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鞭长莫及
    斯塔克豪斯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不是主角,甚至连重要的配角都算不上。

    在小牛队,他只是个即插即用的替补。

    一个替补需要做什么?不需要做太多,只要把教练吩咐的事情办好就行了。

    因为白已冬防到他这边,巴蒂尔只能去防芬利。

    德文·哈里斯可以轻易撕碎哈达威的防守,但他没有把握进入篮下得分。

    所以,只能从芬利这个位置打开缺口。

    芬利对巴蒂尔,精英级别的进攻手对上精英级别的防守者、芬利持球背靠巴蒂尔,全力向里顶了一步。

    巴蒂尔向后退,因为芬利的位置比较外,他没必要死顶。

    芬利要的,正是巴蒂尔这一步的退让。

    就在巴蒂尔后退的一瞬,芬利收球,转圈,托球把人晃起,随即垫一步避过巴蒂尔的身体,起手打板球进。

    “要换回来吗?”虽然白已冬想继续教训斯塔克豪斯,但他也不想把本该属于他的担子丢给巴蒂尔。

    巴蒂尔说:“没关系,我能应付。”

    “你确定?”白已冬认真地看着他。

    巴蒂尔点头,确信无疑地说:“我非常确定!”

    “好吧,需要帮助的话就跟我说一声。”白已冬说。

    “你真的打算把我交给一个防不住我的人?”芬利问白已冬。

    白已冬笑道:“别小看肖恩,他和你们队的肖恩可不一样。”

    “我承认他的防守不错,但是防不住我。”芬利对自己极有信心。

    白已冬道:“是吗?那就走着瞧吧。”

    哈达威进入腰位背打哈里斯,他的背打也是哈里斯难以应付的。

    随着年纪的增长,哈达威很少使出背打,因为他没什么机会进入低位作业。

    来到森林狼后,他成为了球队的首发,虽然上场时间和第六人持平,但至少是名义上的首发。

    白已冬也不抢球权,让他来控场。

    虽然白已冬没有控场,但他的场均助攻数非但没有下降,比起公牛时期的助攻数还提升了。

    到底是现在的体系更适合白已冬,还是白已冬目前还有所保留,哈达威不知道。

    他知道的是,白已冬的真实实力,将在季后赛完全表现出来。

    他期待一个真实的白已冬出现在自己面前,“小子,你的防守烂透了!”

    话音刚落,哈达威卸开哈里斯的身体,向后一步翻身跳投。

    哈里斯能用强壮的身体和正在巅峰的运动能力干扰哈达威,却无法左右哈达威的手感。

    为了这一击,哈达威准备多时,务要一击而成功。

    结果是甜美的,哈达威的算计没有白费,他投入了这一球。

    哈里斯沮丧地摇头,他竟然让一个半废的老头背打成功,这绝对是不可接受的,“抱歉,刚才是我的失误。”

    “德文,别让那家伙舒服地打进来,刚才他出手位置太靠内了。”斯塔克豪斯说。

    “明尼苏达重新确立了优势,便士这一球真是强硬!”史密斯说。

    巴克利道:“这支球队从内到外都有问题,他们的防守实在是不堪入目。”

    好像是为了反驳巴克利,诺维茨基强硬要位,把加内特卡得结结实实的。

    他的做法正合加内特的心意,“我就知道你会来这一手,来吧,让我看看你的能耐!”

    “老兄,打个赌吧。”诺维茨基笑道。

    “你想赌什么?”加内特问。

    “我能在你头上得分。”诺维茨基说:“就这一回合。”

    “笑话!你已经没有机会!”在加内特看来,诺维茨基的得分全靠一些投机取巧的手段,现在的他全神戒备,诺维茨基无法再钻空子。

    诺维茨基笑得很开心,“如果我赢了,你得向我道歉,我不是娘炮,我的迪克将近二十公分,用过的都说好!”“我才不信你这娘炮有二十公分跟长的迪克!”加内特笑骂。

    诺维茨基由背对位转正对位,双手拿球落低点,随时准备晃动加内特的重心。

    加内特摆开惊人的长臂,动静之间充满爆发力,随时准备阻止诺维茨基。

    加内特象征着大前锋最强的防守,而他身前的诺维茨基,则象征着大前锋最强的进攻。

    诺维茨基进攻前一次起手虚晃弱侧,随即快速向右运球,只运一步便收球跳起。

    加内特料到了,也跟上了,封盖手几乎打在诺维茨基的脸上。

    诺维茨基一只脚向上抬,把加内特阻隔在一个有利于自己的位置,调整好投篮姿势,从容出手。

    看似是对着防守强投的投篮,实际上已经被诺维茨基化解,加内特的防守相当于一个人站在他面前不动,这样的防守对诺维茨基这种身经百战的巨星来说,等同于无。

    要知道,他连队内训练的时候都有个训练师随时拿着木板干扰他投篮,这种强度对他来说不算什么。

    皮球如石沉大海,落入篮筐。

    诺维茨基骄傲地仰起头,等着加内特道歉。

    加内特的脸上涌现出各种情绪,精彩纷呈,他吐了口气,“好吧,虽然你是个娘炮,但你是地球上最强的娘炮,我向你道歉。”

    “我说了,我不是娘炮,我的迪克将近二十公分!”诺维茨基大声是活。

    “我不信,除非你脱下裤子给我看,我是眼见为实主义者。”加内特像个无赖。

    诺维茨基气得没话说,“你和我的打法有什么不同,为什么我是娘炮你不是?”

    “那要看你怎么防守啊,我分辨娘炮的方式是看防守,你的防守在我眼里就是个标准的娘炮!”加内特强词夺理地说道。

    “这个我不是八卦啊,我就是想知道你和那个德国佬在聊什么?”白已冬走近问。

    加内特发出球说:“德国娘炮说他的迪克有二十公分。”

    “看不出来这个德国佬这么会吹牛逼!”白已冬也是不信。

    白已冬和加内特之所以不信,是因为诺维茨基报出来的尺寸让他们深感鞭长莫及,因此,口径一致,认定对方吹牛逼。

    白已冬坚定地站在加内特这边,“德克,我听说你的迪克有二十公分长,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虚报迪克尺寸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想拍av吗?”

    诺维茨基真想脱下裤子自证清白啊,想归想,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这场比赛事关重大,如果在这种场合脱裤子露出迪克,斯特恩绝对会以有伤风化的名义将他禁赛。

    他自己也会遭到非议,比如有精神病啦,或者是个暴露狂啦等等,这些后果他可担待不起。

    “penny!”白已冬借掩护冲出来接球。

    因为防守人被摆脱,临近的斯塔克豪斯只能上前补防。

    白已冬看见斯塔克豪斯,乐嘻嘻地说:“你这个替补都能打这么久?”

    “我是重要的替补。”斯塔克豪斯说。

    “哈哈哈!”白已冬嘲讽地笑出声。

    “照你这个说话,我们队坐在场下的兄弟都是重要的替补。”白已冬的话语刻薄而无情,“替补就是替补,何必给自己脸上贴金?”

    “你想怎么样?”斯塔克豪斯问。

    “杰森在场边站着呢,他会把你换下。”白已冬说:“只要死球,你就要下场了。”

    难道中国佬要故意制造个死球时间?他居然这么恶毒!斯塔克豪斯没想到白已冬对自己的成见这么深。

    白已冬却继续运球,“这是你今晚打的最后一回合,麻烦你集中精神。”

    “你要打就打,何必废话?”斯塔克豪斯已经准备好了。

    一直用右手控球的白已冬突然以右脚向前滑步,球从胯下运左手,速度快得看不清,就在左手触球的瞬间,白已冬的重心也放下了。

    斯塔克豪斯意识到暴风雨即将来临,白已冬的持球手猛烈似奔雷一般朝右侧横拉。

    斯塔克豪斯看见了,脚步却跟不上。

    白已冬的突破一触即发,待斯塔克豪斯动身,犹如勒住缰绳的骑手,稳住身体,大幅度背后变向。

    胯下运球接左手向右变向,再接行进间的背后大幅度换手变向。

    这三个动作,发生在两秒内。

    斯塔克豪斯只跟上了第二个动作,第三个动作让他的重心飞出地球。

    斯塔克豪斯像穿着溜冰鞋,脚步溜向了一边,被白已冬完全晃飞。

    “唰!”

    终结了斯塔克豪斯的脚踝,白已冬跳投出手,命中。

    眼看比分再次被拉开,小将军当机立断,叫停比赛。

    他的变化很简单,首先换下斯塔克豪斯,然后换上杰森·特里增强外线火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