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自断双臂
    “猿将军,救人啊!想办法救人!”司空达焦急的喊道。

    “主君莫慌!”谁也想不到猿将军居然开口说话了,它手中天命棍光轮转动,低沉的声音响变全场,道:“猴王现世·森罗地府!”

    夜已经深了,皎洁的月光和稀疏的星星为夜带来了无尽的甜美之意,但猿将军“森罗地府”四个字出口的瞬间,鬼哭狼嚎、整个傀儡师大厅变成了森严的阎罗殿模样。

    虽然看不到,但龙霸知道,天魔或者还有其他的大能在窥视这里了。

    至于沐破云发出的丝线,一瞬间就被这宏伟的地府镇压了。

    沐破云有点慌了,司空达只有修士六重天,但结界在他的手中似乎比江枫还难缠。

    “那就先把你废了!”全然忘记了法圆要留司空达一名的话,沐破云法诀打向了司空达。

    他这个战术一点也没错,因为主人重伤,仙宠必然无法维持强横的状态,甚至直接回到仙宠之家。

    可猿将军瞪着沐破云打出的法诀开口了,道:“休伤吾主!猴王闹世·捣毁九幽!”

    “轰轰轰!”硕大的地府坍塌了,旋转着天命棍,猿将军的身后露出了九点幽绿的鬼火。

    “砰、砰、砰……”九点鬼火像是棒球一样被猿将军打向了沐破云,沐破云圆转的身法立即躲开。

    但猿将军的鬼火要是到此为止也就不至于引动异象了,九点鬼火包围了沐破云,并不断缩小着包围圈。

    “爆!”猿将军瞧准时机,一个字诀吐出,九点鬼火炸开。

    先是整个傀儡师公会不堪重负,再是在场的众人纷飞不止,最后,众人看到了处于爆炸中心的沐破云,他的红色披风破烂不堪,整个后背血肉模糊。

    “猿将军好样的!”司空达都没想到自己接管战斗之后能如此出色。

    “主人……”猿将军虚弱的笑着,说出了这两个字,恢复了高大的身躯,摊到在地。它已经尽力了。

    司空达急忙把猿将军收回仙宠之家,不料沐破云这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他一把推开扶他的沐惊雷,狰狞道:“你们,你们都该死!”

    法圆还想提醒一下他需要司空达做药引子的话,但终究没敢吱声。

    “卧槽,你还活着!”司空达一惊,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了,这种境界的猿将军都没干翻沐破云,到底是谁在开挂啊!

    “小胖子,我恨不得喝你的血!”沐破云看着司空达,手指甲增长了六寸,像练了九阴白骨爪的梅超风一样。

    “你,你别过来!”司空达有些害怕。

    “不过去?!”沐破云说着,整个人朝地面借力,直扑司空达。

    司空达面对同龄人甚至**重天的修士还能保持镇定,但沐破云的段位实在是太高了,他完全不知道该干些什么。

    “完了,药引子没了!”法圆有些可惜。

    “大公鸡兽,削减其速度!增加其重量!”江枫一句话,沐破云一个重心不稳,摔了个四脚朝天。牛顿大爷的万有引力,什么时候也管用!

    “亲,亲师……”司空达吓的哭了出来。

    “你该死!”沐破云看着江枫,道:“敢阻挠我,我就先杀了你!”

    这次,沐破云不像开始那么莽撞,长长的指甲直扣江枫的喉咙。

    江枫闭上了眼睛,自己的异界之旅大约就到这了。说不定,醒来会回到地球吧……

    江枫想了许多许多,却没有想到他的面前溅起一抹红霞,是司空达的血。

    是了,掌握着结界的司空达还是有为江枫挡刀的资本的。

    “你这傻孩子!”江枫惊愕,不知道说什么好。

    “嘿嘿,亲师……”司空达道着,江枫不知道他是在笑还是在哭。

    “好一个师徒情深!”沐破云残忍的笑着,道:“竟然敢伤我如此重,我会把你们一点一点折磨致死,好好看看你们痛苦的模样!”

    “你,你别过来!我很厉害的!我告诉你,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司空达佯装强横的喊着。

    一点红光从沐破云手中射向了江枫,这就是沐破云的答复,显然司空达那点小把戏起不了任何作用。

    “彩鱼·护!”这么一声挽救了江枫濒危的生命,除了江枫、司空达几人几乎全天龙帝国的人都能凭借眼前的事物认出出手的人,天榜第一高手——龙霸。

    “哎呦,你人缘还挺好,这么多人要保护你!”沐破云看了看龙霸,又看了看江枫,道:“龙霸是吧?记得你跟沐家打过交道,不把脖子洗干净等死,要阻拦我么?”

    结界被这些大招差不多轰烂了,龙霸没费什么力气就跳了进来,他并没有跟沐破云说活,对江枫道:“江枫兄弟,我师弟,有劳尊师了!”

    江枫有点恍惚,问道:“你什么意思?”

    龙霸道:“我有秘法可以把你们转移出去,还请看在救命之恩的份上,请尊师出手救救我师弟!”

    江枫豁然想起“莫无忌”的事情和龙霸、月纹命不久矣的事情,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去帮忙啊。

    “师兄!”月纹在一边喊着,动弹不得,显然是被龙霸制住了,“师兄不要啊!你我二人同年拜师学艺,情同手足!你今日救我而死,我怎能独活!”

    “别说傻话了!咱们师兄弟中就你最不让人省心,师父临终前,我答应过好好照顾你的!”龙霸屏息凝神说着,紧盯沐破云,诚如沐破云所说,他跟沐家打过交道,深知沐家人的恐怖。

    “不,不要!师兄!”月纹嘶吼。龙霸也开始了行动,他超一等仙宠彩鱼盘旋起来,宕出一道道波纹,众人云里雾里,仿佛在游泳一般。

    “当年明月在,曾照彩鱼归!”徐徐吟唱,龙霸道:“老朋友,劳烦你把这些人送出去了!咱们就不见啦!”

    “呜呜……”彩鱼的声音直达每个人的心魄,这主仆幽咽的深情让每个人忍不住潸然落泪。

    “走吧,走吧!当年明月在,彩鱼不在回!”龙霸淡然转身,江枫众人漂浮起来,渐渐到了巨大化的彩鱼之上。

    “龙霸小儿,你当我不存在么!”沐破云嚎叫着,今天所受的侮辱,比他一生加起来还多。

    “平时老夫怕你们,可是百死无悔之人,有什么好怕的!”龙霸周身燃起了无形的火焰,这是他的生命之火。

    “师兄,师兄!”月纹喊着,彩鱼悲鸣着围绕龙霸的上空盘旋。

    “看来,我沐家久不在凡尘活动,世人都不记得我们的厉害了!”沐破云说着,手中结印,“沐家良方·以杀止杀!”

    天空中两柄巨大的砍刀交击而下,直直的斩向了彩鱼的鱼头。

    “庄周迷蝶·彩鱼摆尾!”龙霸声音飘荡,整个人借着一股势头挡下了这一刀,但他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轻松。

    “快走!”龙霸狠狠的拍了彩鱼一巴掌,转身对沐破云发起了进攻,这一次他不再是绵柔柔的了,天榜第一高手的风范尽显。

    “沐家良方·天罗!”这一次针对彩鱼的攻击不是沐破云发出的,是沐惊雷,长时间的战斗,众人几乎都忘记这个人的存在了。

    一张无形的网罩住了彩鱼,任凭它怎样摇头摆尾,翻身打滚都摆脱不了。

    沐惊雷得意道:“破云大哥,你好好收拾龙霸这老儿,彩鱼这边我看着!”

    沐破云有些不满沐惊雷的做法,但也默许了沐惊雷,刚刚召唤出的两柄砍刀握在手里,他吟唱一句,一柄阔剑出现在了他的脚下。阔剑赫然就是沐破云的仙宠一等资质的七星阔剑。

    一般来说,一等资质、超一等资质的仙宠因为稀有辨识度不会太高,但是七星阔剑但凡有些常识的人都会知道。因为它那剑身上的七颗星星对应的正是天上的北斗七星。

    “天枢星·碾灭!”沐破云道了一句,脚下阔剑一颗星星闪光,两柄砍刀飞出,滚滚不尽的要撕碎龙霸。

    “天璇星·镇压!”沐破云紧接着道出了第二句,两柄砍刀硕大了数十倍,威力更胜。

    “天机星·无穷!”第三句说出,燃烧生命之火的龙霸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趴在了地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老而去,尤其是他身上醒目的尸斑,简直布满了整个身体。

    仅仅三招,以命相博的天榜第一高手落败,原本打算出手相助的凌云校长放弃了这个念头,深深的看着跟莎梓夫人有几分像的菲菲。

    江枫对沐破云的战斗力又有了新的认知,当他灵气境九重天的时候知道了元力境的存在,可到了元力境一极天,仍然不敌,修行之路漫漫,可又有谁能为他指一条明路?

    沐破云不在理会倒地不起的龙霸,看着彩鱼渐渐消失,他满意的笑了,踩在脚下的七星阔剑拿到了手中,指着江枫道:“要杀你还挺费劲,总有不怕死的!我看现在还有没有人替你挡刀啊!”

    “你别想动我哥哥!”小玥道,她和宋雪跨出去了一步,“还有,你拿的是剑,不是刀!”

    沐破云长这么大就没这么尴尬过,他风度尽失道:“好!江枫,有一个替你挡刀的我就杀一个,有十个我就杀十个!”

    “你们快让开!”江枫虚弱的说着,刚刚结界的反噬来了,他跟司空达都成了植物人。

    “不,哥哥!平时都是你保护我们,现在轮到我们保护你了!”小玥倔强道,宋雪跟着点头。仙宠雪女和仙宠水云鹿都被召唤了出来。

    “让开啊!”江枫奋力想去扯小玥的袖子,小玥本着先发制人的原则已经攻向了沐破云,宋雪紧随其后。

    “以卵击石!”沐破云连招式都没有用上,七星阔剑一挥,小玥和宋雪轰然倒地。

    “小玥!小雪!”江枫喊道。

    沐破云胜券在握,笑嘻嘻的拿剑尖指着赵智道:“你呢,还要挡我吗?”

    赵智胆颤的摇头。

    剑尖依次划过凌云校长、南舒云、呆木的林毅、王源,没有人在言语了。

    “那我可就要杀了江枫了!”笑嘻嘻的说着,在沐破云心中杀人在平常不过了。

    “林毅、大傻!你们醒醒啊!你们不是牛逼哄哄的战皇传承、巫族传承吗!现在亲师有难,怎么你们都成了缩头乌龟!”司空达靠着呆木的林毅和王源道。

    “传承?”沐破云笑了,“什么样的传承也挡不住江枫要死!当然,也包括你们!”

    “平日里亲师只教你们当缩头乌龟吗?”司空达宁愿先死的是自己,把林毅、王源当做了救命稻草,哀求一般道:“小玥和宋雪都冲出去了,你们还算什么男人!你们醒醒啊!”

    “哼!”见司空达丝毫没有把他的话放在耳朵里,沐破云恼怒一振臂,似乎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两道灼眼的光华照澈了大地。

    “林毅,王源!你们恢复了!”司空达惊喜的喊道。

    “弱者就是弱者!”沐破云嘴硬,但是心中一惊,原本他以为战皇传承和巫族传承都是司空达唬人的,才唤醒二人,没想到他说的都是真的!

    然而,沐破云不怕,他看的出林毅、王源二人连初窥门径都算不上。

    “亲师!你受苦了!”醒来的王源和林毅跪在了江枫身边,他们虽然不能动,但发生的一切他们看的到听的道。

    “你们身上残留有战皇和巫族的气息,逃、快逃!沐破云追不上你们的!”江枫惊喜道,留有两个出色的学生也不枉他在仙宠大陆走一遭了。

    “不!”林毅和王源面色渐冷,开口道:“亲师,我们什么时候都可以逃,但是今天不能!一家人就是要同生共死!”

    “没错,同生共死!”司空达跟着热血起来。

    “哪有同生,只会共死!你们不逃连个给我报仇的人都没有了……”江枫说着,然而林毅二人没有听到后半句,他们已经为江枫冲了出去。

    “战皇·战皇步!”身后原本一丝的虚影凝实,林毅以王者之姿君临沐破云。

    沐破云感受到了面对猿将军时候的压力,不敢托大,后退与林毅拉开距离,七星阔剑抖动,瑶光星闪烁,发出了米白色的爆弹。

    “年轻人,打架的时候要注意身后!”王源从刚刚起并没有说什么话,但他的决心比起司空达、林毅是一点不少的。

    这会他背后典型睿智的巫族老者跟玄体体魄凝为一体,一只大手爱抚一般伸向了沐破云。

    沐破云躲避不及,一下头晕目眩,差点承受不住这波精神攻击。

    “没想到你们初涉传承就这么厉害,不把你们杀死日后还有可能坏沐家我大事!”沐破云说着,用于精神攻击的开阳星明亮,斩向了王源。

    “都告诫过你要小心身后了!”林毅踏着战皇步,带着一副江枫送给他的露指灵器拳套,怒吼道:“战皇·动山河!”

    “噗……”沐破云口吐鲜血。

    “别打了,逃啊!”看似林毅王源二人占得上风,但江枫知道沐破云只是吃了不知道二人战斗方式的亏,剧情马上就要反转!而且,现在的战斗,林毅和王源都在消耗传承之力,这有可能对他们今后的道路有损毁啊!

    “两个小兔崽子!”沐破云擦了一把鲜血,七星阔剑再次踩在了脚下,吼道:“沐家秘术·镇兽!”

    这一句后,天地间没有异象显现,林毅和王源正要联动再杀沐破云一个措手不及,但他们周遭的空气突然粘稠,两个人一下被轰趴在地。

    “duang!”沐破云的脚踩在了林毅的脸上,不住扭动着道:“小兔崽你,你不是战皇传承吗?你不是很狂吗?你不是动山河吗?你在动一个我看看!”

    “还有你,巫族的!”沐破云一脚提在了王源的小腹,道:“过去式的巫族早就该泯灭于天地,你还传承!还用精神攻击,你再用一个啊!”

    林毅和王源二人忍着痛不出声,这让沐破云更来劲了,他踩着林毅的头,扔出了一把刀,道:“嘿,小子,你杀了这个巫族传承的小子我就饶了你怎么样?”

    “呸!”林毅使劲啐了一口,可惜没有啐道沐破云。

    “妈的!老子这辈子最恨运气好的人!战皇传承怎么落到了你这样的废物手上!”沐破云踩的林毅的颧骨都隐约可见了,他又朝王源扔了一把刀,道:“他不杀你,你杀了他怎么样啊?”

    “哼!”王源趁这个缝隙,发动了精神攻击,沐破云一阵呕吐的感觉。

    “妈的,小崽子,小崽子!”沐破云狠狠的踢着王源的小腹,道:“让你们硬骨头,让你们送死!骨头硬是吧!我今天就要好好的折磨折磨你们!”

    南舒云轻声啜泣着,是为林毅和王源,也是为自己,死亡似乎成了他们的宿命。

    江枫看着学生被摧残,第一次这么愤怒,这是面对死亡都不曾有过的愤怒。

    如果有魔鬼的话,他一定跟魔鬼来一场交易,可惜江枫实在想不出自己还有什么能翻盘的东西。

    “小石头,我死了你会去哪?”江枫绝望的闭上了双眼,只祈祷来世自己这几个学生能遇到一个更好的亲师。

    “主人,你终于喊我了吗?”江枫一震,他闭着眼睛,看到了模糊人形的却一团漆黑的至尊神石,神石上的力量几乎都不敢让江枫去辨认。

    “这是黑化的我!”至尊神石用前所未有的黑暗语气道,“我可以给你力量!”

    “也许是至尊神石的某种设定吧!”江枫的怒火一下把绝望烧了个精光,哪个男人愿意看着自己徒弟被人蹂躏、哪个男人愿意看着自己的妹妹倒地不起,哪个男人愿意让自己的女人远走他乡!

    “我要力量!我要杀死沐破云!”江枫嘶吼,吓了身边人一跳。

    “主人……”至尊神石道,“你的双臂!你愿意给我你的双臂,我就给你杀死沐破云的力量!只是,只有一分钟哦!”

    江枫的眼睛里燃起了两团火,莫说双臂,纵然是四肢换取沐破云的性命那也是值得的。

    “嘿嘿嘿……”江枫骇人的笑了起来,手中一把短刀紧握。

    “亲师,你要干什么!”司空达哭着道,“林毅他们也打不过沐破云。”

    江枫怜爱的摸了摸司空达的头,沙哑道:“不怕,为师去救他们!”

    “亲师,你有办法了!”司空达一抹眼泪,开心无比,对江枫的话他向来深信不疑。

    江枫点头,之后司空达看到了他永生难忘的一幕,一柄短刀,两行刀影,江枫的双臂陡然脱落,从肩膀中射出的鲜血喷了司空达满脸。

    “亲师你干嘛?”司空达吼道,不仅他连远一点的沐破云、林毅、王源、小玥、宋雪都吃惊不止。

    而江枫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他并不管有没有人注意到他削去的双臂消失于世,他只知道自己此刻品尝到了力量的滋味。跟结界不同,这力量是从他身体中散发出来的,是属于他的。

    “对了,这力量似乎只有一分钟!”江枫想到,但一分钟够了,足够杀死沐破云一万次了。

    “亲师……”几名学生看着颤颤巍巍走动的江枫都觉出了不对劲。

    江枫微笑,冲他们示意自己没事,但江枫煞白的脸色,死人一样的笑容让他们更担心了。

    沐破云从惊讶中回过神,狠狠的踩着林毅道:“哈哈哈,江枫,你是不是心疼学生,特意削去双臂向我求饶?让我给他们一个痛快?我告诉你,这样不管用,除非你消去jb,我还能考虑考虑。”

    “削啊,江枫!”沐惊雷喊道,“我还没见过太监呢!”

    “砰砰!”沐破云踹了王源两脚,死死的踩住林毅的手臂,道:“江枫,你说话啊!你哑巴了?要求饶就趁现在啊!”

    “让你们受苦了!”江枫看着地面说了一句,两只死鱼一般的眼睛盯着沐破云道:“抱歉,我是来杀了你的!”

    “你、你、你!”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愤怒,沐破云连续你了几声,才说出话道:“你以为你是谁啊!自断双臂就能实力大增?做梦去吧!”

    说着,沐破云一脚踢开林毅,打算好好修理江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