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3 很开心
    :

    “没伤心就没伤心,这就对了。”太夫人哄小孩似的嘴里敷衍的应着,脸上却是一副绝对不相信的表情,对另外俩孙女道:“婠丫头,妤丫头,你们先带嫃丫头回去洗漱,等会儿再过来吃早饭。”

    又指了角落里那个小的:“妧丫头你也去。”

    同龄的姐妹间说起宽解的话来,要比他们这些长辈有用得多。

    唐嫃在三姐妹的陪同下往外走,大家就看到她一脚高一脚低,堂兄唐颂楞了一下忙问:“三妹脚怎么了?”

    门口的米香正担心着,听到唐颂问,就言简意赅的答道:“听说古二少爷携妓私奔,从台阶上掉下去摔的。”

    唐嫃:“……”喂,这解释,完了,误会更深了。

    屋里一瞬的寂静让唐嫃几乎心梗,算了,不解释,解释了也没人相信,还以为她是在忍痛宽慰他们。

    唐嫃拖着残腿一蹦一跳的跑了。

    要退婚咯,好开心。

    早饭要吃三大碗。

    唐妧:“……”为什么三姐姐的背影看起来那么的……欢快?

    宁国侯府人口简单。

    太夫人统共生有两子一女。

    最小的女儿唐玉琳早已出嫁,嫁的是如今的英国公张建勋。

    长子唐玉博承继了宁国侯爵位,常年驻守北地,战功赫赫,在军中威名仅次于恭亲王。正妻朱氏,生有嫡子唐颂。其余姬妾美人无数,庶子庶女一大堆,能在唐嫃姊妹俩这里挂上号的,只有养在太夫人身边的唐婠和唐妧。

    次子唐玉疏,也就是唐嫃的父亲,因身体缘故弃武从文,一路从秀才、举人、进士考上去,如今官拜丞相,权倾朝野。唯一的正妻秦氏,在唐嫃姊妹俩出生时难产亡故。

    唐玉疏并未续娶,也无任何妻妾,膝下只有两女。

    双胞胎姊妹俩自出生就被人说不详,克死生母。

    尤其是唐嫃,出生第三天,明明没了呼吸心跳,都死了好几个时辰,结果竟然又活了过来!于是被人说成是妖怪附体,如果不是出生在宁国侯府,恐怕唐嫃早就被当成妖孽烧死。

    由于唐嫃身体实在太弱,太夫人便做主将双胞胎姊妹俩送去清溪镇,交由刚辞去太医职务回乡的秦明正夫妇抚养。

    如此一来方便调养唐嫃的身体,二来也能让痛失爱女的秦明正夫妇有个寄托,最主要的还是避开京城中的汹汹流言。

    远离是非之地已有十五年。

    原本去年开春太夫人就曾去信,让唐嫃姊妹俩回府待嫁,姊妹俩因舍不得外祖父外祖母,才将归期推迟了一整年。

    万万没想到,昨晚姊妹俩才回府,今儿就出了这么档子事。

    “三姐姐,是不是很疼?”

    耽搁了许久不曾处理,唐嫃的右脚踝又红又肿,就像个染了色的胖馒头,被她雪色肤光一衬,便有些触目惊心。

    小唐妧用嘴给她吹了几下,就站在一旁抹眼泪。

    唐妤将她的腿放在自己膝上,先是用好几块软巾包了冰块,小心的给她冰敷,然后抹了药油一下一下的揉。

    唐嫃疼得小脸皱成了一个包子,偏还要强忍着安慰小唐妧,“没事,就是崴了一下,过两天就好了。”

    唐妤见她这样更气,蹙着眉头,去戳唐嫃脑门:“都多大的人了,走路还这么不当心。”

    “……”不是没睡好脑子有点糊嘛,她实在是太想外祖父和外祖母了,越想越伤心越伤心就越想,昨晚几乎一夜未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