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马龙之肘
    每次进入能源方案球馆都有新的感觉。

    无一例外,这些感觉总结起来就是沉闷、不快、忧郁、狂躁。这里的球迷、这里的球员、这里的球馆、球馆内的布置、地板的油漆,无一不透着股让人喘不过气的沉闷之感。

    “过来,都过来。”乔丹把队友叫到身边,“这一年我们携手同进,一起成长,我们最大的进步是,将自己凌驾于恐惧之上,我们做得越多就越有自信,我们坚持的越多,就越接近胜利!最大的决心,最好的状态,最佳的比赛,让我们统治比赛!”

    乔丹喝问:“现在是什么时刻!”

    “比赛时刻!”众人一起大吼。

    乔丹低语:“我期待在赛后把香槟喷到你们这一张张讨厌的脸上!”“这也是我们想要做的。”白已冬说。

    大家一起入内,带着必胜的信念。

    白已冬仰望能源方案球馆的上方,这里的屋顶没有冠军旗帜,他们渴望冠军,也许比公牛更渴望。

    白已冬拍拍胸口,“系列赛该结束了,犹他的摩门教徒们。”

    客场的巨大压力让朗利在跳球时出现失误。

    朗利本能为球队拨得头筹,却因为过于紧张,使得他把球点到了斯托克顿的手上。

    斯托克顿拿着球顺势向前运动,刚过半场便和马龙做了个经典挡拆。

    两人的挡拆之所以被后世奉为经典,是因为没有比这两人更好的挡拆配合了。

    斯托克顿和马龙是完美的优势互补。

    马龙拆开可顺下得分,拉开投篮;斯托克顿过挡拆能突破、抛投、急停跳投、分球。

    如此之多的选择让对手找不到好的办法对付犹他双煞的挡拆。

    这次马龙站高位,斯托克顿的球带着点旋转击地传来。

    马龙接球轻轻点起朗利,双手托球向上,直臂投篮。

    朗利张大眼睛望着空中的球,“进了。”

    有的射篮通过弧线就能判断他的落点。这一球的弧线完美无瑕,绝无偏出的可能。

    “唰!”马龙指了指斯托克顿,示意好球。

    斯托克顿等马龙跑过来,轻轻和他击掌。

    两人相交多年,这种配合随手拈来,已无需多言。

    白已冬望着周边的队友,“轮到我们了。”“太吵了!不就进了一球,至于这样吗?”罗德曼被球迷吵得有些烦躁。

    这同样是白已冬不喜欢能源方案中心的原因之一。

    要让这些球迷**很容易,只要让爵士任意球员进球就可以。

    甚至罚球的时候,这些球迷都能因为罚进一球而**迭起。

    球迷的疯狂让人不由想打得更好一些,让这些聒噪的球迷安静下来。

    “b持球突破斯托克顿的防守,他掉入了爵士的陷阱,没有队友接应他只能强行出手,不中!”马夫·艾伯特秀了一把快嘴解说:“希望b能够摆脱上场比赛的低迷。”

    今晚与艾伯特搭档的不是沃顿,而是的另一位金牌解说格伦·奈特。

    奈特说:“现在还看不出来,等下看b的投篮就知道了。”

    白已冬拍了拍手心,耐心等斯托克顿过来,猛地靠上去实施紧逼。

    斯托克顿背身护球,将白已冬挡在身后。

    白已冬一方面倚着他,一方面出言干扰:“我知道你想传球,你要传给马大肘子,对吧?”“是又如何?”斯托克顿大方承认,将球传到马龙的手上。

    “这就对了,他会让你失望的。”白已冬话音刚落,马龙扛住罗德曼转身直臂投篮命中。

    白已冬的脸颊好像被打了两巴掌,辣辣的,“该死,他今天挺准啊。”“今晚的卡尔会让你们大跌眼镜。”斯托克顿说。

    大跌眼镜?白已冬笑了一下,“丹尼斯,老爷爷说马大肘子会让我们大跌眼镜。”

    “放屁吧,我们不了解马大肘子他还不了解马大肘子?那家伙关键比赛靠谱过吗?”罗德曼从脸上的表情到肢体语言再到语气以及说话的内容对马龙都透着股“我看透了这**”的底气。

    “说得是啊,我们不了解,他还不了解吗?真是睁眼说瞎话。”白已冬也笑了,收敛微笑,右手运球向前,“麦克,帮我挡一下,打。”

    “?我对你的状态很不放心。”乔丹直说。

    “走着瞧。”白已冬轻哼。

    的核心是持球手的突破。

    负责挡拆的球员可以拆开落高位或者退到三分线外。若是乔丹,则有更多的选择。

    白已冬成功突过斯托克顿,马龙挥舞着爪牙招呼上来。

    白已冬的步伐像爬行的毒舌,左右一闪。

    马龙防不胜防,被打了个时间差。

    白已冬单手托球,躲开奥斯特塔格的封盖高位擦板得分。

    “可别以为今晚的我会和前几天一样。”白已冬轻轻一踢,把球踢到篮下,说道;“我现在的状态可是好得很啊。”

    “那又如何?”一边的拉塞尔忍不住帮斯托克顿说话:“你就进了一个球,嚣张什么?”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晚上的比赛会和刚才的得分一样顺利。”白已冬说。

    斯托克顿带球过来,其他人分工明确,霍纳塞克绕过几个人墙出现在右侧三分线,“约翰!”

    “好机会!”斯托克顿把球传出。

    霍纳塞克三分拨出,乔丹出现,给予强烈的干扰。

    霍纳塞克的三分球偏筐而出,罗德曼连点几次篮板,被马龙破坏出界。

    罗德曼捡起球说:“马大肘子还是老样子,别看他开场凶,关键时刻绝对软。”

    “你说什么?”马龙退防前听到了罗德曼的话。

    罗德曼不留情面地说:“我说你关键时刻像婊子的**一样软,怎么?你不同意?”

    “这可是全联盟公认的事。”罗德曼唯恐马龙不生气。

    马龙抿着唇,可以看出他在强忍怒气。

    罗德曼不怕事大,指着自己的脑袋说:“你可以像对以赛亚那样对我,即使你这么做,你还是公认的软蛋。”

    “去你妈的!”马龙忍住动手的冲动,向回跑去。

    白已冬问:“你干吗要惹怒他?”

    “惹怒又如何?他不敢动手的。”罗德曼自信地说。

    白已冬问:“为何?”“这可是总决赛,他只要动手就禁赛,那样我们轻松夺冠。”罗德曼叹道:“可惜他太软了。”

    “这和软不软有什么关系?换我我也不打啊。”白已冬说。

    “这么看你很聪明嘛。”罗德曼夸道。

    白已冬真不知该说啥好。马龙不动手就是软,他不动手就是聪明,这他妈是什么逻辑?

    白已冬寻求篮下的得分机会。虽然他相信自己的手感不会像那么离谱,但老话说得好,越接近篮下越容易得分。

    因此,白已冬希望自己距离篮筐更近一些。

    将球交给哈勃,白已冬进入人群中。

    斯托克顿的跟进很及时,不给他一丝一毫的接球空挡。

    绕了几圈,白已冬还是得从外线接球进攻,如此时间已耗过十几秒。

    白已冬将球丢到乔丹的手上,乔丹刚要进攻,斯托克顿竟把白已冬撇下前去包夹。

    “你未免太小看我了!”白已冬一声冷笑,接球三分,手起刀落。

    “老爷爷,可别再把我放了。”

    “这家伙真不能放了。”斯托克顿心里说。

    手感好都有个前兆,那就是第一次投篮稳稳命中。

    不管是不是巧合,接下来都不能让他得到这种空位投篮机会。

    随后,爵士打了个阵地进攻。

    一秒一秒的撕磨,虽然最后打铁,但有马龙抢到进攻篮板。

    马龙低位背打再传球给的内切的拉塞尔,后者强攻篮下,造成朗利的阻挡犯规。

    界外发球,斯托克顿试投三分,依旧不中。

    爵士队再次抢到进攻篮板。奥斯特塔格将球拿在手中,篮下勾手,又一次造成朗利犯规。

    爵士连续造了朗利两次犯规,禅师只得换人,把上场比赛状态神勇的库科奇拿上来。

    这么一来,库科奇得顶到四号位,罗德曼站五号位。

    防守端,罗德曼依旧防马龙,奥斯特塔格的低位威胁可以忽略不计,只是缺少了朗利的高度,对篮板球的保护会下降许多。

    奥斯特塔格两罚中一。

    白已冬接到罗德曼的传球刚要打反击快攻,却发现爵士队有三名队员提前回位。

    这应该是斯隆赛前布置过的,为了防止白已冬打反击,只要投篮不中,直接回防,篮板让内线去抢,抢到算赚,抢不到也无碍。

    于是,白已冬只好把节奏控制住,跟爵士队一样慢慢撕磨。

    比半场阵地战,公牛队并不怕。

    目前他们场上的五个人有四个可以独自持球进攻,这四个人都有一手不错的传球。

    他们既能自己得分,也能分球给队友,从白已冬这一点开始,再到乔丹那终结。

    乔丹在总决赛上很难遇到这样的空位机会,好像是习惯了高强度防守,这种投篮练习似的大空位居然投丢了。

    库科奇正要回位,罗德曼一个卡两个。

    马龙架着肘就要强起。罗德曼咬牙切齿,他决不让身后的两人动弹起来。

    谁也没发现,两人的身后,一个窥觑篮板的球员正飞速跑来。

    罗德曼表现出了深厚的卡位功底,把马龙和奥斯特塔格卡得无法起跳。

    这已是罗德曼所能做到的极致,若没其他人帮忙,篮板球仍是爵士的囊中物。

    白已冬骤然出现,从三人的头顶拿下篮板球,瞄准篮筐,跳起来欲要上篮。

    奥斯特塔格跳起,阻止白已冬投篮。

    白已冬刚要做动作,恰在此时,马龙怒吼一声,从侧面撞了过来。

    白已冬甚至没做出反应便被撞开,脑袋更是吃了结结实实的一肘。

    “我他妈宰了你!”

    罗德曼目睹了全程,当即像引爆的炸弹,不可收拾。

    “住手!”

    “!#!……^”

    ↓认准以下其他均为仿冒↓

    (..=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