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05 熊儿子
    :

    “祖母,我先带嫃儿回去了。”古夫人定是来请罪开解的,她们姊妹在这里不太合适,唐妤犹豫了一下站起来,看着太夫人的脸色,仍有些不放心的叮嘱,“只一样,不管等会儿古夫人说什么做什么,您都不要动气,好不好?”

    唐嫃起身就变成了金鸡独立的造型,临走前捏着太夫人的袖子摇了摇,小嘴甜甜的哄道:“我们稍后再来陪祖母,祖母今天是寿星翁,要好好的哦。”

    “嫃丫头腿不方便,你们别跑来跑去的了,到里面避一避就行。”太夫人指了指里面的屋子,孙女的关怀让她心里熨帖,面上总算露出了一丝笑意:“放心,祖母没那么不经事,不过是乍一听说这事,气得狠了。”

    姊妹俩在里屋坐下喝了口茶,就听到外面传来了动静。

    古夫人一进屋就跪到了太夫人跟前,“太夫人恕罪!都是我们平日里管教不严,才教孽障做出这般糊涂之事!”

    “起来说话。”太夫人面上毫无波澜,声音里也听不出喜怒。

    服侍在侧的单妈妈就上前将古夫人半扶半拉了起来。

    “征儿和三小姐的亲事是咱们做长辈的定下的,征儿对这门亲事也从来没有任何一言半语的不满,我们实是不知这孽障为何会毫无征兆的就行此疯魔之事……”

    “侯爷已经派了好几拨人去追了,等捉住了那孽障,一定让他到府上来负荆请罪。”

    古夫人被熊儿子搞得简直要崩溃,唐古两家的亲事是早就定下来的,定亲时也不曾见他说什么不愿意的话,也就前阵子不知怎么了突然说要退亲。

    婚姻大事岂可儿戏,他们夫妇俩当然都不同意,当时训了他几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谁知唐三小姐这才刚一回京他就跑了,跑就跑吧还选在太夫人六十岁寿辰这一天,万一要是把太夫人给气出个好歹来,那后果,每想一次她都觉得要死了要死了。

    太夫人慢条斯理的抿了口茶,拿起放在小几上的信笺,让单妈妈转递给古夫人:“可是你家二小子的亲笔?”

    古夫人看了那一行丑兮兮的字体,又见其中内容与家里的那封一模一样,瞬间眼前一黑,要不是单妈妈离得近扶了她一把,恐怕已经一头栽在了地上。

    “这个孽障!我非得剥了他的皮不可!”

    古夫人要疯了,他还有脸了,居然一式两份写了留书,还敢扔到宁国侯府,“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才生了这么个蠢东西……”

    古夫人想哭却不敢哭,今天是太夫人寿辰,她不敢再找晦气。

    太夫人听了半天,一句想听的都没听见,便幽幽开口道:“原是我们三丫头配不上古二少爷。”

    古夫人屁股刚沾上杌凳,一听这话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浑身的汗毛都炸了。

    “太夫人说笑了,要说配不上,那也是我们征儿配不上三小姐。不瞒太夫人,要不是念着三小姐年纪还小,怕太夫人舍不得,我早就让征儿把三小姐娶回来,给我做儿媳妇了。”

    满身的锦缎珠翠也掩不住古夫人的疲惫,分明是被儿子蒙在鼓里的气恨恼怒和不解,才会有的这种无法作伪的溃乱神情,倒让太夫人瞧着心里舒坦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