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七章 又色又狗血的故事
    ,精彩小说免费!

    白已冬看着前方的路,只觉那是万丈深渊,看不到尽头,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呢?

    那一瞬间,他心灰意冷到极点,看见路边的一间夜店,他走了进去。

    他知道这是错的,也知道这件事很可能被记者发现,到时候又是满城风雨,他没想多久便进入其中。

    “这不是白狼吗?”周围的人一眼就认出他,窃窃私语,有人主动为他让开道。

    “白狼,精彩的表现,我为你喝彩!”

    “如果你每晚都能这么打,我相信我们会是总冠军!”

    “哥们,打完比赛还来这里不要紧吗?早点回去休息吧!”

    白已冬走到dj那里,接过话筒,“这里有森林狼的球迷吗?举起你们的手让我看看。”

    全场的人都举起了手,白已冬笑道:“good,今晚我很开心,请你们所有人喝酒,但有一个要求,不要告诉别人我在这,我不想让人知道。”

    “当然,我无法要求你们什么,即使你们把我的行踪透露给了记者,我也没办法,我依然会请你们喝酒。”白已冬举起酒杯,一口喝掉,“嗨起来吧!”

    夜店恢复了平时的激情,白已冬坐在一边安静地喝酒,陆续有人来找他签名。

    “bye,我喜欢你快十年了,可以给我一个签名吗?”一个穿着暴露的少女问道。

    白已冬看了看她,长得很漂亮,脸上的妆很重,看起来极力想让自己看起来成熟一点。

    听她的声音,白已冬猜她可能还不到18岁,左手上满是纹身,嘴里和鼻子都打着钉,好一个哥特式非主流少女。

    “自然可以。”白已冬拿起桌上的笔,“签在哪?”

    非主流少女抛了个媚眼:“签在我的胸口如何?”

    “或者……”少女转身掀起短裤子的一角,“在这里如何?”

    “你几岁了?”白已冬身经百战见得多了,这种程度的勾引根完全无动于衷。

    白已冬给自己倒了杯酒,“服务员,麻烦给这个丫头倒一杯果汁。”

    “等一下,为什么我是果汁?你不是要请大家喝酒吗?”非主流少女问道。

    “你还没到喝酒的年纪吧,虽然你的纹身很酷,鼻钉很潮,但你应该还没到喝酒的年纪。”白已冬把果汁推到他的她的面前,“所以你只能喝果汁。”

    非主流少女笑道:“原来你是这么传统的人啊。”

    “我的女儿不久前刚刚出生,如果她长大以后像你这样,我会心碎的。”白已冬淡淡地说。

    非主流少女拿起果汁,“bye,从今天开始你失去了一个狂热的女球迷。”

    “喔,这真让我伤心。”白已冬笑道。

    “你们刚刚赢球,明天就要去客场,为什么你还有功夫在这喝酒?难道你明天不用去客场吗?”非主流少女问道。

    “大人的事情,小孩不要问。”白已冬转折酒杯。

    有人陪着聊天比自己一个人喝闷酒好多了,白已冬脑袋有些熏醉,问道:“你还在上学吧?为什么要混迹在这种地方?”

    “像你这样的大人物肯定不会理解的。”非主流少女把果汁当酒一样喝,“你被玩弄过吗?”

    玩弄?白已冬想到霍斯,他不知道当初算不算霍斯玩弄他。

    “当然了,我们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事。”

    不管霍斯有没有玩弄他,白已冬都需要这么一段经历来拉近他跟非主流少女的距离。

    非主流少女不太相信白已冬的话,“你被玩弄?天啊,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劲爆的消息了,能不能跟我说说事情是怎么回事?”

    居然这么有用?白已冬低估了少女的八卦之心,将计就计,“那你要先告诉我,你是怎么被玩弄的。”

    “这件事挺蠢的,我本来决定不和任何人说,你能为我保守秘密吗?”非主流少女问。

    白已冬给自己倒了杯酒,一个少女如何堕落的故事即将浮出水面。

    他现在愁的是桌上没有瓜子和花生,不能好好地听故事。

    “我想我的朋友应该不会对你的故事感兴趣,所以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白已冬说。

    非主流少女拿起果汁喝了一口,“我上高一的时候认识了杰克森。”“玩弄你的人吗?”白已冬插话道。

    “打断别人说话是不礼貌的。”非主流少女说。

    白已冬翻了下白眼,挥手示意她继续。非主流少女便接着说:“他是个高大强壮,英俊,而且特别温柔的黑人。”

    “对了,他的迪克特别大……”这句毫无必要的补充说明让白已冬险些把酒喷出来。

    非主流少女调戏地一笑,“我们很快就陷入热恋,约会、看电影、旅游、上床,那个夜晚他让我**迭起……”

    我去!

    这不是一个无知少女被玩弄感情的故事吗?怎么变成小情侣**干了个爽的色情故事?

    “我以为他就是我生命中的黑马王子,我以为我们会一起携手走到世界尽头,但我没想到,他居然背着我和另外三个女人交往……”

    非主流少女话风突变,色情故事直接变成狗血五角恋。

    “杰克森邀请我加入他们的色情派对……”非主流少女低下头,提起这段往事伤心欲绝。

    得,五角恋又变成色情故事了。

    这么看她变成这样也是可以理解的,任谁遇到这种事都要崩溃啊,心理素质不好的话自甘堕落比比皆是。

    “我答应了,因为我爱他,我无法想象我的生命如果中没有他会变成什么样。”非主流少女正在冲击白已冬的三观。

    “你答应了他?”白已冬没反应过来。

    他怎么可能反应过来?一个纯情少女被男朋友劈腿,发现他有三个女朋友,并且邀请她加入色情派对。

    一般来说,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珍爱生命,远离渣男,这女人倒好,居然……

    就这智商,幸好只是遇到了渣男啊。

    这要是碰见心术不正的恐怖分子,告诉她在身上藏一些炸弹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引爆就能去见上帝,这女人估计也会相信。

    “后面发生了什么?”白已冬决定详细了解这个荒唐的故事,给自己散散心,洗洗脑。

    “那个派对充满了荒淫,我多希望我没有答应他,那是我这一生中做得糟糕的决定。”

    非主流少女伤心地说:“杰克森把我吊起来,用力打我的脸,还用鞭子抽我的身体,最后在我身上滴蜡,他在众目睽睽之下xx我……我当时还觉得很高兴...我真是一个糟糕的女人!”

    “oh my god!”白已冬心里跑过一万只草泥马,“你在逗我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也希望这是假的,但这一切都是真的,我确实感到了愉悦,我知道那是不好的,我知道那很糟糕,但是我沉迷其中,无法自拔……”非主流少女的语气竟然有一点缅怀过去。

    “后来呢?”白已冬让服务员倒酒。

    “之后我成为了杰克森的玩物,他对我越来越粗暴,但我也越来越享受了。”非主流女说。

    所以,这是一个变态的渣男把一个智商不高且有受虐倾向的少女耍得团团转的故事?

    “这就是故事的全部吗?”白已冬问道。

    非主流少女说:“后来,杰克森因为贩毒被捕,我失去了他,我发现我并不喜欢他,我只是喜欢他粗暴地对我,我已经无法回到正常人的生活了,所以我出现在这里……”

    “很可惜我不是那样的变态。”白已冬无奈,大千世界果然是无奇不有。

    多听听这样的故事,再看看自己那点破事,算什么嘛?这世界上比你还惨的人比比皆是。

    “我的故事说完了,该换你了。”非主流少女说。

    “很抱歉,我骗了你,我没有这样的经历。”

    白已冬不想说出那件事,他也不认为他被玩弄了。

    无论真相如何,那都是十年前的故事的,已经结束了,连灰也不剩。

    “我已经猜到了,像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被玩弄了?只有像我这样的蠢货才会被玩弄。”非主流少女伤心地说。

    白已冬拿起酒杯,他希望这是今晚最后一杯酒。

    “你还年轻,不要对自己绝望,美妙的未来在等你呢。”白已冬笑道。

    “那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你在胜利之夜独自一人出来喝酒呢?我看得出来,你很不开心。”

    非主流少女的问题再次把白已冬推进谷底。

    “别问了,你不会懂的。”白已冬的心情回到了原点,他失落地拿出笔,把联系方式留在柜台,“今晚所有的酒水钱,你们明天再找我的助理结账吧。”

    如果是别人,这样肯定是不行的,但他是白已冬,阿波利斯的符号与象征。

    “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非主流少女喊住了白已冬。

    白已冬笑道:“如果我们还能见面,我希望你的身上没有纹身,你的鼻子和嘴巴没有钉子。”

    “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非主流少女问道。

    白已冬没应声,背对着她,扬起手挥了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