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动摇了
    :

    唐婠目光悠远的望向桃林深处,神情闲适嘴角带笑,很显然,她并未因为此事而有什么不痛快,只是想到那人特意给她送信,眼底便浮现了一丝嘲弄。

    “让他们没脸的机会以后还多的是,又何必急在这一会儿,不管让来福给我送信的人是江世子,还是张家表妹,他们的目的不就是让我亲眼见证他们有私情,然后把事情闹开,好借此机会让他们的私情公之于众吗,我偏不让他们如愿。”

    唐妤道:“女子才多半会用这种手段,我看让来福送信的人,应该就是张家表妹。”

    唐婠比较赞成的点点头,“张家表妹字字句句都在引导江世子表明心迹只喜欢她一个,而我这个未婚妻不过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硬塞给他的,不就是在向我示威让我知难而退么。”

    唐妧越想越恼,偏唐婠没事人一个,表示十分纳罕,“大姐你就一点也不在意吗?”

    唐婠道:“自然是介意的,想想都觉得恶心,今天晚上的晚宴兴许都吃不香了,可也没有必要事事都放在脸上。”

    未婚夫跟旁人有私情,她就只是有点恶心,晚饭吃不香?

    看她这么冷静,唐嫃不由问道:“大姐是不是根本就不喜欢江世子?”

    唐婠还很纳闷的反问,“我喜欢他做什么?”

    唐嫃一噎:“好歹是你的未婚夫好不好,你们两个平时都在京城里,应该也没少见面吧,居然一点感情都没有吗,那嫁过去还有什么意思?”

    唐婠有些好笑看了唐嫃一眼,声音里透着洞悉实事的安然,“我嫁过去,自然是舒舒服服做我的世子夫人,跟喜欢不喜欢江世子有什么关系?这世上的女子,又有几个能指着情爱过一辈子的,纵然有那个运气能得一时的真心相倾,可又能保得住几时?

    看看我和妧儿的嫡母,你们的大伯母,当年与父亲新婚之时,又何曾不是琴瑟和谐父亲恩爱。

    可是后来还不是一切都变了,父亲左一个美人又一个侍妾的带回府里,我的姨娘,妧儿的姨娘。

    还有府里的好些个姨娘,母亲对父亲死了心之后,只将自己摆在宁国侯夫人的位置上,做好宁国侯夫人该做的一切,不再求难以抓住的感情,日子过得倒还舒心些。

    像二叔这样一心一意的男子,毕竟是世间难寻,我从未奢望过有朝一日,我也能遇到一个,像二叔这样一心一意待我的男子,能做到相敬如宾便是大幸,大家相安无事的过日子,这才是我所要追求的。

    江世子是什么样的为人我也算了解,江夏候府的人事我也早就摸了个一清二楚,江夏候夫人和江夏候府的其它女眷我也都与她们相熟了,就连只有过几面之缘的江夏候本人对我的印象也很好。

    所以将来嫁到江夏候府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我也基本上能料准个**不离十,多好的成亲对象,多好的生活环境,只要我坐稳了江夏候世子妃的位置,婚后的生活就能过得很舒服,至少比这世上绝大部分的女子的生活都要顺心顺意,所以我为什么要喜欢他?闲的吗?

    喜欢一个人多累,指不定哪天就要被他伤心伤肝,我可不愿自讨这份苦吃。方才的情形你们也都瞧见了,幸亏我没喜欢上江世子,也从来没有打算喜欢上他,不然这会儿我岂不是要伤心死?”

    “……”说得好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唐嫃越琢磨越觉得婚姻之事就是大姐说的这么回事,本来打算过些日子再找机会跟古远征退婚的念头,这时候都有点动摇了,要不然再考虑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