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反面例子
    森林狼前进的势头让人难以直视,他们太强了,季后赛至今十战十胜。

    似乎没有一支球队能让他们输球。

    正当外界响起“全胜夺冠”的呼声时,森林狼就输球了。比赛来到达拉斯,第三场在小牛的主场进行。

    谁也想不到森林狼会在这里吃到季后赛的第一场败仗,这看起来不现实,但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诺维茨基打出季后赛的最强一战,45分21篮板,他的进攻无人可挡。

    相较之下,白已冬和加内特加起来也才50分16篮板,远逊于诺维茨基。

    诺维茨基的爆发解放了其他牛仔的进攻。

    特里和斯塔克豪斯两杆大烟枪同时解封,

    三分球像狂风骤雨似的下着。如此攻势,无人可挡。

    桑德斯叫了许多个暂停,但都没有起到效果。

    森林狼且战且退,想蓄势翻盘,小牛有了第二场的教训,下半场不再给森林狼留下任何机会,继续进攻,将比赛直接打成垃圾时间。

    算上常规赛,这是森林狼本赛季输得最惨的一场球。

    小牛在主场大胜森林狼21分,为之前被森林狼屠杀的球队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当nba官方在因纽上宣布这场比赛的赛果,那些被森林狼击败的球队的球迷纷纷在下面留言:“加油达拉斯!我们支持你,死磕森林狼!”

    “1比2,26分的大胜,再来三场,为什么不呢?”

    小牛官方也在因纽及时更新了动态,他们发布了一条意味深长的动态。

    这条动态代表着他们想要翻盘的决心。看到这条动态,森林狼的黑粉们**了,他们纷纷在上面留言,给小牛出谋划策。

    “伙计们,这是4月19号之后发生在你们身上最好的事情。”这是桑德斯的口头禅。

    确切的说,只有在森林狼输球的时候,明尼苏达的群狼才会听见这位狼头说出这句话。

    4月19日是常规赛的最后一天,进入季后赛,森林狼以十连胜开局,直到今晚才输球。

    连胜固然是好事,但一直连胜,也会背上包袱。

    因为这会让人对你产生过高的期待。

    就像一个气球,越吹越大,现在气球爆了,虽然让人沮丧,却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桑德斯就是这么看待失利的:“现在回去收拾好心情,我们有许多需要总结的地方,明天见。”

    加内特心情很糟糕,因为他被诺维茨基打爆了。

    就他个人而言,被谁打爆都可以,唯独不能被诺维茨基打爆。

    诺维茨基的篮球理念与加内特截然不同,两人都是新时代大前锋的代表人物,却有着水火不容的篮球哲学。

    加内特像个小前锋一样,防守却保有古典大前锋的强硬,脏活累活一肩挑,从无怨言;诺维茨基则不然,他的进攻打得像个后卫,防守也像个后卫。

    诺维茨基开启了明星内线不用防守的先河,因为他打得是大前锋,所以,需要一个防守好的中锋擦屁股。

    这就是为什么,小牛队的历任中锋都是黑粗硬的篮领。

    因为小牛不需要一个进攻技艺高超的中锋,进攻就德克足以,至于中锋,帮德克把屁股擦好,其他的都不用干。

    这就是加内特与诺维茨基最大的差别,也正因为这样,加内特才会如此敌视诺维茨基。

    白已冬偷偷溜了出来,泰勒在雪光酒店订了一间房间,奸夫**在此幽会。

    和泰勒交往这么久,白已冬已经掌握了一套全面系统的躲避狗仔的方式。

    今晚他伪装的不错,没有狗仔把他认出来。

    当白已冬出现在房间内,泰勒惊喜地把他抱住,两人亲热一番,坐下来喝酒**。

    白已冬对泰勒由最初的反感到坦然接受,用了一年的时间。

    他确定泰勒无意破坏他的家庭,只想维持一种互不干扰的情人关系。

    这没什么,白已冬乐意至极,他的贞操早在泰勒对他下春药那晚丢掉了。

    完成一套干菜烈火的繁殖运动之后,白已冬躺在床上说:“你有看今晚的比赛吗?”

    “没时间,我今天刚好来达拉斯宣传《球手》。”泰勒凭借《球手》再次爆红,如今活动不断,和白已冬见面的时间都变少了。

    “看来季后赛让我躲过一劫。”因为季后赛打得正酣,《球手》剧组完全没有打扰白已冬。

    泰勒说:“你可是大牌,和我们这种底层人士不一样。”

    “这种事,如果你不想参加,剧组也不会说什么吧。”白已冬说。

    “不行的,两个主演不能一个都不去。”泰勒说。

    “辛苦了。”虽然白已冬觉得自己打季后赛也挺辛苦的。

    泰勒问道:“《球手》第二部已经提上议程,导演前些天找我谈了一下。”

    “什么时候开拍?”白已冬知道《球手》要拍成三部曲。

    泰勒说:“导演说看你的意思。”

    “今年夏天我没有时间。”白已冬肯定地说:“所以你可以去做别的事情。”

    泰勒说道:“小道消息说你会代表中国打世锦赛?”

    “现在我正式通知你,我会打世锦赛。”白已冬用严肃地表情开着玩笑。

    泰勒笑得胸脯一抖一抖的:“不能推掉吗?你明明可以做其他更有意义的事情。”“没有什么比代表我的国家打世锦赛更有意义了。”白已冬淡淡地说。

    “篮球总有打过瘾的时候吧?”泰勒说:“连迈克尔·乔丹都会对篮球产生厌倦,跑去打几年棒球。”

    “那是他完成了所有可以完成的成就,觉得了无乐趣了,我还没有资格说我做到了一切,所以我会接着打,对我来说,篮球依然充满乐趣。”白已冬笑道。

    泰勒建议说:“如果你完成三连冠,你会像mj一样退役吗?我觉得你更适合当演员。”

    “我不知道,但我肯定我更喜欢打篮球。”白已冬说:“也许我会产生厌倦,但我不认为我会为了演戏而放弃打球。”

    “ok,我知道你是球痴了,睡吧。”泰勒的手掌抚摸着白已冬的胸口,“bye,我想...”

    “别这样,丽芙。”白已冬抓住她的手心:“你的叫声太大了,我觉得这里的隔音效果不够好。”

    “我会小声的,我保证我会。”泰勒的脸颊红得跟苹果似的:“难道你不想再亲吻一下这对小可爱吗?”

    说着,泰勒用她的酥胸轻轻挤压白已冬的胸口。

    白已冬的双眼充满火焰,“你保证你不叫?”

    “我保证...”我会叫得小声一点...泰勒心里说。

    情到浓时,男人和女人怀揣着原始的野性展开了激烈的肉搏。

    男人始终占据着统治地位,女人则像一片待开垦的田地,等候垂怜。

    白已冬起得很早,他曾是个嗜睡的人。

    但是现在,他已经养成了连他自己都痛恨的习惯——每天早上六点准时起床。

    无论多晚睡,他总会在那个点起床。

    这个习惯养成自公牛时期,和乔丹共处的那几年。乔丹确实是一个喜欢折磨人的混蛋,他把一个喜欢睡觉的大好青年活生生改造成了缺觉少眠的训练狂。

    昨天的失利犹在眼前,白已冬没时间偷懒。

    洗漱完,穿好衣服,白已冬给泰勒留下一条短信,然后悄悄离开,前往小牛为他们安排的训练馆。

    他是第二个抵达训练馆的人,第一个永远是不知休息为何物的瓦沙贝克。

    看他身上的出汗量,至少已经练了一个小时。

    “这么努力却无法出场,会不会很失望?”白已冬出声打断了瓦沙贝克的训练。

    瓦沙贝克看向白已冬,回答道:“不会。”

    “为什么?”白已冬很喜欢和瓦沙贝克交流,哪怕瓦沙贝克不是一个合适的聊天对象。

    瓦沙贝克说:“上不了场,是因为我还不够好,所以要加倍训练。”

    “放心吧,教练看得到你的努力。”白已冬说:“他上次让你打了十四分钟,我相信下一个十四分钟很快就会到来。”

    “老大,你昨晚为什么没回酒店睡觉?”瓦沙贝克突然提起这件事让白已冬有一点不安:“你怎么知道?”

    “教练说要把你当反面例子...”瓦沙贝克很实诚,直接说了。

    “反面例子?”白已冬没想到自己也有被当成反面例子的一天:“他真这么说?”

    “如果我没听错的话,是的。”瓦沙贝克道。

    白已冬的大脑迅速转动,想着怎么和桑德斯解释。

    七点,桑德斯来到训练馆,看到白已冬在训练,喊了他一声:“白狼,过来一下。”

    完了,看这架势,一小时的紧箍咒是免不了的。

    白已冬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教练,有事吗?”

    “你昨晚去哪了?”桑德斯问道。

    “德克约我出去。”白已冬说:“您放心,没有见不得人的肮脏交易,虽然那个德国人一心讨好我,带我去达拉斯最好的夜店,我也没有丧失底线,我留在夜店,是为了打探军情。”

    桑德斯笑眯眯地问:“那你打探到什么军情了?”

    “唉,我真是没用,跟那个德国佬鬼混了一晚上,什么都没打听到,教练,请你处罚我吧。”白已冬不愧是演员,眼泪说来就来。

    桑德斯叹了口气,说:“白狼,我怎么会罚你呢?你这么为球队着想,我应该奖励你。”

    “奖励就不用了,教练,我还要去训练...”白已冬以为可以抽身离开。

    桑德斯把他拉住:“我还有点事情要很你说。”

    **,还是躲不过这一劫。

    于是,白已冬听桑德斯念了一个半小时的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