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救命啊
    :

    小厮眼睁睁看着他家殿下被扑倒,还被那姑娘彪悍的骑坐,惊得掉了一地的眼珠子,顿时尖叫,“你大胆!放肆!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一而再再而三的冒犯我们殿下,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管她知不知道,反正锦衣少年是知道了,她在用行动告诉他的小厮……这才叫撞伤你们殿下。

    “闭嘴!”

    他的小厮要是再罗嗦几句,他都不知道这姑娘还会干出点什么,虽然他身份尊贵,但是,在他的小厮口口声声称呼他殿下的情况下,这姑娘却由始至终无动于衷,显见是有恃无恐,并不将他的身份放在眼里。

    总之他有预感,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

    因为奴才犯错,就是主子犯错。

    以她的身份不屑与一个奴才计较,但是他这个当主子的却跑不了。

    唐嫃没有起来的意思,他便就这么躺着,语气诚恳的向她道歉,“姑娘,对不起,是我先撞到的你,你可有受伤?”

    受没受伤要你管,“两清了。”

    对方道歉了,唐嫃便干脆利落地起身,临走时瞥见小厮那副嘴脸,大有不甘却又敢怒不敢言,冷不丁又转过身,丢给他们主仆一个自以为凶狠无比的表情……龇牙咧嘴,目爆凶光,举起两只爪子,作恶虎攻击之势。

    小厮望着唐嫃渐渐远去的,一瘸一拐中还带有三分潇洒背影,搀起他们家殿下,咕哝道:“也不知是谁家的姑娘,这么凶悍。”

    凶悍吗,没觉得,“明明很可爱啊。”

    “……”

    小厮去叫太医了,锦衣少年朝前边唐玉疏书房宁远斋的方向走了过去。

    曲海见了锦衣少年忙上前行礼,“小的见过淄川郡王,郡王殿下可是要见我家相爷?”

    “听说十四叔回来了,我来见十四叔。”嘴里说的心里惦记的明明是十四叔谢知渊,脑海中冒出来的却是那一个回眸一笑,以及那一个带有魔力一般的一下眨眼,于是谢誉不自觉地就问,“刚才可有一个瘸了腿的姑娘从这里走了?”

    “瘸了腿的姑娘?殿下说的可是我家三小姐?”

    “三小姐。”

    原来她就是唐三小姐。

    谢誉隔着重重的院墙和树木,遥望着唐嫃离开的方向,嘴角渐渐浮现一抹笑意,意味深长。

    唐嫃觉得今天的黄历上,一定是写了她诸事不宜,不然怎么会这么倒霉呢,旧伤加重又添新伤,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

    敕造的宁国侯府实在太大了,她走了半天还在园子里,三两只桃花点缀着湖光,映衬着柳枝上的新绿,二月初春的风景不要太美,要不是身上痛得很,她倒可以坐下来欣赏一番。

    “噗通……”

    不知何处传来清晰可闻的落水声,动静还不小,让唐嫃一下停下了脚步。

    听这声响像是有人落水。

    这会儿筵席还没散,园子看不到人,要是有人淹死了,这大好的日子,岂不是凭添晦气。

    循声望见一处绿树花红掩映下的假山,唐嫃快速往那边走过去,没走几步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大叫,“救命啊,来人呐!杨世子落水啦!救命啊!”

    是唐婠!

    又出什么事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