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轻点打
    :

    梳梨园。

    唐嫃在米香和米粒的侍候下简单梳洗了一番,然后便寻了一颗安神的药丸子含在嘴里,死猪一样瘫在床上一动不动,米香无奈,端着茶盅一点点往她嘴里喂水,“平白无故的吃安神药作甚?”

    “累了困了,想要好好睡一觉。”

    她这一上午的经历委实丰富了些,换作常人一年怕是也难遇上一回。

    小身板折腾的都快散架了,尤其是右腿,疼得钻心挠肺,她都不敢看,更不敢让人急吼吼的去寻府医或唐妤。唐妤要是知道她不遵医嘱,把自己折腾的伤上加伤,一定会弄死她的。

    药效上来唐嫃迷迷糊糊的想,睡着了就不疼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傍晚时分,她懵懵懂懂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第一张脸,便是唐妤。

    唐妤正坐在床边,怒形于色。

    唐嫃瞬间清醒,一骨碌躲到床里侧,“姐姐。”

    瞧见她那怂样,唐妤便收起愤怒之色,换上温和的笑脸,“躲什么,怕我吃了你?”

    这样更可怕好不好,待她瞅见唐妤手里的鸡毛掸子,眼都直了,哪来的!昨晚她们一回府,一进梳梨园,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人把整个院子里的鸡毛掸子都拿去丢掉,怎么还有?

    “自己过来,我轻点打。”

    “……”

    轻点?不可能!谁信谁傻瓜!

    唐嫃极度不甘愿,但还是磨磨蹭蹭挪到唐妤面前,乖乖伸出了右爪,考虑到右爪伤了吃饭不太方便,又换成左爪。

    唐妤眼也不眨地打她手心三下,唐嫃就缩在床上嚎啕大哭,唐妤面无表情看着她表演,“还听不听话了?”

    想起先前唐嫃睡着的时候,她给唐嫃检查右腿伤势,看到那伤势明显加重肿成蹄髈的右脚,以及在米粒那就差明言的暗示下,掀开唐嫃的中衣之后,看到唐嫃后背上成片的淤青,唐妤肝火旺盛得几乎把房子点着。

    真是气死她了!都千叮咛万嘱咐了,让她好好待着不要乱跑,她还要把自己折腾成这样,最可恨的是居然还想瞒着她!

    瞒得了吗?

    唐嫃撒泼打滚装可怜,各自招数都用遍了,结果不仅唐妤,就连米粒米香,及唐妤的贴身丫鬟,红裳和红菱,一个个都面无波澜,完全不吃她这套的样子,唐嫃顿时觉得没意思极了,自个儿摸索着起来坐好了,不闹了,垂着小脑袋瓜子乖乖认错,“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姐姐原谅我吧。”

    唐妤就比她早出生一刻钟而已,竟自动带入了母亲的角色,从小到大处处管着她,而她还不敢不服管教,啊,穿越女混到她这份上,简直不能更惨。

    好绝望。

    唐妤面无表情的细细的给她掌心抹了药,丢下一个让她自己体会的高深莫测的笑,端庄优雅的走了。

    “……”

    唐嫃深觉不安,指挥着米粒和米香把几间屋子里,所有能成为惩戒她的凶器的物品,全都拿去扔了,才重新瘫在床上长舒了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