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八十五章 嘴炮王者
    ,精彩小说免费!

    形式急转直下,变化之快叫人料想不到。

    白已冬跟着科比,想看看科比怎么参与加索尔主导的进攻中。

    科比的转变是令人意外的,但也是合理的。

    科比不是一个需要大量持球的攻击手,准确的说,他是一个需要大量出手权的攻击手。

    禅师到湖人后,科比很少像以前那样上演“一人一座城”的持球一打五。

    他依然有能力那么做,为了团队,他选择了简单的进攻方式。

    每个人都要为团队做出牺牲,很少有球员能像白已冬这样在球队的体系和个人的发挥之中找到最佳点。

    “洛杉矶非常有机会凭借这个阶段的进攻一举拉开比分,只要能够以这个势头,就能确立起决定胜局的优势。”凯尔乐观地说。

    魔术师就不像他这么乐观,“没那么容易,即使你说的事情真的发生了也不能大意,森林狼非常善于打逆风球。”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魔术师要表现得这么公平公正,一点也不偏向。现场的球迷不喜欢他这么说,考虑到他的身份,大家也只能忍着。

    三角进攻的精髓就是“不断移动不断形成新的三角组合”。

    费舍尔和加索尔的弱侧掩护,科比和拜纳姆的强侧配合拉满了三个角的角位,而科比移动的路线正好是另一个三角的顶点,而那一侧正好是梅德维德镇守。

    科比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吸引包夹后,由于科比没有跑到底角,拜纳姆就下顺落低位,两人和阿泰落成新三角,与此同时,拜纳姆得到科比的进攻支持,接球暴扣!

    三角进攻终结,完美的配合。

    “只有创造,才是真正的享受。”科比融入了这个体系里。

    ok时期,科比只是这个战术的轴心之一,现在他同样是轴心,但却是最致命最关键的轴心。

    加索尔扮演奥尼尔当年的角色,但他没有奥尼尔那么骇人的低位统治力,却在传球上强出一筹。

    白已冬也打过三角进攻,杰克逊是他nba的第一个教练。但当初他只是这个t体系里的角色球员,不担大任,等他可以担大任的时候,禅师离开了公牛。

    所以,他对三角进攻很了解,但没有掌握到精髓。

    瓦沙贝克在与阿泰斯特无止无休的肉搏中寻找比赛方式。

    瓦沙贝克从没遇到过这么强的对抗,这对他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

    “我早就跟你说了,你的对抗像弱鸡一样,根本不行,还是换白狼来吧!”阿泰斯特执意要白已冬防守他。

    瓦沙贝克怎会不知道阿泰斯特的想法,让白已冬防他,这样科比就解放了。

    到底是让瓦沙贝克死于阿泰斯特的对抗下,还是让科比火力全开,狂轰乱炸?答案很明显,选一百次也是选前者。

    瓦沙贝克没有帮手,他只能独自面对。

    这一下,阿泰斯特把他撞开,内切篮下接球得分,防守被破得干干净净。

    给阿泰斯特这么大的空间,没有人可以挡住他,直接上篮得分。

    “斯丹克之子,你这防守也太烂了吧!”

    梅德维德因为被加索尔拉到外面,没法补防。

    这一球确实是瓦沙贝克防守端的问题,他没有回应梅德维德,看着阿泰斯特的背影,若有所思。

    瓦沙贝克自问训练足够努力,对抗对上其他人基本不吃亏,在阿泰斯特面前却像个女人一样弱不禁风。

    他每天都进健身房,但对抗也不是一天练成的,这就是个漫长而且缓慢的过程。

    “波努,不要为无聊的事烦恼,不要忘了你们差了十岁,如果他比你大十岁对抗还不如你的话,那就太搞笑了。”白已冬说。

    瓦沙贝克问道:“那我应该如何防守他?”

    白已冬说:“硬碰硬肯定是不行的,这点我想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运动能力比他强,身体素质比他好,你完全可以给他一点空间。”

    “可是……”

    瓦沙贝克记得白已冬说过,身体素质都是虚的,技术和对抗才是实的,不会随着时间推移下降。

    这就是应变能力的问题,瓦沙贝克太木了,需要有人给他指明方向。

    “非常时期用非常办法,你年纪轻轻的,放着这么好的身体不用,跟他拼力量干嘛?”白已冬反问。

    阿泰斯特醒悟,活到老学到老,他又明白了一件事,。

    瓦沙贝克的成长离不开白已冬指点迷津,他和梅德维德是两个类型的球员。

    梅德维德就完全不一样了,他是属于你即使什么都不说,他也能给你琢磨出一大堆门道的怪咖。

    好比两个极端,瓦沙贝克听话、努力,但没有创造力;梅德维德比较顽皮,有着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创造力溢出。

    如何让这两个天赋异禀的人走上正途,是一件非常值得研究的事情。

    现在白已冬没工夫分在两人,他们正在打西部决赛,客场落后湖人10分,这不是小数目,再不振作起来,湖人可能一鼓作气把比赛打花。

    白已冬喘着气,又到了他出手的时候。

    他是森林狼唯一的巨星,只要有他在,森林狼就是不可小觑的。

    “你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准备大开杀戒了么?”科比笑问。

    白已冬淡淡地说:“球队真正需要我的时候,我能站出来,这才是我应该做的。我跟你不一样,这不是按耐得住按耐不住的问题。”

    科比发现,每次他准备说他垃圾话让白已冬沮丧一下的时候,白已冬总能成功把话题绕回到他的身上,加倍还击。

    这种让人咬牙切齿的吵架天赋也是没谁了。

    “你等不及了吧?”

    白已冬的声音落下,仿佛跳舞一样启动,曼妙的身姿让人想起了舞台上的领舞。

    突如其来的律动感,这是白已冬完全开启进攻模式的征兆。

    侧身运球半转身动作只是个开始,白已冬的一整套运球是随机组合,没有章法的。

    一套没有章法的运球动作被他做出来,就像看哈林篮球队表演运球秀一样精彩。

    挑剔如湖人球迷都一阵惊呼,身处其中的科比更不用说,他的眼睛已经看花了。

    白已冬脚下起第一步,像一道闪电劈到科比的身前,他反应不过来。

    随后,白已冬体前一手凌厉的快拉,又扯出了空间,撕开科比的左侧防线,加速破入其中。

    左右两道防线全面失守,这在科比身上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白已冬选择从左边突围,因为这里更接近篮筐。

    拜纳姆欲补防,算着白已冬的步伐,他抢先起跳,要占一个先机,他看到了白已冬的收球准备动作。

    拜纳姆跳得太早了,白已冬是准备收球来着。

    如果拜纳姆没跳这么早,两人在空中肯定会有一个亲密的接触。

    过早的起跳使拜纳姆失去了最佳的防守时机,白已冬的大手把球抓住,欧洲步错开拜纳姆的身体。

    等拜纳姆落到地上,白已冬刚好在他的身后完成欧洲步上篮。

    “你是木头人吗?让你跳你就跳,真乖巧。”白已冬嘻嘻笑道。

    拜纳姆大怒:“下次我一定要把你的球盖飞!”

    “下次又下次,你说说的下次到底是哪一次?”白已冬问道。

    拜纳姆道:“总之就是下次。”

    白已冬本来想控制住自己,最后还是没收住,笑喷了。

    “哈哈哈哈~别的不说,喜欢说大话又自食其言,这方面你和科比还真是一脉相承啊。”白已冬的垃圾话是群伤式的。

    科比无缘无故又中一枪:“该死的贱人,你他妈不要太嚣张了,你只不过是侥幸打进了一球而已!”

    “只有一次吗?”白已冬故意跟他较真,“就算不算这球,我之前也已经得到18分了。我那18分是对谁拿的?不是对你,难道是对空气吗?”

    如果篮球比赛可以用嘴炮解决,那么森林狼根本不需要派五个人出来。白已冬一个人就可以喷倒湖人全队。

    “白狼,能动手就不要bb,要不你就跟他们打一架,要不就回防!”

    哈达威看不下去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那跟人对喷?

    白已冬挠了挠脸颊,想不到临了被队友喷得哑口无言。

    “真是的,坐冷板凳的人就不能老老实实地看比赛吗?他这样很打击我士气啊。”白已冬想得到队友的谅解。

    然而,场上的四个队友没有一个可以跟他说这件事。

    他们都是白已冬的晚辈,想开玩笑都不好开。

    那些可以跟白已冬开玩笑的都坐在场下。

    白已冬扫了那些人一眼,他们年纪越来越大,已经不能适应nba的节奏。但他们互相成了彼此,这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改变的。

    “身为场上唯一的老家伙,是该正经一点。”白已冬自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