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肉搏战
    白已冬的攻势让拉里·布朗暂停比赛,“听着,我不想再看到你们被白狼肆意宰割,你们必须让他知道这是谁的比赛,别让他为所欲为,这是男人的战场,像个男人一样回击!”

    白已冬的进攻并未从根本上扭转战局,只是扳平了分差。

    这已经十分了不起,这种强度的比赛,只有真正的勇者才能脱颖而出。

    白已冬以一己之力将比赛从活塞的优势面拖到一个对双方都公平的平衡面。

    比赛又回到了起点,两队都要为了最后的胜利浴血搏杀。

    上半场结束,比分为48比47,活塞领先1分。

    白已冬得到全队47分里的20分以及7篮板6助攻,还有不可忽视的3抢断2盖帽。

    除了篮板球,白已冬的其他数据都排在榜首。

    从这份技术统计就可看出他在上半场付出了多大的心力,发挥到这个地步,森林狼还是落后1分。

    远在夏洛特的乔丹没有看直播的雅兴,如果有一天他打开电视看总决赛的直播,那一定是山猫队打进入决赛了。

    此时的他正在夏洛克的一个室内高尔夫球场打高尔夫,身边有两位美女,还有他的金牌保镖查尔斯·奥克利。

    奥克利看见篮球之神对比赛无动于衷的样子,忍不住提醒道:“新闻上说,bye今晚的表现让人惊讶。”

    “多让人惊讶?”乔丹嘴唇一翘,不当回事。

    奥克利说:“有人把他上半场的表现和你总决赛上的最佳表现相提并论。”

    “哼,现在的人太浮躁了,他们该不会以为一场比赛或者一个瞬间就足以成就伟大了吧?”乔丹不屑地说:“如果那么简单,伟大就不是伟大了。”

    白已冬闭目养神,全程没听桑德斯说什么。

    桑德斯也不指望白已冬听进去,只希望他借着中场休息时间多恢复一些体力。

    今晚的比赛胜算,活塞占九成,森林狼占一成。

    这一成是建立在白已冬超水平发挥的情况下,从目前看,白已冬已经超水平发挥了。

    即使如此,要赢下这场比赛也不够。

    想要赢,白已冬需要更强,没有一支球队比活塞更善于激起球星的潜能。

    他们善于撕咬对手,把对手拖入枯燥疲惫的拉锯战。

    缠绵的战局里,能在最后关头挺身而出锁定胜局的人必定是最强者。

    “白狼,时间到了。”助教沃利提醒道。

    白已冬睁眼,把脖子上的毛巾放下,起身,向前走。

    他是最后一个走出更衣室的人,队友都在等他。

    白已冬一扫疲态,振作精神,“说句扫兴的话,上半场只是热身。”

    “肯定是热身,强度太低了。”奥洛沃坎迪这句话说得人想揍他。

    “所以,现在准备开始真正的比赛吧。”白已冬说:“强者相争,更强者胜,上场吧,你们这群讨厌的家伙!你们这群阿波利斯的恶狼!”

    活塞的策略变了,从现在开始,不仅要在防守端消耗白已冬,进攻端也是。

    普林斯接球,怒吼天尊的钢铁挡拆护驾,白已冬撞上挡拆,只觉撞上一块铁板,被其绊倒。

    普林斯带球直杀篮下,奥洛沃坎迪站出,哽住普林斯的突破线,让普林斯上篮不成,传球出外线。

    普林斯跑了出去,接到传球,白已冬再次站到他的身前,“对我发起进攻?这可不是一个好主意。”

    白已冬的话音刚落,普林斯原地跳起,压哨投篮,不中。

    怒吼天尊点起篮板,大本钟拿住,给到身后的汉密尔顿,同时用强壮的身躯挡住巴蒂尔。

    汉密尔顿收球跳投,球进。

    巴蒂尔举手,“我的失误!”

    “没关系,打回来!”白已冬说道。

    巴蒂尔点头,哈达威后场接球推进。

    白已冬从底线绕着掩护从中间冲出来接球,普林斯如影随形,把白已冬的突破线路挤压得极为狭小。

    白已冬突了进去,随之收缩的还有活塞的防线。

    料定进攻不成,白已冬找人传球。

    巴蒂尔外线传球,汉密尔顿脚下快如闪电,使巴蒂尔难以出手,

    巴蒂尔再给哈达威,后者同样受到比卢普斯的掣肘。

    球只能回到白已冬的手上。白已冬是森林狼场上唯一一个能够持球单打得分的球员,如此困局,唯有他能解救。

    留给白已冬的时间不到五秒,他得快速摆脱普林斯再择机投篮。

    普林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没有充足的时间,白已冬亦无法摆脱他。

    没有办法,白已冬只能选择最不稳妥的进攻,高强度防守下的中距离跳投。

    普林斯的防守几乎完美,没有给白已冬半点空间。

    这样的防守下,白已冬能把球投出去就算成功,普林斯望着空中的球,“篮板!保护好篮板!”

    奥洛沃坎迪等人想争抢进攻篮板,怒吼天尊识破,把球拍给比卢普斯。

    进攻不顺畅,防守更难过。

    活塞的进攻虽不像森林狼这般大步流星眼花缭乱,却也颇有章法,场上的五个人,大本钟除外,其他四个都有一手不错的进攻手段。

    比卢普斯推进前场,矮下半截身躯往里杀入。

    哈达威失位,白已冬补位,逼迫比卢普斯传球。

    普林斯的进攻手段与比卢普斯一模一样,他们铁了心要杀篮下,造杀伤。

    巴蒂尔全程贴住普林斯,比防守,他们也不怕。

    普林斯的上篮没有借到任何的力气,巴蒂尔的防守经验让他完成了防守,防住了普林斯的上篮。

    白已冬拿篮板球,推进,汉密尔顿等飞速回位。

    白已冬放慢速度,等队友跟上,靠近三分线,手腕有翻转动作。

    结合他先前的手感,汉密尔顿如同惊弦之鸟,颇有草木皆兵的感觉,猛跳起来封盖。

    这只是白已冬的假动作,汉密尔顿被骗。

    白已冬刚要往里突破,一看活塞的篮下人员布置,惊得眼睛都要掉了。

    除了汉密尔顿,其他四人扎堆油漆区,这是摆明了不给突破放投篮。

    白已冬中断动作,快速向外传球。

    哈达威踩着三分线接球,难得的空位机会,不容有失,张手就投,中。

    分差再次缩小到1分。

    进攻之难,从这两回合就能看出,只要活塞不犯错,进球简直难如登天,白已冬从没见过防守整体性这么强的球队。

    这大概就是当年其他球队对阵公牛队的感觉,无懈可击的整体防守。

    “底特律每个回合的防守都可以回放几十遍慢慢品味,明尼苏达则简单得多,无论攻防,皆以白狼为主,白狼率领着森林狼对抗着活塞。”史密斯说:“我从他的行动看到了他想登顶的决心。”

    “这对他意义非凡,我相信登顶会充实一个球员的内心。”巴克利道:“白狼的技术已经没有瑕疵,他缺少一个让自身升华的冠军。”

    比卢普斯的阵地组织就像苦行僧坐禅,永远都那么枯燥乏味。

    如果不是有其他人在跑动,你会以为他们是在演练阵地战术。

    比卢普斯永远都是在队友到位的情况下才会做出决策,如果没有队友接应,他会保持一贯的动作直到进攻时间快要结束的时候急匆匆地投一记压哨球。

    面具侠被巴蒂尔紧跟,他的进攻欲颇强,因为刚才白已冬就是从他的防守中突破,传出打破防守铁壁的一球,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这球讨回来。

    比卢普斯满足他的愿望,将球传给他,让他料理一切。

    比卢普斯拿球,低手晃动,巴蒂尔不吃这套,一手永远保持在比卢普斯的面具前,只要他敢投篮,肯定先封他的眼睛。

    哈密尔顿最最烦的便是巴蒂尔的封眼防守,这会打乱他的节奏。

    在此基础上,他要多突破,让巴蒂尔留意他的下半身动作。

    自巴蒂尔game3复出以来,这是两人对位的第三场。

    近三场的交锋,两人对彼此都已经足够熟悉,没有任何保留。

    汉密尔顿投篮虚晃,骗巴蒂尔伸手,再从巴蒂尔的腋下投篮。

    汉密尔顿吃到巴蒂尔的盖帽,连忙把球捡起来,做第二次进攻。

    “rip,还有三秒!”怒吼天尊大吼道。

    “好!”

    汉密尔顿收到提醒,不再犹豫,快速向右边运了一下球,跃起,身体在某个瞬间好像悬浮空中似的,巴蒂尔的防守无法触及他的球,任他出手。

    “唰!”汉密尔顿把自己丢掉的2分讨回来了。

    “这样的强度下,这样的进球太珍贵了。”史密斯说:“观众们铭记这一球吧,这样的进攻不会让防守方觉得对手的进攻强。”

    “是的,他们只会觉得自己的防守不够好,于是投入更多的力气以及更大的对抗,而且我严重怀疑今晚三位主裁判是从拳击场上拉过来的,他们非常愿意看到球员进行你死我活的肉搏,我感觉在看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比赛。”巴克利咋舌道。

    就像两人所说,活塞再次提升自己的强度,森林狼找不到进攻点,被防成二十四秒违例。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