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小白脸
    “哼!还不束手!”那炸雷声再次在人们的脑海中爆裂,“勾引本公子?你还不够资格!”

    江枫直接从幻象中退了出来,只看见一个白衣飘飘、碧玉般的美男子立在正上空不住呵斥。

    骂娘的声音愈发强烈了。

    “小子你谁呀!”

    “妈的娘娘腔,我这衣服刚脱完,能不能等我完事了啊!”

    “我,我死死的吊着一口气,就是为了这一刻啊!就这么被你嚷嚷毁了?!你赔,你赔!”

    江枫的心情说不准,后悔是肯定后悔的,但被呵斥出来能多活十年也是不错!毕竟,岛国文化博大精深,有句诗怎么说来着?最是杀人不见血,青丝美颜全凭腰。夜夜承欢催人老,色字头上一把刀。

    接着,江枫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这个刚进入乱葬岗的小白脸没有受到妖术的影响,顺道还把陷入幻象的几千人捞了出来。这是何等的强悍?!

    “聒噪!”上空的小白脸有些不耐烦,对着众人道:“你们在骂本公子吗?”

    “不光骂你!还要丢雷老母呢!”有人喊道。

    “砰!”小白脸从上空落了下来,一脚把那口出污言的人踩到了地底下,之后他的目光看向周围的人,周围那些叫骂声大的人一个个像被元力轰击一样躺倒了地上呻吟不止。

    江枫把司空达几人挡在了身后,并且努力控制自己不让自己颤抖,他不是被这一幕吓到了,他在这一幕中、小白脸的身上看出了一件事。小白脸和沐破云是一类人,兴许比沐破云还要强。

    看了看龙霸,他也是冷汗涔涔的,江枫更确信自己的判断了。

    “哼!”小白脸似笑非笑的看向了一直念佛诵经的通通大师,道:“喂,就是你勾引我?想让我阳元外泄?”

    “你瞎说什么?”有人不满道,“通通大师可是佛家子弟,要是没有他的帮助,估计我们早就神魂萎靡了。”

    “一群不知道珍惜阳元的下等人!”小白脸眼高于顶,道:“人家给你下了个套你们就钻,不长脑子啊!”

    “是不是想挨揍,别以为我怕你啊!”对于下等人、不长脑子这几个字,没人受的了,众人一同嚷嚷起来。

    小白脸露出杀都不乐意杀众人的表情,拍了拍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雪白的靴子踏着红色灼热的土地走向了通通大师,道:“我赶个路,走的好好的,你非把我拽下来!下次长点眼睛好不好啊!”

    “你,你说什么!贫僧乃是出家人,从不做偷鸡摸狗之事!”通通大师正襟危坐,凛然道。

    “还想做小动作!”小白脸双眼一瞪,有如怒目金刚,电光火石之间谁也没有看清楚怎么回事,他厄住了通通的喉咙,双手一扯,鲜血飞溅,通通大师成了两半。

    在众人心中,通通大师的实力、定力都是超出常人的好,就这么被撕成了两半一时间有点接受不了。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远离小白脸,这个人,并不是看上去那么好惹。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被撕成两半的通通大师尸体上出现了两朵

    红光,红光交融,渐渐合成了一个整体。

    整体的衣装、面貌逐渐清晰,有人喊道:“红嫁衣女,就是她,是她设下这妖术的!红嫁衣女!”

    江枫几人讶异小白脸的感知能力强,他们找了一下午没找到的红嫁衣女,没想到就在眼巴前坐着。

    “怪不得,怪不得我听通通大师诵经的时候,总有一种安乐致死的感觉!”

    “套路,都是套路啊!咱们被打入内部了啊!”

    “妈呀,红嫁衣女好像被激怒了,咱们不会马上死吧?!”

    “你的阳元似乎很美味呢!”红嫁衣女面无表情的盯着小白脸道,“比一般人的美味很多……”

    “呵!”小白脸似乎有点惊疑,道:“都被逼的现形了还敢觊觎我的阳元?胆子倒是不小!看我叫你魂飞魄散!”

    “黄口小儿!”红嫁衣女道了一句,双手一挥,嫁衣的衣袖遮天蔽日,回过神来,众人已经不在乱葬岗上了,根据江枫的推测他们来到了乱葬岗下方。

    毕竟江枫也是看过金庸小说的人,小龙女的古墓派有木有!

    “唐门雷咒·天地正气!”小白脸吼了一声,打算先发制人,充满阳刚之气的雷法打向了红嫁衣女。

    红嫁衣女在乱葬岗你也能看出来她最怕的就是这些天地正气,一个不防,被打的虚弱无比。

    “跟你的话比起来,你的本事不怎么样嘛!”小白脸看着倒地不起的红嫁衣女,笑了笑,“我这就结束了你的性命!”

    “等一等!”江枫挺身而出,夹在了小白脸和红嫁衣女的中间。

    “你找死么!居然敢打断本公子!”小白脸心生不悦,怒视江枫。

    “嘿嘿!”江枫尴尬一笑,道:“我找红嫁衣女有点事,之后你该杀该剐随便!好不好!”

    江枫没事才不乐意招惹这个似乎比沐破云还强的小白脸呢,但他这次来找红嫁衣女有事啊!小白脸把红嫁衣女弄死了,龙霸和月纹的病咋整!

    “对对对!”众人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样,道:“我们也找红嫁衣女有事!等我们事办完了,你在杀她!”

    江枫和小白脸疑惑的看着众人,众人已经忍不住向红嫁衣女喊道:“喂,在对我用一次幸福模式吧!不、十次!让我死在幸福模式里吧!”

    江枫:“……”

    小白脸:“……”

    “蠢货!”小白脸道,“阳元之气主精、气、神、魂、魄、欲、情,万物不能离也!紧紧为了一时欢愉,就当了这妖女的补品,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这样劝他们是没用滴!而且,看起来,你还是个处男吧!”江枫坏笑着对小白脸道。

    小白脸一下有些不自然,道:“处男怎么了,处男就不能外出么!”

    “看来是个涉世未深的雏,跟沐破云那种杀人狂魔不一样!”江枫想着,送了口气,对红嫁衣女道:“你好,我想问一下,在你这中的尸毒怎么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