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2 好任性
    :

    “母亲您且宽宽心,今天只管高高兴兴的当个寿星翁,余下的事情都交给儿子来办。”

    唐二老爷唐玉疏面色微沉,仿佛不甚在意的挥了挥手中写有寥寥数字的留书,屋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太夫人身上,无人发觉他那微微垂下的眸子幽如深潭。

    唐嫃就站在老爹旁边,见状,默默从她爹手里抽走信纸:我与柳如仙愉悦私奔中,勿追,追回来也不娶唐三丫。古远征。

    “……”这么任性。

    尤其“愉悦”俩字,怎么那么刺眼。

    握草,不能忍。

    太夫人这才瞧见了人群中的唐嫃,见她双目无神呆呆盯着那张留书,心疼的不行,忙冲她招招手,“嫃丫头。”

    想起那挨千刀的熊货,又沉着脸看向唐玉疏,“古家派人追了没有?”

    唐嫃扔了信纸上前,低低嘟囔了一句,“怕是追不上了。”

    众人齐齐望着她。

    “昨晚我们进城的时候,在城门外,瞧见了一辆空马车……”唐嫃说着望向唐妤,两人是双胞胎,容貌有七分相似,“姐姐说,那是古家的车。”

    在众人的注视下,唐妤点点头,“车是空的,被扔在路边,有古家的标志。”

    当时她还有点纳闷,怎么会有一辆古家的空车停在那儿,与唐嫃嘀咕了两句,却并未多想。

    现在看来,古远征多半就是乘那辆车出城的,然后在城外换了代步工具,将带有古家标志的马车遗弃。

    倒是巧的很。

    “好好好,真是好样的!古家二小子昨晚人就出城了,书信却是今天早上才丢到咱们门口的,城里的流言也是一夜之间冒出来的,可见竟是早有预谋!”这下太夫人更气愤了。

    蓄谋已久可比临时起意更可恶!

    太夫人正打算对唐玉疏说这事儿没完了,一抬眼瞧见唐嫃红肿的眼睛和惨白的脸,一副被未婚夫抛弃后伤心欲绝的模样,挟带着滔滔怒火的话到了嘴边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一把将唐嫃拉过来摁在怀里。

    唐嫃:“……”刚清醒一点的脑子又被揉晕了。

    素来刚强的老太太心疼得眼圈都红了,“嫃丫头不伤心了不伤心了哦,哦,咱不需为了古家那混蛋小子伤心,回头咱就把这婚给退了,满京城里优秀儿郎多了去了,我嫃丫头这么好,龙子凤孙都配得上,多少儿郎排队等着咱挑呢。不伤心了不伤心了……”

    “母亲说的是,退婚!我们宁国侯府的姑娘,还愁嫁不着好儿郎吗,瞧把他古远征给能耐的。”

    竟然还早早就预谋好了的,就这么厌弃她们家嫃丫头!

    宁国侯夫人朱氏也是气得不行,要私奔什么时候不行,他们家又不是多稀罕这门亲事,怎么就偏偏选在今天了?今天可是太夫人六十大寿,古远征这小兔崽子怎么敢!

    还有那柳如仙,满京城的人都晓得那是花满楼排行前三的一朵野花,竟然拿个风尘女子来羞辱他们家嫃丫头!他怎么不上天!

    婶也忍不了,“好了好了,嫃丫头不哭了不哭了,为了那么个混东西不值当……”自发加入哄唐嫃的队伍。

    唐嫃觉得她们是不是误会什么了,赶紧从太夫人怀里抬起头,发誓:“我没伤心啊……”私奔了好啊,退婚那是必须的,可以不用嫁了,耶。

    多值得高兴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