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我即地狱
    这一日,标靶心第n次爆满。。:。自从赛季开始,标靶心便成为了联盟最热闹的球馆之一。

    赛季夺冠后,森林狼一跃成为明尼苏达最火爆的球队。

    最让人惊讶的是,赛季开始之前,价格昂贵的一万四千张季票被狂热的球‘迷’在三小时内抢光。

    “12号,六尺八寸,司职前锋,来自圣约翰学院的“白狼”bye~~~yi~~~dong!!!!”

    随着现场dj高亢的声音远远地拉长,白已冬身仿佛有万丈光芒一般,全场一万八千名观众聚焦于此。

    白已冬跑了出来,和场的队友一一击掌。

    “有些球员即使在一支球队勤勤恳恳地效力十年也未必能给球‘迷’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白狼却是那种打一场赛让你难以忘怀的球员。”马克·杰克逊道:“他身有种力量,让人难忘。”

    “是的,每个看过他赛的人都会有类似的感觉。”知名解说员奈特说道。

    “不兄,别来无恙。”白已冬一脸亲热地和杰森·基德打招呼。

    基德表情一黑,他最烦的是别人拿他n投1的赛说事。

    谁没有手感不好的时候?还不许让人n投1咋地?

    取外号的佼佼者白已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素材,可怜的基德被冠以最实至名归的外号——不。

    如果要说谁的外号最无奈,那卡特绝对当仁不让。

    白已冬给他取的外号又臭又长,叫“来自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斯”。

    当年卡特初入联盟便因飞天遁地之能而享有加拿大飞人的美誉,2000年的扣篮大赛更是一战封神。

    在那之前,白已冬拿他的飞人外号做消遣,更以dj对他的开场词“来自北卡罗来纳大学的xx”作为外号的素材。

    卡特的外号是白已冬取过的最长的外号;基德的外号是白已冬取过的最让人难堪的外号。

    可以说,这两人和白已冬颇有恩怨。

    当年在公牛的时候,篮是白已冬的大敌。当年屡次打不进东部决赛,是因为有篮挡着。

    如今篮依然处在巅峰,但已经失去了在东部的统治地位。

    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现在正是白已冬报仇的时候,他们很难在总决赛碰篮,想要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只能在常规赛实现。

    对基德和卡特来说也是一样的,想要找白已冬算账,只能在常规赛,因为他们冲出东部的希望极其渺茫。

    奥洛沃坎迪用力一跳,把球拍到后场。

    哈达威跑了几步,追球,把球拿稳带到前场,“慢慢来,不着急。”

    “怎么能让你们不着急?”基德冷哼一声,手‘逼’抢。

    哈达威背身护住球,轻轻靠住基德,“杰森,别‘激’动嘛。”

    “penny,你大意了。”基德凶狠下手,把便士的球拍飞。

    白已冬快速跑过来捡起地的球,将错错,给巴蒂尔传出一记妙不可言的低空域横塞传球。

    巴蒂尔拿球径直篮得分,全场响起雷鸣般的尖叫。

    白已冬拍拍手道:“第一个回合的防守很关键,来个好防守!”

    “yes!”众队友振声回应。

    “白狼,你为什么叫杰森不?”哈达威请教道。

    白已冬笑道:“等赛打完,你去查查杰森有多少场n投1的赛知道了。”

    “原来如此,这么说我不用在意他的投篮?”哈达威异想天开。

    基某人虽然篮子不好,却也没有差到可以被放三米的地步。

    基德先是把球往内传,调开空间。

    哈达威放心大胆地向里包夹,内纳德·科斯蒂把球分出,基德拿球,面前三米乃至五米都没人。

    岂可修?居然如此小觑我?

    基某人憋着口气,拔起投,投了还进,扬眉吐气地吼了一声:“这球献给你们这帮狗屁狼!”

    “这是不?”哈达威以为白已冬的情报有误。

    白已冬一脸无奈:“penny,即使他的投篮不好,你也不应该给他这么大的空位,想想奥洛,他‘私’下训练的时候投篮也很准。”

    奥洛沃坎迪无端枪,“白狼,不干我事啊。”

    “喻,喻而已...”白已冬道。

    “那你拿别人喻。”奥洛沃坎迪的玻璃心受不了了。

    “ok,举个例子吧,kg...”白已冬话没说完,加内特打断道:“我觉得最好也别拿我举例子。”

    白已冬看向巴蒂尔,后者摇头道:“别看我。”

    “好吧,如我训练结束后玩帝抉择投篮很准,真让我在赛的时候投,我还能这么准吗?”白已冬发起狠来连自己都不放过。

    闻言,便士不再与他计较情报有误之事:“你来控球吧,杰森的‘逼’抢很难缠。”

    “也好,你多跑位,消耗他点力气,也能影响他的手感。”白已冬道。

    与白已冬对位的不是卡特,也不是基德,而是篮三剑客之一理查德·杰弗森。

    杰弗森身体素质好,爆发力十足,这都是他防守端的优点。

    白已冬单手抓球,轻易的一个抖动都会让杰弗森感到紧张。

    “理查德,还是让斯来防吧,别误会,我不是说斯的防守你好,我的意思是你们都防不住我,但和斯对位更有意思,你是个好人,我无意伤害你。”白已冬啰里吧嗦地说了一堆。

    “除非斯主动换防,否则我会一直防你。”杰弗森并不想多废话。

    “那真是遗憾,对你来说,我即地狱。”白已冬单手抓球向举,杰弗森当,重心向浮动,白已冬放球突破,从右侧直杀进篮下。

    科斯蒂的协防毫无威力,白已冬把球扔到空,助加内特起飞。

    狼王振翅而飞,双手接球,暴力十足地砸扣进篮筐。

    “啊!啊啊!”加内特捶‘胸’大吼。

    加内特的怒吼宛如向外流泻的荷尔‘蒙’,让全场观众不断高‘潮’。

    白已冬停下来问卡特道:“斯,你不防我吗?”

    “想让我防你,先过了理查德那一关!”卡特高贵冷‘艳’地说。

    “理查德,我不是过了你这关了吗?”白已冬看向杰弗森。

    杰弗森不想说话,并还给他一道冷冰冰的眼神。

    白已冬无所谓地转开脑袋,向回跑去。

    篮打得很快,虽然是阵地进攻,基德与卡特的杀气让他们的进攻打得像太阳一样随意。

    只见基德向前运球,忽然向后传球。

    卡特接着,左侧三分线外一米的距离拔起投篮。

    球在空刮过一道美丽的弧线,结果却连篮筐都没打。

    白已冬平白捡到篮板球,大喊道:“来自北卡罗纳尔大学的斯,你在干什么?”

    “住嘴!”卡特脸过不去,强硬地回呛一声:“我敢这么投,你敢吗?”

    “他说什么?”白已冬询问左右:“他说什么?”

    哈达威简单地复述:“他说“我敢这么愚蠢地投超远距离三分,你敢像我这么愚蠢吗”?”

    “按理说,我是不会像他这么愚蠢,但如果投进了,再愚蠢的球都是好球,对吧?”白已冬的提问让哈达威很是不安。

    “话是没错,你想干啥?”哈达威话音未落,白已冬一股脑带球往前冲。

    “来自北卡罗莱纳的斯,对于你的言辞我无话可说,我能做的唯有让你知道,我究竟能不能像你那样。”说罢,白已冬绕过巴蒂尔的掩护来到弧顶,与卡特不一样的位置,稍微更远一点的距离,跳起便是一记三分。

    “砰!”皮球正撞篮筐前沿,卡特笑开‘花’,正要释放嘲讽技能,却发现那球还在筐。

    撞到前筐后,球高高地弹起,然后弧线调整到篮筐心的方,稳稳的落下。

    卡特的表情在一秒内完成了由大喜到大悲之间的转变。白已冬的笑声响彻全场:“哇哈哈哈哈~~~~”

    “讲个笑话,白狼打球很合理....”奈特忍住笑意,说:“至少这不是正常的白狼,他在和新泽西怄气。”

    “这是白狼的个‘性’,也是他的球‘迷’如此疯狂‘迷’恋他的原因。”杰克逊道:“他总是突然干出疯狂的事情,而且总能干成。”

    理查德·杰弗森很无奈,他不想掺和白已冬和卡特的恩怨。

    可他又很不爽,因为白已冬正一边和卡特喷垃圾话一边打爆他。

    你他妈到底在跟谁对位?能不能尊重我一下?

    杰弗森很生气。

    仿杰弗森极力想要改变这样的局面。

    他开始做一些有违本意的事情,如挑衅白已冬。

    下个回合,他接基德的传球篮得分,然后像神经病一样对白已冬说:“这球是献给你这个狗娘养的!”

    这货在搞什么?白已冬呆立原地。

    “白狼,别告诉我你在发呆。”哈达威说。“penny,如果有个人和你无冤无仇,刚才还聊得好好的,突然间对你粗口相向,反目成仇,你会怎么办?”白已冬真心求问。

    哈达威说:“应该没有这种人。”

    “有的,理查德·杰弗森是这种人。”白已冬哭丧着脸。

    我这么好的一个人,招谁惹谁了?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白已冬一肚子的委屈,不知该向谁倾诉。

    ps:向伟大的不大师致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