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小瘸子
    :

    谢知渊点点头,示意她不必多礼,用长辈看晚辈的目光,略打量了唐嫃一眼,回头对唐玉疏道:“这就是你那小闺女,当年尿我一身的那个?”

    谁尿谁:“……”

    唐嫃觉得她是不是听见了什么不该听的。

    她这个时候是不是该走了?

    可是崇拜了好多年的偶像男神就在眼前,好舍不得哦。

    唐玉疏想起十多年前那副情景,不由得长笑出声,“哈哈哈,没错,就是那个小的。”

    当年谢知渊也就十来岁,还是个半大孩子,陡然被小奶娃尿一身,当场懵逼。

    那副场景,想想都好笑。

    谢知渊笑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大笑。

    那一笑有着扣人心弦的震撼魔力,唐嫃一个不慎仿佛陷入了旋涡,不能自已。

    谢知渊就与这世上千千万万的长辈一样,自然而然的与好友谈论着好友家的小孩子,“当年瘦得跟个小老鼠似的,如今这小脸胖得,秦家二老把她养得真好。”

    唐嫃:“……”

    老鼠!胖!

    这是能用来形容女孩的字眼吗!

    一句话打破梦幻,将唐嫃生拉出来。

    她再怎么样也是个女孩子啊,她要脸的啊。

    这两个男的居然就这么毫不避讳的聊她幼时小便失禁的事儿,还说她胖!

    胖!

    难怪听说恭亲王一把年纪了还没娶王妃,他不打光棍谁打光棍。

    还有她老爹也是,当年她娘究竟是怎么看上她老爹的?

    唐嫃气得,又不能对亲爹和恭亲王动手,快要原地爆炸了。

    最终只能羞愤地跺了一下脚,想象自己把脚踩上他们脸:“……”

    啊!痛!

    忘了脚崴了不能太用力。唐嫃黑了一张小圆脸,含恨地一扭头跑了。

    望着飞奔而去的小背影,那俩男的相视一眼,都有些不解。

    聊得好好的怎么跑了?

    不知道,可能事儿办完了。

    古远征的目光一直黏在唐嫃身上,他才发现唐嫃走路一瘸一拐。

    原来她竟是个小瘸子。

    外面那些人扯淡扯得也太离谱了些,人家只是瘸了条腿罢了,离茹毛饮血的妖怪差了十万八千里!

    唉,他未来小媳妇好可怜,不过没关系,以后他会好好疼她的。

    唐嫃一出院门就有点懵了,来时有曲海追在后头为她指路,回去该怎么走?这里虽然是她的家,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也是个陌生的地方。

    稍微回忆了一下路线,唐嫃就开始一路小跑,跑起来右脚很痛,可要是慢慢走的话,她这样一瘸一拐的,还不知道要磨蹭多久,今天府里忙,下人都不够用,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人,只能狠狠心,早回后宅早解脱。

    没跑两步眼前就出现了个岔路口,唐嫃正要拐去旁边那条路,忽然听到有脚步声逼近,她还未有所反应,面前便猝不及防冲出个人来,对方似乎没料到前方有人,所以也来不及刹住脚步,两人就面对面结结实实撞到了一起。

    “啊……”

    这一撞,撞得太准太狠,唐嫃腿又伤着,根本站不稳,向后倒去的一瞬间,唐嫃下意识的,出于本能的,伸手一抓。

    对方脚底下也不稳,被唐嫃一拉,毫无悬念地就摔了下去,唐嫃万万没想到,她这一抓,让自己的处境更糟,对方就像陡然崩塌的一座山一样,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

    撞得那样激烈摔得那样重,身体砸在坚硬的石板路上的那一刹那,唐嫃以为自己脑浆定要摔出来了,是伤是残全靠运气,最轻也会是个脑震荡,谁知意外的脑袋并没有多痛,倒是后背乍然来袭的剧痛像是刚遭受了一遍酷刑,身上的重击更让她胸口撕裂一般的疼痛,她甚至已经闻到了从嗓子眼里泛上来的丝丝血腥气。

    “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