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以父之名
    气势如虹的公牛队于第三节轰出32比20的攻击波。这一节攻势帮助公牛建立起15分的领先优势。

    带着15分的分差,双方进入最后一节的比赛。

    罗德曼背身接球,他在这个位置是没有威胁的,坎普防的比较放松。

    公牛的其他球员开始跑位,尤其是库科奇。他从中穿越数人,然后出现在罗德曼的身前。

    罗德曼立即把球传到他的手上,库科奇接球三分,空心落袋,这一球让公牛领先18分。

    “托尼·库科奇一击而中!公牛领先18分!”比尔·沃顿公报一声场上的比分,然后说:“超音速的防守开始乱了,他们不应该如此松散,虽然分差巨大,但不至于放弃,他们还有胜算,前提是他们相信自己能赢。如果像刚刚这样防守,那我可以宣布,比赛已经进入退场时间。”

    坎普坚决的背身要位,想强打罗德曼。

    罗德曼过于激动,手上动作不干净被目光如炬的裁判抓到:“哔哔!”

    罗德曼生无可恋地弯下腰,哀嚎了几声。

    禅师看了看时间,回头对坐在场下的乔丹皮彭白已冬说:“上场吧!给他们最后一击!”

    三人同时上场。科尔、哈勃、库科奇被换下。

    全场喝彩,乔皮是公牛的图腾,而白已冬是公牛球迷除乔皮罗德曼之外最喜欢的公牛球员。

    “还有六分钟。”乔丹说:“这个赛季只剩下六分钟了,不要留力,让他们彻底绝望吧。”

    “当然,我们就是为此而来的。”白已冬吐了口气,主动去找佩顿:“你打得真难看。”“才休息了几分钟就想吃本大爷的**吗?我会满足你的。”佩顿是典型的输球不输嘴。

    佩顿运球晃动,试图将白已冬摆脱。

    白已冬身似飞燕,左右扬动,他的活力让每个人都印象深刻。

    佩顿越来越觉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未来会有一番大作为,“你这狗屎防守臭的一塌糊涂。”“结果你还是破不掉它。”在佩顿的熏陶下,白已冬早就变成重口味了,现在听到关于排泄物的词完全不会反胃。

    “想得美!”打到最后,佩顿选择后撤步跳投被白已冬抓住,上前封盖。

    白已冬的指尖触到皮球,“篮板!”

    听到白已冬的吼声,罗德曼迅速落位,他对球的落点的预判十分精准。球也的确是落到那个位置,可惜,他现在的爆发力差了坎普一筹。

    坎普的脚下像是绑了炸药一样飞起,摸到篮板向上一点。

    “蠢货!”他没能把篮板点进去,轮到罗德曼发挥,他最强的天赋是连续起跳能力。

    一次不成,二次如何?

    第二次起跳,罗德曼把篮板点向便于自己抢板的位置,然后接踵而起的第三次跳跃,成功抓住篮板。

    “丹尼斯,我在这!”白已冬相信罗德曼,早在坎普把球点起他就跑了起来。

    罗德曼无视身边的乔皮等人,长传白已冬,“别浪费老子的助攻!”“少数废话!”白已冬跳起单手将球抓住,然后落地用抓球手直接推进。

    这一幕让沃顿惊叹:“他的手掌看起来比我还大。”“据我所知,这个联盟手掌比bye大的,只有沙克·奥尼尔。”马夫·艾伯特说。

    古奥卡斯补了句:“问题是,他们的尺寸相差了十公分。”“这是非常惊人的天赋,而且bye非常善利用他的大手,你看,他从头到尾只用一只手控制球。”沃顿说话的同时,白已冬已经起速超车佩顿,冲到超音速的篮下暴扣得分。

    “你为什么要打篮球?田径更适合你。”白已冬的速度让佩顿的心里很不平衡。

    白已冬只好说:“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啊,因为我更喜欢篮球。”“该死!吃屎去吧!”佩顿怒道。

    白已冬笑道:“你先请。”

    佩顿不再鲁莽,他找到施拉姆夫的所在,把球传到他的手里。

    德国鬼面对皮彭高位跳投得手,解了超音速的得分荒。

    但是,一个严峻的事实摆在他们面前——这记扣篮让他们把分差缩小到18分。比赛时间还剩下5分钟,18分的分差,胜机正一点点的消失。

    乔丹背身接球,翻身,拨球。

    球在篮筐上跳了几下,遗憾的落出来。

    篮下有罗德曼,他像是能吸收篮板的容器一样,从超音速的两名内线手上抢下篮板。

    坎普怒极,想抢他手上的球,却被裁判吹了犯规。

    “啊啊!”罗德曼大吼着,挥舞双拳,挑动现场球迷的情绪。

    联合中心群情激亢,观众的热情几乎要把球馆点燃了。

    罗德曼在怒吼,观众也跟着他怒吼,巨大的分差,看似难以挽回的败局。

    这一切融合而成的气氛对于客队来说是地狱级别的。超音速的球员两眼无光,对胜利已不报期望。

    “迈克尔!”白已冬白已冬喊了一声,把球甩到乔丹的手里。

    乔丹的情绪有点奇怪,他反常的选择直接出手。看得出来他想得分,可是手感不好,投篮再次偏出。朗利跃起将球拍到外面。

    这球几乎已经落到了佩顿的手里。突然,佩顿的面前闪过一道白色的身影,从他面前将球抢走的,“mj!”

    乔丹再次拿球,看了白已冬一眼,轻轻吐了口气,放下球,伸手指挥其他人跑位。

    “我在这!”白已冬站左侧低位卡位,左眼一直闭合,向乔丹传达某种信息。

    乔丹把球丢过去,然后快速内切。

    白已冬右手接球,接球不到半秒,用手指将球拨出,巧妙地传到内切的乔丹手中,乔丹接球上篮得分。

    “天才般的配合!bye太让人惊讶了!他刚才送出了一个萨博尼斯式的的传球。”沃顿已经变成了白已冬的球迷,“很少有新秀能让人如此激动!他不像那些天赋异禀的新秀,他有天赋,很多人都有天赋,但很少有人在还没兑现天赋的情况下让人看到他的未来,但我们看得到bye的未来!那是伟大的未来!”

    萨姆·帕金斯为佩顿挡拆后站外线等球,他今晚手感不佳,但佩顿仍然把球传给他。他正要出手,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什么时候过来的?帕金斯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的白已冬,他的球刚刚出手便遭到白已冬的封盖。

    “bye的数据如何?”约翰·帕克森询问。

    马诺斯基盯着实时统计的数据表,说:“算上刚才的封盖,他今晚得到了12分5篮板7助攻3抢断2封盖...”

    “这家伙把数据填满了啊!”帕克森惊叹:“他真是无处不在。”

    “而且只打了23分钟。”马诺斯就的补充让帕克森呆了数秒。

    帕金斯不死心,接球之后再投三分。然而他今晚一点手感都没有,再次失手。

    坎普急于得到篮板,抢先跳起,没把握好时间差,目视篮板从手里溜走。

    罗德曼摘下篮板,递给皮彭。皮彭推进快攻,将球传向跑得最前面的白已冬。

    白已冬刚要扣篮,佩顿从身后狠狠地打了一下他的手。裁判响哨,他痛得拿不住球,错过2+1的机会。

    佩顿大口喘气,体力充沛的时候勉强可以跟上白已冬。

    比赛打到这个地步,他的体能已经临近界限,白已冬却像永动机一样保持着活力。

    “比赛还剩下不到三分钟,公牛领先16分,祝贺芝加哥!现场的观众已经准备好庆祝了!”沃顿说道。

    白已冬不知道时间还有多少,他已经全身心地投入到比赛当中。

    进攻只想进球,防守只想防死对方,不管是佩顿还是谁,只要他们投球,能封盖的一定要上去封盖。

    施拉姆夫试图冲到篮下扣篮。罗德曼已经决定放过他,可是,身后的白已冬不答应。

    白已冬快速冲了过去,从篮底下的左侧跳起,将施拉姆夫的球狠狠盖掉。施拉姆夫因失去平衡而摔到地上。

    坎普捡到球再投,罗德曼跟着跳起,同样是一记重重的封盖打掉了皮球。

    “我们快赢了,对吗?”白已冬激动地问。罗德曼大笑:“对!你很快就是冠军了!”

    乔丹将球控制在手中。弧顶,他一下一下地运着,消耗时间。

    最后五秒,乔丹突破防守冲到篮下分球到外线的皮彭。皮彭三分出手命中。

    超音速已经放弃了比赛。施拉姆夫一人控球到最后一秒出手三分,也进了。

    最后十秒,所有人都站起来了。

    最后五秒,开始有记者入场,然后,一切都结束了!

    乔丹抱着那颗比赛用球,跳到空中,躺在地上。

    约翰·塞利上前拥抱他,温宁顿不停地摸着他的脑袋。

    白已冬与罗德曼相互拥抱,“丹尼斯,我们是冠军!”“小子!好好享受吧!”罗德曼笑道。

    白已冬双手叉腰,深呼吸,连续数次,再去看场地,已经是乱作一团。

    他看到乔丹抱着球趴在场上。平日里那些视他如神明的队友一个个向前轻拍他的后背。

    罗德曼弯下腰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乔丹从地上站了起来,依然抱着球,头上戴着白色的冠军帽,避开所有的记者,独自走向更衣室。

    球员之间互相祝贺,白已冬与队友一个个相拥。之后是教练组,那些训练场上魔鬼一样的助教个个眼中闪烁着泪光:“孩子!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有多么为你感到骄傲!”马诺斯基抱着白已冬叫囔。

    “bye,恭喜你!”霍斯对白已冬说。

    白已冬笑道:“这句话太平淡了,不如...”无数人的注视下,白已冬吻了霍斯。

    冠军台上,禅师举起了冠军杯,之后,乔丹当选总决赛mvp,记者将话筒举到他的面前。

    “在父亲节夺冠对你来说有多特别?”“我爱他,现在上帝已经把他召回。我知道他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看我比赛,这个冠军献给爸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