沐破云。

    “你,冒犯了我的尊严!去死!”江枫默默回想着本源战技中的法诀,现在的他有无限种可能,只是要承受结界消失后的反噬罢了。

    可,你觉得现在江枫有心情去想那些反噬吗?

    “本源战技·羚羊!”江枫呵了一句,整个人如同脱兔一般闪现到了沐破云的身前,他背后硕大的羚羊虚影预示着这是无可匹敌的一枪。

    “沐字诀·无法无天!”沐破云淡然的神色从脸上消失,没办法,破界石这种东西太小众了,强入沐破云现在也只能硬抗江枫。

    这一抗的结果如何呢?江枫纹丝不动,沐破云退了六步。

    “亲师威武!哈哈哈!”司空达喊了起来。

    “这、大能,你们……”法圆对沐惊雷欲言又止。

    “你闭嘴!”沐惊雷没好气道,“这片叶子是佛陀树的叶子,第二纪元的产物!佛讲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现在江枫是无敌的,但只要破云大哥把结界的时间消耗殆尽,江枫他们还是任人宰割罢了!”

    法圆都不知道自己从长老那求来的叶子有这么大的来头,想想也许长老都不知道,他一阵捶胸顿足。

    “你的攻击很强,但是防守呢?”沐破云心中有了一些底,开口说着:“沐家战技·攻伐无双!”

    “轰!”结界内从天而降十个金甲战士,威势煞是骇人,他们一字排开冲江枫冲去。

    说实在的,江枫出道以来向来推崇干翻一切,哪有什么心思想防守。

    一挥手召唤出了大公鸡兽,大公鸡兽应声削弱了十名金甲战士连同沐破云的速度和力量。

    江枫瞅准时机,长枪一转:“本源战技·神魔无我!”

    “隆隆隆……”天边乌云压境界,雷声滚滚,隐隐可见的两道红光窥视着江枫此处的情形。

    “天魔,天魔!”龙霸喊了起来,冷汗涔涔的他道:“江枫这一枪究竟有多强,竟然引来了天魔窥视?本源战技?神魔无我?太可怕了!”

    然而,江枫为这一枪付出的代价也是可观的,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萎靡了一圈,体内经络都阻塞不通。相比之下,自己吐的那三口血倒算不得什么了。

    沐破云没想到江枫竟然以攻代守,而且还是这样威势绝伦的一枪,又被大公鸡兽限制了速度,他只得硬抗。

    “崩!”整个人被砸到了地底,沐破云捂住胸口,口中鲜血不住流淌。

    俯视着坑内的沐破云,江枫看着长枪上细微的裂纹喃喃自语道:“我的身体,还有长枪最多都只能达到神魔境界的战技,还有上面的主宰战技想试试呢!越级开挂就是爽啊!”

    “爽吗?”沐破云擦着鲜血道,“那你可要好好享受享受了!”

    “喂,你什么意思,都是阶下囚了,还敢大言不惭!”司空达在江枫身边道。

    原本无可匹敌的江枫这时浑身一震,精神恍惚起来,他有些慌张道:“什么,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我沐家秘技‘燃字诀’而已!”沐破云道,“没想到区区蝼蚁居然逼我使出秘技,你死的不冤。”

    “呕……”江枫一下跪倒在地,双手厄住喉咙,像是溺水一般痛苦无比。

    他想起来了,自己拍到沐破云的那一刻,沐破云也做出了细微的反应,现在他体内的元力被燃烧殆尽,就是说江枫没有力气在支持结界了。

    “哈哈哈!破云大哥绝地反击,干得漂亮!”沐惊雷鼓起掌来。

    “亲师(哥哥、江枫)……”众人目瞪口呆,似乎知道点什么的龙霸认命般的闭上了双眼,丝毫没有救助的意思。

    “哼!”沐破云有些得意,一只手上出现了四根丝线,指着江枫、小玥、宋雪、南舒云四人道:“既然你们比较熟,就先送你们四人一起上路吧。”

    江枫看到丝线想起那天夕阳下自己遇到的困字诀,可是浑身干涸的他说不出话,行动也颇为困难。

    “司空达……”江枫嘶哑的喊着。

    “亲师!我,我会保护大家的!”司空达说着,抹了一把眼泪,挡在几人身前,猿将军扛着天命棍坚定的站在他的身旁。

    “可恶!要是在小心一点就好了!”江枫恨自己让学生身陷险境,心中也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蹭……”看到沐破云手中丝线飞出,江枫不再犹豫削开了自己的胸膛,一片绿叶被生生挤了出来。这是结界掌控者的标志。

    借着一股劲,江枫把绿叶塞到了司空达的嘴里。

    “快,拦下沐破云!”江枫费劲全身力气说了一句。

    司空达感受着体内力量的汹涌,明白了江枫的用意,他指挥猿将军道:“猿将军·猴王出世!”

    同样在大比时候用过的招式猴王出世,现在猿将军却没有膨胀成猩猩,而是结实的身材有凝练了几分,手中天命棍打着闪抽开了四根丝线。

    “这仙宠……有点意思!”沐破云似乎发现了猿将军、或者说天命棍的不凡,仿佛赌气一样他又是四根丝线从不同的刁钻角度射向了江枫、小玥、宋雪、南舒云四人。

    司空达焦急不已,这种程度的东西不是“猴王出世”能拦下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