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037需要驸马吗
    :

    唐玉疏就那么稳稳的坐着,一点也没有起身行礼的意思,只不疾不徐道:“公主就是这样欺负老臣的闺女的?现在还带着这么多侍卫打上门来,是要当着老臣的面再欺负一遍吗?”

    不见他如何的疾言厉色,偏偏就是这样淡淡的一句,让人觉得压迫感倍增,湘华公主赶紧矢口否认,“本宫没有!本宫并没有这个意思!”

    其实湘华公主当然想这样,不光是想当着他的面将唐嫃揍一顿,还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唐嫃揍一遍,揍得她面目全非跪在她的脚下哀求乞怜。

    但是她没有这个能力,放眼当今天下,能有几个人敢当着唐相的面,欺负唐相的闺女?即便她是公主,也不行。

    “你有的!”唐嫃煽风点火。

    湘华公主怒瞪着她,“你休想倒打一耙!就算你能把黑的说成的,可你折辱本宫,是众多人都有瞧见的,这般抵赖又有什么用?”

    唐玉疏轻轻点点头,无人看得出他所想,“那么依公主的意思打算如何?”

    唐相这是恶了这个女儿,终于松口了?湘华公主闻言一喜,“本宫现在要将她带走,略作惩戒,然后再移送大理寺。”

    湘华公主见唐玉疏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心中的喜意是止不住的从眼底流露出来,一挥手,跟在后头的侍卫们便涌了进来,湘华公主心里的底气是前所未有的足,仿佛今天上午所受的折辱已经全部讨还,“把唐三小姐给本宫拿下。”

    打头的两个侍卫便上前去,唐嫃躲在唐玉疏的身后,侍卫们不敢在唐玉疏面前造次,先向唐玉疏恭敬的行了一礼,复又抬头望向唐嫃,比较客气的做了个引导的手势道:“三小姐请吧。”

    湘华公主刻意往唐妤那边瞥了一眼,令她失望的是,唐妤仍在神色轻松的观棋,脸上似乎还有一丝笑意,并没有因为唐嫃即将被带走,而产生一丁点异样的情绪。

    湘华公主微微蹙眉,心里不由有些疑惑,难道唐妤和唐嫃的关系并不好?姐妹之间没什么情分?

    还是唐妤不愿在她面前露怯?故作淡然?

    “听闻陛下最近有意为公主择驸马,只是一时没有合意的人选,所以驸马的人选才迟迟未定,公主今儿这样的阵仗好生威风,倒让老臣忽然想起了几个才俊,当与公主极其相配,想来陛下听说了也一定会中意,老臣先在此恭喜公主贺喜公主了。”

    唐玉疏好像突然想起一件要事,顺便跟湘华公主知会一声,完全没有任何一丁点威胁的意思,但是话里话外的威胁之意,又是那么的明显和刺耳。

    听在湘华公主的耳中却如冬日惊雷,震的她脑海中先是一片空白,然后便是不可抑制的恐惧,她对杨世子的执念有多深,对于要嫁给除了杨世子以外的人,她内心的恐惧就有多大,她不可置信的望着对面的唐玉疏,又不得不信这位唐相大人翻云覆雨的手段,哪怕她的父皇才是这天底下最尊贵的人,可是她知道唐相大人仍是能够说到做到的,湘华公主的脸色霎时间变得雪白一片,削瘦姣美的双肩止不住的瑟瑟颤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