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那个暖床丫鬟
    至于他们身后的王源,十足的闷骚型男人现在也抱着肚子,一肚子苦水啊!

    那老汉不只何时出现,他这会看上去已经九十高龄,斜躺在地面上,道:“年轻人,不错嘛!能撑住四次!但是,我劝你们别抵抗了,撸出来,撸出来就好了!这滋味……爽啊!”

    “我爽你个大头鬼!”江枫道了一句,他也难受,但是不能不给司空达几人做好榜样。

    “哈哈哈!”老汉笑着,平躺在地面上,道:“我估计要最后一次了,死就死吧!说起来这种死法还不错,毕竟是爽死的!”

    “别学他,这种人是破罐破摔了!”江枫道,“千万别下手,有一次就有两次!戒撸**好,明白吗?!”

    “明,明白!”司空达几人没有底气,但是坚定的回答道。

    这一句明白刚说完,天色陡然黑了下来,视角切回江枫,他面前突兀的出现了两条雪白的大长腿。

    这是幻觉,但这又不是幻觉,江枫知道,只要自己愿意,就可以摸到这双大长腿。

    缓缓的,大长腿的主人俯下身来,雪白的胸脯晃晃荡荡的在江枫眼前魅惑着。

    江枫想闭上双眼,但目光忍不住从胸脯游移到了面前女人的脸上!

    “卧槽!!!”这一看,江枫几乎都要死了,妈的,这人不是别人,是楚珂珂!

    楚珂珂这个名字在本书中是第一次出现,但她是江枫地球上从高中道大学七年的女神,胸大腿长、为人温柔善良,总在不经意间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不得不说,江枫之所以考“南江大学”,就是心中有那么点跟楚珂珂发生什么的意愿。可惜到最后,江枫还只是楚珂珂生命中的一个路人甲。

    江枫吞了口口水,七年的梦想,现在只要自己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完成了!自己当年可是没少为楚珂珂贡献子孙啊!

    “江枫,其实……人家注意你好久了!”楚珂珂一身水手服,眨着大眼睛对江枫道。

    江枫双脸绯红,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他仿佛回到了在高中教室角落遥遥看着楚珂珂的场景:“真,真的吗?你注意我?”

    “没错……你也不来找人家说话!人家一直在等你呢!”楚珂珂捂住了胸口暴露的雪白,嗔斥江枫,她这个动作更有诱惑力了。

    江枫低头,心中拼命告诫自己这是幻象,怒骂红嫁衣女卑鄙,使出的手段一次比一次狠!

    然而,他抬头看到楚珂珂的脸,一下又青涩道:“你等我干嘛?”

    “人家……”楚珂珂往后退了两步,江枫以为她要离自己而去,心都快碎了,但江枫做梦也没想到,楚珂珂说道:“人家想跟你交往!江枫,我可以做你女朋友吗?”

    原来在梦中才会发生的事情,现在在幻想中实现了,但这对江枫不重要,哪怕是梦中、是幻想中自己就可以拒绝女神的请求吗?那女神还有什么资格叫女神!

    “我……我!我答应你!”江枫的心扑通扑通乱跳。

    &nbs

    p;   “真的吗?”楚珂珂往前跳了一步,江枫都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少女清香了,同时江枫注意到周围的环境变为了高中时期的教室,夕阳掩映黄昏,煞是好看。

    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江枫的指尖轻轻的碰到了楚珂珂的指尖,像触电一般的感觉,他道:“咱们做点什么?”

    “你想做点什么?”楚珂珂笑着,拉开了水手服上的蝴蝶结。

    江枫支支吾吾,道:“这,这是教室啊!这样好吗……”

    “已经放学了啊,没有人来的!”楚珂珂魅惑带着三分娇涩道,她上衣的两个扣子已经解开了。

    这时江枫反而有些清醒,可是清醒的江枫也无法自拔,女神啊!梦寐以求七年的女神!哪怕现在是假的,但这么真实的做梦的机会必生难得有木有!

    况且,况且是教师这么让人浮想联翩的场景,况且,况且是水手服这样的心动装束。

    “哎呀!”楚珂珂想同江枫走近一些一个不小心跌了一下,江枫伸手去扶,楚珂珂巧巧的跌在了江枫的怀里。

    有些娇羞,但楚珂珂没有离开江枫的怀抱,道:“江枫,人家笨手笨脚的,你会不会嫌弃啊……”

    “不嫌弃,不嫌弃!怎么会!”江枫连忙否认,头都快甩掉了,这真是的触感让他体内温度上升了十度不止。

    “那你要不要亲亲我?”楚珂珂这句话说完,把头埋到了江枫的胸口。

    “亲你?”江枫不敢相信这是女神对他说出的话,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回应。

    “只许亲一下,不能欺负人家哦!”楚珂珂的头稍稍抬起了一点,粉嫩的嘴唇离江枫只有三厘米,温润的大腿跟江枫的小腹贴的更紧了。

    江枫的喉结滚动,妈的,死就死吧!长这么大,谁还不撸个管咋滴,这可是女神,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努……”江枫撅起了嘴唇,一点点朝楚珂珂亲去,一双手也不老实的攀向楚珂珂的腰肢、再往上、再往上……

    “哎呦卧槽!什么鬼!”

    江枫只听见这么一声,之后整个人就像被卡车撞了一样,好死不死卡车还撞到了他的小腹。

    一阵绞痛,江枫清醒过来,司空达正死死的压在他的身上。

    “司空达!”江枫气不打一处来,道:“你要疯啊!”

    “我、我!我出来了!”司空达心有余悸,看了看四周,看了看江枫,道:“亲师,亲师,你听我解释!我刚刚,之前我那个暖床丫鬟,她要勾引我上床!给我破身!那个体格比我都健壮的暖床丫鬟!”

    司空达边说,边用手比划,江枫扶住了额头,摆摆手,醒了就醒了吧!这玩意是好是坏也没法说啊!

    但司空达这过分了,红嫁衣女是发掘出记忆中较深的女性来引诱人的**,你记得那个暖床丫鬟是要闹哪样啊!

    江枫实在想不通司空达的脑回路,给林毅、王源一人来了一拳,帮面红耳赤的他们解脱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