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太生猛
    :

    跟在后头的人一声惊呼,连忙冲上前来搀扶。

    倒在唐嫃身上那人却没有起来,只是小心翼翼的往旁边一翻,半趴在唐嫃身边皱着眉问,“你没事吧?”

    唐嫃这才看清,撞倒她的是一个少年,大概十六七的样子,唇红齿白,模样极其俊秀,他的手臂一用力,唐嫃的脑袋便抬起来了,唐嫃随着这股力道艰难的坐起,才发现,少年的右手正垫在她的脑后。

    手背上磨掉了一大块皮,鲜血一下子溢了出来。

    大片的鲜血让他的伤看起来极为可怖,唐嫃刚上头的怒火被这刺目的殷红浇灭。

    在那样突然的情况下,人家还记得用手护住她的头,并伤得不轻,唐嫃光看着就觉得疼得不行,也实在不好意思再冲他发火。

    况且今日能出现在宁国侯府的人,一定是来给太夫人贺寿的宾客,她作为主人家怎么着也要大度些。

    可是身上真的好痛啊。

    旁边小厮打扮的少年惊呼道:“殿下,您的手受伤了!流了这么多血!”又气急败坏指着唐嫃呵斥道:“你是什么人,走路不长眼,竟撞伤我们殿下!”

    唐嫃抬头望着小厮,“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耳朵聋是不是,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你是什么人,走路不长眼,竟敢撞伤我们殿下!”

    唐嫃盯着小厮看了会儿,不动声色的,扶着少年的肩膀站慢慢起身。

    柔弱无骨的小手贴在肩头,锦衣少年的身体微微一僵。

    唐嫃却浑然不觉,直直望着那小厮。

    小厮被她周身的气场震得,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接下来叱责的话就有些说不出口,唐嫃突然伸手呼向小厮的脑袋。

    小厮没想到眼前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竟然会动手,更没想到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的手劲竟然这么大,她就那么朝他脑袋上呼了一下,看起来毫不费力的样子,他整个人便被呼翻在地。

    懵逼了。

    锦衣少年也是看呆了,“……”

    是这小姑娘太生猛,还是他的跟班太虚弱?

    “你知道什么叫撞伤你们殿下么。”

    唐嫃这话不是在问那小厮,也并不指望小厮会回答,她转身将仍然半蹲在地上的锦衣少年搀起来,然后拖着右脚,一蹦一蹦走了。

    就在主仆俩皆以为她就这么走了的时候,唐嫃忽然停下脚步,出人意料的回眸一笑,还冲他们眨了一下眼睛。

    唐嫃并非绝代佳人,加上年纪又小,再怎样也不能颠倒众生,可锦衣少年也不知怎的,就是觉得她这一笑,这一眨眼睛,令他心驰神摇,向往不已。

    下一秒,唐嫃已经如利箭一般疾驰而来,倏忽高高窜起,在空中划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唐嫃微笑着向他伸出了双手,他有点懵,搞不懂唐嫃这是想干什么,只是被她那笑容一晃,下意识的就要配合她一般抬起双手。

    始料不及的是,唐嫃的手落在了他的双肩上,他整个人随着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重重地摔倒在地,唐嫃就那么肆无忌惮地,神态悠然地骑坐在他身上。

    锦衣少年很懵逼,“……”

    唐嫃是算准了力道和方位的,看在他用手给她垫脑袋,还伤得不轻的份上,她让他的头部偏离了石板路,落在了旁侧已染了绿意的草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