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三章 最佳抢断
    杜兰特的第一次得分,来自白已冬的疏忽大意。

    白已冬以为,杜兰特没法在这个位置得分,他错了。就算白已冬的防守很到位,杜兰特起开双手,臂展达到白已冬难以触及的高度。

    虽然干扰很强,但杜兰特知道,这是他最好的机会。

    这样的机会不可多得,一定要把球投进才行。

    “唰!”杜兰特投进了这球,像在季后赛里打进关键球一样激动,舞臂高呼。

    “ngo!凯文·杜兰特投进了今晚的第一球!”韦伯说。

    艾伯特建议道:“他应该多冲击篮下,以他的身体条件,冲击篮下可以造成很大的杀伤,光靠投篮的话,白狼可以轻易封杀他。”

    “kd并不是不想突破,而是不能,凭他现在的持球能力,只要面对白狼运球超过三下,失误的概率便大大增加。”韦伯解释道。

    此时,双方的内线均没有绝对高度,森林狼由希米恩跟史密斯两人组成内线。

    史密斯落低位,其他球员并没有闲着,白已冬已经为瓦沙贝克挡好了位置,瓦沙贝克能接到球的话可以直接投篮了。

    威尔考克斯和史密斯对位并没有多少优势,特别是在低位,斯泽比亚克眼看不是办法,横跨一步协防。

    史密斯手腕一抖,瓦沙贝克接球面对空气,起手投篮,三分命中,一气呵成。

    “真遗憾,差点就能进攻了。”白已冬现在基本不持球,一是因为不需要,二是为了展示自己的无球能力,三杜兰特的无球防守太差了。

    杜兰特努力屏蔽白已冬的话,但是这不太容易,白已冬的嘴皮子实在太碎了。

    回到进攻端,超音速继续找杜兰特这点,整个队伍的用意很明显:比赛可以输,杜兰特必须得到足够的锻炼!

    “你现在才得到2分,知道我已经得多少分了吗?说出来吓死你啊!”

    白已冬不停的挑衅,一副不把你得罪到死算我输的贱样。

    白已冬如此针对他,杜兰特几乎要以为两人有过节了。可是,他们之前并不认识呀。

    杜兰特一手抓球,准备启动。白已冬的防守如一张蛛网分布在杜兰特的身前,虽然他身高臂长,但白已冬的身体厚度是他的一倍多。

    目前为止,白已冬展现出来的最可怕的防守是对球的锁定。

    杜兰特的持球摆脱太差了,被白已冬盯上基本是死路一条。运球摆脱不掉,杜兰特没法利用大步幅和长臂争取投篮空间。

    这一连串的动作是相互关联的,掐死的其中一个,后续的动作也无法展开。

    可恶!

    杜兰特不想输给白已冬,他知道白已冬是现役第一人,正因为这样,今晚的对决才更加意义非凡。

    这一瞬间,杜兰特体内无法抑制的斗志满溢而出,传达给了白已冬。

    类似的挑战,过去几年他遇到很多了,他不介意多出这么一个敌人。

    现如今,杜兰特还很稚嫩,正是在他心里留下阴影的时候。白已冬杀心一起,残酷地断掉了杜兰特的球。

    一对一,面对面的生断,这在杜兰特的印象中,应该是高中毕业之后第一次有人这么羞辱他。

    白已冬抢走杜兰特的球,像精灵一样带球向前冲,速度快如流光,杜兰特自认速度极佳,和白已冬一比却还是差了好几拍。

    “他的速度太快了,妈的,为什么他会这么快?”

    杜兰特实在费解,为何白已冬拥有如此惊人的速度。

    你明明知道他很快,但每次看到他加速的时候,还会被他的速度吓到。

    这就是杜兰特现在的感觉,为什么可以这么快?

    没人追的上,也没人能威胁到他的进攻。白已冬就像一阵风,运着球冲到前场暴扣得分。

    “看看这一球!他就像是要把超音速的篮筐扣爆一样。”艾伯特激动地叫道。

    “只要他冲起来就没人能阻止他的进攻,他实在是太快了!”和白已冬做了一年队友的韦伯也震惊了。

    从附近看,从旁边看,甚至是场上看,那种感官上带来的震撼感,那种肉眼可见的,一点点拉开和其他人距离的层次感是完全不同的。

    “萨欧拉呀,你看到了吗?这个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梅德维德原以为自己是球队里跑得最快的人。

    长鹿一族别的不行,速度是天生的优势,他的祖先就是因为跑得快而被称为长鹿。

    白已冬的速度让梅德维德睁大眼睛,这个世界不只有长鹿一族跑得快,大千世界,比他们还快的人比比皆是。

    “kd,看来你今天的得分不会超过5分了。”白已冬遗憾地说。

    杜兰特抿着嘴唇,倔强地哼了一声。

    杜兰特高贵冷艳的样子让白已冬忍不住想多调戏他几下。

    虽然杜兰特被防得没有办法,球队依然选择相信他们,让他进攻。超音速的教练组深信一点,只有不断的磨砺,受到打击,被对手打爆,球员才能成才。

    不能经受这些挫折和打击,就算用温和的培养方式把球队培养成明星球员,那也是心理脆弱,派不上大用场的伪明星球员。

    “你来呀,你来进攻呀,我等着你呢。”白已冬挑衅道。

    他不断地告诉自己,不要受到影响,不要听他说话。问题是,要做到两耳不闻身边事是很难的,更不用说对方是一个喋喋不休的话痨了。

    白已冬的防守如磐石般坚硬,这样的防守让杜兰特找不到进攻的感觉。

    “该死的,怎么办?”杜兰特心里着法子,他已经顾不上自己得几分,只要能打破白已冬的防守,得几分都行。

    “kd,这里!”

    斯泽比亚克站了出来,这位饱受伤病困扰的老将因为杜兰特的关系在超音速的地位日益下降。

    不过,任何球队都需要老将。

    强队需要老将控场,弱队也需要老将传帮带。

    年纪大,投篮准,心态沉稳,在杜兰特陷入迷茫的时候,斯泽比亚克可以站出来控制一下比赛的局势。

    杜兰特被防死不代表斯泽比亚克就有机会。

    瓦沙贝克对斯泽比亚克的防守同样可以用窒息来形容。

    “加内特远走波士顿之后,明尼苏达的防守核心从内线转移到了外线。看起来他们适应的不错,现在明尼苏达的防守核心是白狼。”

    “失去加内特的问题将在未来放大,但是现在他们做的还不错。”

    超音速遭遇森林狼的群狼防守,内线没单打强点,外线一个个被掐死,实在得不到机会,只能让杜兰特强投三分。

    杜兰特高归高,白已冬抵住他的手臂,限制他发力起跳,提前算准时间,后发制人,盖掉杜兰特的三分跳投。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也不想这样的,谁叫你的投篮这么容易被干了。应该想想办法,怎样才能防止被人盖帽,你看你长得这么高,怎么老是被盖帽呢?真是奇怪啊。”白已冬追着杜兰特吐槽。

    杜兰特很想回身给他一记左勾拳,如果不能ko再补上一记右勾拳,这样就能让这只一直呜呜叫的苍蝇闭嘴了。

    可惜他不能这么做,他不想被罚出场,也不想被禁赛。

    白已冬的垃圾话没有一刻休止过,杜兰特烦不胜烦,又无计可施。

    有人说,只要能让白狼知道你的厉害,他就会闭嘴,可是现在的杜兰特无法让白已冬知道他的厉害,两人现阶段实力差距太大了。

    随之而来的进攻,森林狼打得很合理。

    史密斯在两个肘区落位后他就变成了一个x因素,有无限种可能。

    队友一字排开等着。

    这个位置不舒服,史密斯便换力量另一个肘区低位接球背打威尔考克斯,凿到舒服的区域左转身,杜兰特准备协防,其他人注意力也被吸引。

    乌基奇和希米恩身前有两大步的空位,奇怪的地方在于,杜兰特的位置就像在防守氧气,被绕底线的乌基奇吓了一跳,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防过去。

    于是,白已冬大空位,史密斯内传外,前者空位接球三分出手球进。

    分差超过30分,超音速崩溃在即。

    恰恰是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乌龙的事情。

    超音速的回合,又是杜兰特持球进攻,防守他的还是白已冬。

    两人今天算是杠上了,只要在场,一定会对位,不管谁攻谁防。

    杜兰特各方面都差得很多,这个对位是不对等的。

    遇上白已冬,杜兰特现在唯一的优势是身高。

    就算有身高优势,如果不能为自己争取到足够的启动空间那也是没有用的。

    杜兰特不断尝试突破。结果依然让他失望,白已冬堵住他的突破,随后向前施压,要逼迫他失误。

    杜兰特急了,把球传给一侧的队友,巧的是,裁判刚好跑过来,这球没到队友的手上,而是砸到了裁判的大腿出界。

    裁判情知自己出了乌龙,连忙吹判这一球出界。

    杜兰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球明明是从裁判的身上弹出去的,为什么算我失误?为什么是我们出界?为什么是他们的球?

    杜兰特想找裁判理论,斯泽比亚克抓住他,“算了吧,事情已经发生了。”

    “**!”这是杜兰特唯一能发泄郁闷的方式。

    “kd传球碰到裁判的身体出界,森林狼的球。”

    “这是今晚最佳抢断。”韦伯调侃道。

    杜兰特的沮丧感可想而知,这场比赛已经没有悬念了。

    超音速绝望地回防,白已冬再动屠刀,持球突破杜兰特,强起对着威尔考克斯打出二加一。公牛传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