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你杀了我吧
    “他不累吗?”楚蒙看了几分钟的比赛。一秒.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梦露不知她为何这么问,“你也看了几场比赛了,be什么时候累过?”“他一边跑一边说话,这样真的不会累吗?为什么要说那么多的话?”楚蒙不解。

    梦露不知道怎么解释,她总不能跟楚蒙说,白已冬是有名的话唠,可以开场和对手哔哔四十分钟的长舌公吧?

    因此,梦露只能说:“这是一种战术,可以扰乱敌人。”

    “是这样吗?”楚蒙半信半疑。

    “就是这样啊。”其实梦露说的没毛病,垃圾话的作用确实是扰乱敌人。

    “你怎么让我死?说大话不怕闪了舌头?”格伦·莱斯对白已冬的威胁一笑而过。

    白已冬面沉如水,三分线外运球晃动,酷似蒂姆·哈达威的胯下交叉步使出之后,手上有收球动作,一下将莱斯晃起。

    白已冬正要出手,乔丹却从斜线切入篮下。白已冬在出手与传球之间选择传球。

    乔丹的切入很突然,韦斯利被挡拆卡住,没跟上。

    白已冬看准路线,右手抓着球从腰部绕到左边一记斜角击地传到乔丹的手中。

    乔丹持球飞起,穿越迪瓦茨的协防拉杆上篮得分。

    “再见和飞人的表演时刻!”艾伯特大叫:“be的传球太有想象力了,这一球足可成为季后赛的最佳传球,mj的终结则是画龙点睛之笔,太妙了!”

    “我强烈建议mj再续约一年,让我们多看几次这样的配合吧。”沃顿大声说。

    白已冬用脚下再见二代磨了磨地板,轻佻地对莱斯说道:“我随时可以把你置于死地,随时都可以。”

    “别得意!”莱斯气道。

    白已冬说:“把你晃飞不是值得得意的事情,打败你,打败黄蜂也不是值得得意的事情。”

    “三连冠?好大的口气!你们已经穷途末路了!”莱斯大声说。

    “一支连分区决赛都没进过的球队,一个分区决赛的地板都没摸过的人在这义正言辞地对着已经拿了五座总冠军的球队说,“你们已经穷途末路了”!”白已冬模仿莱斯的语气,“你他妈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嘴炮之战,格伦·莱斯完败白已冬。

    莱斯只得从进攻端讨回来。白已冬不仅要在口舌之争中胜出,攻防两端也要完胜。

    莱斯的进攻被白已冬阻断,他的运球背逼到停滞。莱斯传给韦斯利。

    韦斯利大步破开哈勃的防守,进入篮下抛投遇到罗德曼的干扰。

    白已冬回到篮下抓住防守篮板就地反击。

    韦斯利想犯规拦下白已冬,白已冬却是通过一套“你来抓我啊,呀,摸不着”的运球转身动作晃韦斯利。

    “他妈的!拦住他!”韦斯利吼道。

    莱斯大步后退,他看到白已冬过来,“不会让你得分的!”“谢谢你让我得分!”

    说罢,白已冬跨出两步,强势取分。

    莱斯不想让白已冬称心如意,上手犯规。

    犯规不要紧,要紧的是犯规却没阻止人家得分,那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白已冬第一时间找到那位秉公执法的裁判:“感谢您及时吹罚,您就是新奥尔良的第一神官,祝您长命百岁。”“你不用这样,我是裁判,这是我的职责所在。”那位裁判浩气荡荡地说。

    “刚才有只小毛驴,我不骑非要给我骑,骑了吧骑了吧,他还嫌我大。”白已冬唱着下流的歌谣从莱斯身边走过,“毛驴,你还好吗?”

    于是,格伦·莱斯的绰号光荣诞生。

    莱斯做梦也想不到,白已冬给他取得外号居然出自一首即兴演唱的黄色歌谣。

    乔丹目睹了白已冬和莱斯的冲突经过。从他的角度看,白已冬真的很欠扁。关于白已冬很欠扁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今天他再次确认,“这小子真他妈欠扁啊!”

    “唰!”

    罚完,白已冬说:“毛驴,你来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不让你死了。”

    “*ou!”莱斯的骂人词汇贫乏到一定程度了。

    遇到“*ou”的破解方式很简单。

    白已冬一句“*outo”轻轻松松反击回去。

    莱斯不是不知道白已冬的嘴皮子有多厉害,但正常人是无法在白已冬的垃圾话下做到骂不还口的。

    莱斯的理智已经粉碎,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击垮白已冬。

    为了完成这一目标,他要在低位要位。

    白已冬强硬地顶回去,“你想得太简单了,你不仅是头毛驴,还是头愚蠢的毛驴,简称蠢驴。”

    “哔!”失去理智的格伦·莱斯给了白已冬正面一肘。

    白已冬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眼眶好像要流出眼泪一样,热的不正常。

    白已冬想把眼睛睁开,但这并不容易。

    同一个裁判。被白已冬称为新奥尔良第一神官的裁判,把这个足以驱逐出场的恶意肘击定性为进攻犯规。

    也就是说,莱斯只是赔上一个普通的犯规就把公牛的防守大闸ko了。

    乔丹正在为白已冬申辩,“是不是要等到格伦杀了be才要把他驱逐出场?”

    罗德曼扶起白已冬说道:“这是你第几次因为嘴巴太贱被人揍了?”

    “不知道。”白已冬睁不开眼,“我流血了吗?”

    “眼角被他打开了,正在流血,你得下场。”罗德曼说。

    “该死的!我真不想下场!”白已冬捂着眼角站起来看向莱斯。

    莱斯已经冷静下来,见白已冬一脸血,心里有几分愧意。

    “我很快回来。”白已冬随同队医下场。

    康尼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很热,我会失明吗?”白已冬问。

    康尼说:“不会,缝几针就好了。”

    “能请你在这里缝吗?”白已冬问。

    康尼一惊:“你不会还想上场吧?”

    “你觉得我不应该上场?”

    “不应该。”

    “为什么要打人?”楚蒙对格伦·莱斯的举动极其不满,“再怎么样也不应该出手打人啊。”

    “那种人居然也能入选全明星,真是狗屎!”梦露比楚蒙简单粗暴多了,直接爆粗。

    楚蒙问道:“为什么他打了人还能留在场上?”“因为这是他们的主场,如果在联合中心,格伦·莱斯早就被be的球迷踩死了。”梦露说。

    白已冬的离场等于拆掉了公牛的一根防守支柱。

    乔丹虽然具备最佳防守阵容的实力,但他年龄大了,单防依旧狠辣,协防却不及巅峰。

    黄蜂的外线一下得到解放,开始大肆反击。

    “如果be不受伤,夏洛特就无法掀起这波反击。”沃顿说:“这两者是连锁反应,老实说,我不希望看到球员因为受伤离场。”

    “是啊,两队人员齐整全力以赴一战才是球迷希望看到的。”艾伯特说:“希望be的伤势没有大碍,希望格伦·莱斯管好他的肘子。”

    更衣室里传出阵阵非人的惨叫,好似被阎罗王严刑拷打百般折磨的厉鬼。

    白已冬叫得筋疲力尽,“我后悔了!德莱德!送我去医院!我现在就要去医院!什么狗屁比赛!我他妈不打了!送我去医院!”

    “已经太迟了,be。”康尼严肃地说:“不要乱动哦,要是伤口裂开,你就要毁容了。”

    “看在平时的情分上,你就放过我吧!我不行了!”白已冬叫声之凄厉,但凡有人听到一定会跟着揪心,就是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也莫过如此。

    康尼想起白已冬先前那副信心满满样就觉得好笑,“我都跟你说了没有麻醉药,你非要我在这帮你处理,这不能怪我。”

    “你可以开始就可以结束!求求你让它结束吧!我不打了!”白已冬哀求道。

    康尼贴面无情地说:“这条路没有尽头,结束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让我做完。”

    “你杀了我吧!拿你手上的刀插进我的心脏,我不活了!”白已冬生不如死。

    康尼笑道:“我不能这么做,那样我会坐牢的,而且我不想杀你,你是个好人,好人应该长命百岁,杀了好人我会下地狱的。”

    “难道折磨好人不会下地狱吗?横竖都是下地狱怎么下不是下?”康尼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打了,这张破嘴太能话了,连他都有把白已冬结果掉的冲动。

    “你现在结束我的生命,我下地狱之后会跟奥西里斯说清楚的。”白已冬一心求死。

    康尼说:“好人是不会下地狱的。”“你到底要我怎样?要吗结束缝线,要吗杀了我!两个选一个吧!”白已冬说。

    “我选第三个。”

    话音一落,康尼再无言语。

    鬼知道白已冬经历了什么?却说公牛队没了白已冬,第一节被黄蜂打蒙了,好在先前优势大,虽然黄蜂朴得猛,也只是将将拉平分数。

    次节,麦迪替补上场。原本只是希望他顶个几分钟,他的表现让所有人眼前一亮。

    麦迪在第二节里展现了组织能力、持球突破、作为进攻核心的一对一单挑。

    麦迪单节拿到8分2助攻,帮助公牛打出一波28比18的得分比。

    半场,众人回归更衣室,白已冬的缝针已经结束,主动向禅师请示:“下半场我可以打。”

    “不要紧吗?”禅师问道。

    康尼说:“如果没人再肘他的眼角,那就不要紧。”

    “如果有人肘他的眼角呢?”禅师问。

    康尼没心没肺地说:“毁容而已。”

    “我不怕,让我上场吧,教练!”白已冬强烈求战。

    “好吧,多加小心。”禅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