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没有规矩的纽约尼克斯
    威利斯的作用多体现在对篮板的保护上,他的防守意识老道得像个妖怪,可是很多时候都是意识跟上了,身体没跟上。

    好在有加内特在,他只要把篮板保护好就行,这也是他的价值所在。

    马布里借掩护跑到弧顶投三分,没找到手感,皮球弹筐而出。

    威利斯把身后的人卡得无法动弹,轻易收下篮板球。

    白已冬叫好,从威利斯手里拿来球,一波反击就此打响。

    马布里使出吃奶的劲勉强跟上白已冬的推进速度,“你他妈哪也别想去!”“我哪里去不得?”白已冬急停变向,晃过马布里半个身位继续推进。

    加内特太快了,像一只全速奔向猎物的七尺黑狼。

    白已冬停在三分线外,用力把球往罚球线一砸。

    带着巨大的力劲,篮球砸中所指之地,弹到天上。

    加内特的脚下充满爆发力,一踩之下,一切俱灭,单手拿住白已冬的花式传球,长臂往后一拉,像震天慑地的神祇自天而降。

    “出现了!白狼连线门票(加内特外号)!这一定是今天的最佳进球!”巴克利激动地说。

    史密斯说:“我认为今天的最佳进球是bye晃开特雷沃之后出手三分。”

    “那球远不如这球精彩,无论是白狼的传球还是门票的空接完成度都是完美的!”巴克利坚定地说。

    史密斯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与他多做纠缠,谁都知道巴克利是一头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死驴。

    “好吧,我没有任何意见。”史密斯说。

    巴克利道:“这对组合越来越让人期待了。”

    白已冬领衔的防守让尼克斯全队都难以适从。

    马布里吃的亏多了,不再像方才那么横冲直撞。蒂姆·托马斯要挡拆闪开到左侧。

    马布里分球,托马斯出手投篮被加内特强干扰。

    投篮不中,威利斯被人卡住,他想尽办法把这球拍到外面。

    接球的又是托马斯,他仔细看着篮筐的位置,迎着加内特的防守拨出球。

    加内特没想到他出手如此果断,“篮板!”

    “回防吧,兄弟们!”托马斯对自己的手感很信心。

    这球也如他所言,没有篮板,直接落入篮筐。

    “他妈的!凯文你烂爆了!”加内特咒骂自己。这是他的习惯,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对手从他身上直接得分,视防守如生命的加内特无法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凯文,你这烂人要是不能把这三分追回来就别做人了!你他妈刚才真的逊爆了!”加内特自言自语地跑过去。

    白已冬刚好作势突破,分给站弧顶等三分的巴蒂尔。

    巴蒂尔三分出手不中,威利斯和托马斯同时跳起抢篮板。

    篮板球被两人同时摸到,但没有被任何一个人抓下来。

    白已冬如同蛰伏的野兽,等待篮板落下的时机冲出,就在内线准备二次起跳抢篮板的时候,白已冬天外飞仙一般跳过去收走篮板。

    落地之前,白已冬不看人背后传球给加内特。

    这球惊呆了所有人,加内特大跨步冲进篮下骑着托马斯重扣得分。

    “我收回刚才的话!这才是今天的最佳进球!”巴克利根本没有立场,他的立场随时会因为一件更新鲜的事改变。

    史密斯无奈地摇头,“bye的加入让明尼苏达的阵容趋于完美,他真的会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巴克利激动地点头:“是的!去年我就说过,这家伙根本不是遇到低谷,是比尔·卡特莱特公报私仇,他讨厌迈克尔,自然也讨厌白狼这个由迈克尔留下的“遗产”,他被打压了,现在不过是解开了封印,这才是他应有的水准!”

    “好的凯文!你他妈终于像个男人了!让那个tch继续付出代价吧!”加内特自嗨的语速简直可以来一段配乐做说唱了。

    白已冬听得一头雾水,“kg,你在说啥?”

    “不用在意。”加内特自语,“小声点,别打扰别人,凯文,你可别打乱了bye的节奏啊。”

    楚蒙的位置是球员家属专属的贵宾席,她的焦点一直在白已冬身上。

    看得出来,白已冬很高兴。他完完全全在享受比赛。因为他从比赛开始之后就没看过她一次。

    这个事实让她意识到白已冬已经忘记了场外的一切,就像99年以前。

    白已冬每场比赛都是这么忘我。这样的投入让人疲倦,也让人充实。

    过去的几年,楚蒙很少看见白已冬这么专注地对待比赛。

    “女士,你是bye的妻子吗?”现场的服务员问道。

    楚蒙回答:“我们还没订婚。”

    “那就是恋人咯,你真幸运,这是我们为球员家属准备的点心,请慢用。”服务员说。

    骤然提升的防守强度让尼克斯的进攻变得很困难。对球迷来说,尼克斯现在的表现丑陋无比。

    作为世界第一篮球联赛,尼克斯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观赏性,在半场无死角的防守面前,尼克斯的进攻被人拿捏到死,传传运运二十四秒强行投篮。

    “惊人的防守,他们不仅能打出流畅的进攻,还能做出压迫性十足的紧迫防守。”史密斯说:“我从他们身上看到了类似公牛的“杜宾犬防守”式的压力。”

    “当年的公牛可没有kg这样的蜘蛛人。”巴克利说:“我没有对丹尼斯不敬的意思,但kg作用远大于他。”

    “小心,他来了!”克劳福德大声提醒阿里扎。

    阿里扎紧张兮兮地贴上去,“bye,我不会让你轻易得分的。”

    “要在你身上得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白已冬靠住阿里扎。

    白已冬周身左转,阿里扎变换防守姿势;这只是个半转身,把阿里扎偏开后,白已冬正对右向突破。

    阿里扎虽然被摆脱,但他的防守仍然可以说是成功的。

    他让白已冬只有一条路可走,那条路的尽头是尼克斯的内线协防。

    白已冬准备好了,他与前来协防的防守人一起起跳,左手托着球从封盖手的中央穿过,轻轻一点。

    “不是上篮!这不是上篮!”阿里扎大喊。

    已经晚了,威利斯站好位置,跳起来接到空中的球,往近在眼前的篮筐放去。

    轻松之极的放篮,威利斯取下2分,“白狼,叫我宝贝!”

    “滚开!你这不知羞的老流氓!”白已冬亡魂丧胆。

    森林狼的外线防守仅有一个缺口,那就是站二号位的特伦顿·哈塞尔。

    白已冬向左一看,哈塞尔竭力追着自己的防守人。

    托马斯拉到高位寻机跳投。马布里注意到他的位置,刻意往左拉开,然后给托马斯球。

    托马斯晃了下,加内特就像俯视猎物的老鹰。

    不管猎物怎么动静,一切尽是在他的眼皮底下活动。

    加内特伸开长臂,“你跑不掉的。”

    “我不会跑的。”说罢,托马斯重复之前进攻,顶住防守压力强投。

    “这次再防不住你就去死吧,凯文!”加内特自己对自己说完,向前一扑,他的指尖碰到了托马斯的球。

    篮球连篮筐都没碰到就往下落,被另一个尼克斯内线捡到。巧的是,他也叫托马斯。

    科特·托马斯捡起球,想用速度抹篮。

    威利斯冷眼旁观,等托马斯出手猛地跳起打掉他的抹篮。

    托马斯一怔,篮板已经被加内特收入囊中。

    就在所有人都看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加内特丢出一记长传,球场的正前方,白已冬接到加内特的传球两步跃起,几乎横贯罚球线的长距离飞翔上篮。

    白已冬上场之后不到四分钟的时间,分差迅速从3分扩大到11分。

    尼克斯的老帅兰尼·威尔肯斯无奈叫暂停。

    他对球队的现状无比失望,糟糕的运转和桀骜不驯的球员让他心生退意。

    他不是一个被球员牵着鼻子手的庸帅,作为主教练,他已经在nba摸爬打滚了三十年,他是nba仅有的几个千胜教头之一,他曾在78-79赛季带领超音速夺冠。

    三十年风风雨雨,他历经无数,却栽在纽约。

    威尔肯斯画了个战术,“我们需要突破明尼苏达的防守,史蒂芬,你是这一环的重点,不要懈怠!”

    威尔肯斯接着说:“明尼苏达很强,我们也不是弱队,加把劲吧,孩子们!”“上吧!”马布里带头进场。

    威尔肯斯换上了克劳福德,他要用马布里和克劳福德的进攻威胁为蒂姆·托马斯创造投篮机会。

    他没有点出球队的场上纪律,他知道说了也白说。

    作为教练,最悲哀的是对球队失去掌控。

    威尔肯斯不想做这样的教练,可悲的是,他已经成为了这样的教练。

    暂停之后,森林狼的防守仍旧没有给森林狼留下丁点间隙。

    白已冬看穿了森林狼的布置,他特意让马布里跑过去,留心托马斯的举动,就爱托马斯冲出去接球的下一秒,白已冬快速断下另一个托马斯的发球。

    “来了!再见时刻!”

    “!¥!¥……”

    白已冬嗷叫了几声,他想让这里的人知道,他不是芝加哥的再见,他是明尼苏达的白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