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023毒哑了
    :

    唐妤始终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听了唐颂的话也没有别的反应,只是摇摇头,“没有。”

    顿了一顿,抿了口茶水,又对唐颂道:“下次大哥若见到杨世子,便让他替我取个药名吧。”

    唐颂眼睛一亮,“为兄一定不负所托。”

    原本杨奕与唐妤的婚事也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人面都没见过一次更遑论其它了,这一次赠药的互动,倒是让两人之间生出了一缕情谊,一个是好友一个是堂妹,唐颂当然是乐见其成,并不遗余力当个助攻了。

    一个赠药,一个问名……

    唐妤还说没取名,让杨奕替她取名。

    啧啧。

    唐嫃觉得二姐姐和未来的二姐夫都好会撩啊,而且都还撩得这么风轻云淡不动声色,真是人才。

    唐妤瞅了一脸痴笑和惊叹的唐嫃,她们是双胞胎,一看她的表情,唐妤就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

    自己的未婚夫自己不撩,难道要等着别人去撩?

    唐嫃觉得好有道理。

    唐妤看向唐颂,“听闻京城的花朝节格外热闹?”

    哪里的花朝节又不热闹了?唐妤的言外之意不过是,人多热闹好搞事啊,敢撬她的墙角抢她的人,就算对方是个公主又怎样,谁还不是万千娇宠中长大的,做了不该做的事总要付出代价的。

    唐颂冲她摇摇头,神色坚决的道:“杨兄是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你又是我的妹妹,事儿还是出在咱们宁国侯府上,这件事情交给哥哥就成了,别为了这么个东西,侮了妹妹这十几年所学。”

    唐妤心中一暖,脸上便多了一点笑容,“那就有劳大哥了。”

    “应该的。”

    原还有些生疏的兄妹,这一番闲聊,倒是更亲近了几分。

    古远征并不知道杨奕被暗算的事,唐颂兄妹俩的话听得他云里雾里,不由悄悄靠向唐嫃低声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唐嫃什么都没听到。

    因为古远征只是嘴巴动了动,一点声音也没发出。

    古远征自己也是一愣,拿起面前的一杯茶喝了,又清了清嗓子,把刚才的话又问了一遍,还是没能发出一个音,这才察觉到不对头。

    刚才还好好的,一点预兆都没有,怎么就哑巴了?

    米粒和米香后怕的垂下了头,就差那么一点点,那杯哑药就灌进她们肚子里了。

    唐妤只是瞟了古远征一眼,不发一言。

    唐嫃在心里幸灾乐祸,愉悦吗?面上却一点不显露。

    望着古远征说不出话来急得捏嗓子抠喉咙面上涨得通红的样子,唐颂奇道:“怎么了?”

    古远征嘴巴张了张,像一条缺水的鱼,唐颂的问话他是没法回答了,瞪得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就突然说不出话了!

    唐颂环视众人一遍,心下略有所感,还不等他把事情理清楚,脑中冷不丁弹出一幅画面,就是他刚进梳梨园的时候,古远征仰头喝水的一幕,难道是……

    要不然这会儿医术高明的唐妤,也不会稳稳稳坐在那儿不动于衷,而米粒和米香也不会低低的垂下头,脸色惊惧中还有些隐隐发青。

    倒是没看出来他家三妹居然演得一手好戏啊,瞧她把内心的小小的幸灾乐祸掩藏的多好,要不是他先是有所揣测又拥有一双如炬的目光,恐怕也绝对是连一丝儿都察觉不到的。

    怕是二妹恼了古远征前两日干的破事,今日恰巧碰上了所以便给他点苦头吃吃。

    不过,应该……不会……真的将古远征给毒哑了吧?

    唐颂并不了解这位二堂妹,不敢断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