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吓得他
    :

    大豫国端午节素来以射柳为戏,由皇帝率领文武官员,公候子弟及将校射柳。三年前的那一次,古远征颇为露脸,得了当今宣成帝的嘉赏,丞相爹爹便是在那时相中的古远征。

    小伙子武艺不错,模样也生得俊。

    唐玉疏向身旁的同僚打听了一下,据说古远征品行也相当不错,是个没什么花花肠子的。

    在满京城这么多公候权门之中,雎阳侯府的情形相对也比较简单,唐玉疏当时便断定,嗯,这小伙子是个做女婿的好人选。

    唐玉疏事后打听清楚了便果断出击,给了雎阳侯一个露骨的暗示。

    能傍上宁国侯府这么一只粗大腿,雎阳侯求之不得,回头就亲自带了官媒上门提亲。

    唐古两家的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古远征一直以为,唐丞相是以权势威逼,他爹是不得已才上门提亲的。

    不过他不介意,娶谁不是娶,这满京城的姑娘小姐,除了身份姓名,其他的又有什么不一样?为了家族,为了雎阳侯府,为了他爹,他就勉为其难一下,牺牲掉自己的婚姻好了,多伟大。

    谁知到了去年底,突然听说了一桩事。

    唐家三小姐生来便是个怪胎,额间生了一只巨大的肉角,眼周还生了密密麻麻的红鳞,一声啼哭,惊得两个稳婆七窍流血而死,极其恐怖。

    丞相夫人并非难产亡故,而是见了唐三小姐的模样,生生吓得血崩而亡。

    当年这件事便闹得满城皆知,唐家为了平息流言,便将唐二小姐与唐三小姐一块送走,因远避京城多年,宁国侯府这些年威势日渐强盛,让人心生忌惮,这件事才渐渐无人提及。

    眼瞅着唐三小姐已经及笄,与古二少爷的婚期越来越近,人们自然免不了又在茶余饭后偷偷议论。

    那阵子古远征几乎每次出门都要被指指点点,甚至好几次在无意中听见竟有人在打赌,赌唐三小姐嫁到雎阳侯府之后,多久会把雎阳侯府弄得家破人亡,甚至还有不少人在悄悄下赌注,赌唐三小姐与古二少爷将来生下的孩子,头上会长几只角,尾巴上长的是圆毛还是扁毛。

    古远征连续做了好几天的噩梦,梦里总有个生得奇形怪状的小东西叫他爹,一忽儿是人面蛇身,一忽儿是牛头马面,吓得他都不敢轻易合眼了。

    他决定还是不要牺牲自己的婚姻了,于是一本正经地跟雎阳侯夫妇说他要退婚,岂料雎阳侯夫妇却死活不同意,“外面的流言岂能当真,宁国侯府的亲事是想结就结,想退就退吗,是不是想作死,要死自个儿找个地方安安静静的死去,不要连累全家。”

    外面的流言不可信吗,那么那两个稳婆呢?那两个给丞相夫人接生的稳婆,确实是七窍流血而死的,仵作验过,并非中毒,而是五脏受过特殊重创的缘故,好好的接个生怎么会惨死?这不正跟流言对上了吗。为了不冤枉唐三小姐,他跟府里的好几位老人都打听过了,此事属实。

    还说唐三小姐没问题吗?

    古远征更确信他爹是迫于宁国侯府的威势才不得已结亲的。

    古家不敢退,那要是唐家要退呢?

    考虑了好几日,终于想到了法子,古远征美滋滋的,终于睡了个好觉,却听闻唐三小姐即将到京,吓得他赶紧实施计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