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042老光棍
    :

    耶?这桌酒菜是恭亲王的?怎么不见人影?难道是突然不想吃了?

    那正好,便宜了她。

    唐嫃夹了一块距离她最近的吃食,放进嘴里一嚼,两只眼里瞬间爆发出璀璨的亮光,忙又吃了第二口,第三口,嘴里塞得满满的,几乎倒腾不开才暂且停下。

    太好吃了!

    天嘞,这是哪位大厨做的吃食啊,太绝了。

    每一道菜都那么好吃,就连点心也不例外,比想象中的还要美味。

    唐嫃以风卷残云之势,很快将桌上的碟子全部清空,顺道将壶里的酒也一道干了,最后捧着鼓鼓的小肚子,意犹未尽的舔着嘴唇回味着。

    太满足了,不行了,她有点晕,这酒喝着不烈,酒劲儿还挺大,她得赶紧回去休息。

    唐嫃站起身走了几步,脚步已经开始发虚,跟踩了一团云似的,脑子也有点不听使唤。

    桃花园距离他们住的地方尚有些距离,她这种情形怕是走到半路就要瘫了。

    唐嫃四下环顾,最后选中了旁边的一棵大桃树,脚尖一点蹿了上去,摸索着找了个结实的树干躺了下来。

    先躺会儿,等酒劲儿过了,睡醒了再回去。

    ……

    谢知渊原来并不打算来畅春园,是身边追随他多年的宦官花富贵说,宁国侯府派人来传话,唐玉疏约他在畅春园饮酒,尽管他觉得有些诧异,可是花富贵又劝了好半晌,说了唐玉疏与他那亡妻的事,以他和唐玉疏之间多年的交情,谢知渊才同意了在今天来畅春园。

    “王爷,您瞧着刚才那姑娘怎么样?小模样美不美?那是刑部尚书余沛家的小女儿,名叫余曼白,今年十六尚未说亲,老奴打听过了,性情温婉端庄的很,一手女红做得是满京城的人都说好。”

    花富贵紧跟在他家主子身边,极力的推销着一路上偶遇的妙龄少女。

    谢知渊只冷淡的回了一句,“王府里缺绣娘?”

    “这个王爷瞧不上没关系,还有先前穿月牙白衣裙的那个,哎哟喂,美得哟,天仙下凡也不过如此啊,老奴瞧得眼都直了,那是沐王府的小郡主,今年十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南境有名的才女!”

    谢知渊不耐烦的蹙了眉,“你不是在王府里养了两个戏班子,还不够?”

    “……王爷,老奴的意思是咱王府里该添个女主人了。您看十三爷,跟您同岁,人家就比您大了三个月,如今孩子都生了五六个了,最大的都快十岁了,再过两年就该娶妻生子,十三爷就要当祖父了。您倒好,王妃都还不知托生在谁的肚子里……”

    说到这里,花富贵鞠了一把辛酸泪。

    以前在南边整天血里来火里去,整日里忙军务,挑不到合适的姑娘也就罢了,后来去了北边边陲之地,能入眼的好姑娘就更少了,挑不到合适的也能说得过去,可是现在都回了京城了,什么样的大家闺秀小家碧玉都多得是,他们家主子却仍是毫无这方面的意思,就连陛下和后宫里的几位主子几次提及这事儿,都被他家主子三言两语的搪塞了过去。

    这是要干什么?一条老光棍打到底吗?

    如果不是确定他家主子对男人没有兴趣,花富贵简直恨不能给他家主子娶回个男王妃都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