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045太刺激了
    :

    谢知渊为数不多的耐性已经被彻底消磨光,抱着唐嫃三两步迈过去就往木桌上一丢,也不管桌上的碟子酒壶会不会硌着她,更不管她会不会从桌上掉下去摔伤。

    花富贵一脸的喜悦之色顿时就碎裂了。

    真搞不懂他家主子到底是怎么想的,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抱着亲热下不好吗,居然一脸愤怒嫌弃的要把人丢开!

    原先他还以为是菩萨保佑他们家主子开了窍,可看这情形,他家主子之所以没有如往常那般见死不救,分明就只是因为这小姑娘是唐相的女儿。

    心好痛,想哭!

    花富贵心下捉摸着要不要再抢救一下,谁让他命这么苦,摊上了这么一个石头桩子似的主子呢!

    浓妆勾勒的双眼陡然被点亮!

    他们家主子才将小姑娘的身子往木桌上一放,小姑娘搂着他家主子脖颈的手还没松开,那两条小短腿儿却在关键时刻派上了大用场!

    直接挂他家主子身上了!

    赞!赞!赞!

    花富贵张大了涂得血红的嘴,眼里全是不可思议和狂喜。

    天嘞!

    这小姑娘真是好样的!这姿势更奇妙了好吗!他怎么就这么稀罕这个小姑娘呢,哈哈哈!

    这姿势,哎呀,不能看不能看了,他都要羞死啦!

    可就是忍不住想看怎么办!

    向来睿智从容的谢知渊完全没料到竟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怀里的小东西像一条八爪鱼一般全方位的牢牢的锁住了他。

    “……”

    这见鬼的情形,还不如方才单纯的抱在怀中。

    明明柔软得一塌糊涂,偏偏又那样难解难分。

    谢知渊扣住那两条小狗腿儿往下拽,触手的一瞬就感觉手心发烫,须臾间经历了一回惊心动魄,就这样放任不管肯定是不可能的,只好强忍着不适用力往下扯。

    下来!松手!

    这小东西是什么托生的!

    狗崽子吗!

    咬住了还不撒口了!

    他的嘴唇不仅被扯变形了,还有股子血腥味弥漫。

    好吃的就要被抢走了,唐嫃急得嗷嗷乱叫!

    由于嘴里还塞着好吃的呢,嗷嗷乱叫的声音含糊压抑。

    谢知渊愣是被刺激得浑身血液滚烫,如同喷发的岩浆在体内横冲直撞!

    这种异样的感觉格外难受,赶紧撒手又去掰她的脑袋。

    松开!

    唐玉疏不给自己闺女饭吃吗!

    熟料小狗牙咬得更急更牢了,硬生生被他大力扯开的结果,自然就是血水横流。

    花富贵都替他家主子疼。

    至于吗至于吗!

    唐嫃悲愤了,一腔子的怒火烧得脑子稍微清醒了一丢丢,吃到嘴里的东西被人硬生生抢走了,怎么不干脆杀了她算了!

    什么仇什么怨!

    以为他不想弄死了事吗!

    还不是怕唐玉疏晚景太凄凉!

    谢知渊感觉心口旧伤隐隐刺痛。

    唐嫃梗着脖子恶狠狠瞪着眼前的瞧不太清楚人影,“混蛋!不就是吃你一块水蜜桃吗,怎么这样小气!”

    “……”

    谁混蛋!谁水蜜桃!

    她这是在说他的味道像水蜜桃!

    谢知渊铁青着脸色拍了拍她的脑袋,“赶紧给我清醒清醒!你好好看看,我是谁!”水蜜桃!

    管你是谁,抢她吃食罪不可恕,不共戴天,“吃你一块肉肉水蜜桃怎么了?不就是用肉肉做的吗?很稀罕是不是,可是……可是谁让你厨艺那么好的,把我馋虫勾出来啦,我、我今天就是要吃……做人得有始有终,你得对我的胃口负责,回头我赔你一筐水蜜桃,还有那个肉肉……到底是用什么肉做的?嘿嘿,我告诉你哦,我爹可是大官,很厉害的,你怕不怕?”

    “……”

    为了口吃食,恐吓他?威胁他?

    狗胆包天的东西!

    谢知渊抬手抹了一把唇上的血,暗暗松了口气,听见怀里这小东西颠三倒四的言语,又觉得有些好笑。

    这是把他当成食物了?做成水蜜桃味的肉食?什么跟什么!就知道吃!

    花富贵捏着手绢的手痛心疾首的捶打着自己的胸口。

    就这么结束了,太可惜了!他还眼巴巴的期盼着多发生点事儿呢!

    “我忍你好久了,别再烦我,我再吃一口。”

    唐嫃晕乎乎的眯着眼睛,说完就直起身子一扑。

    就是这么能吃!哼!

    “……”不是已经结束了,还来!

    小姑娘棒棒哒,再接再厉,争取把他家主子拿下!

    花富贵喜得咧,恨不得摇着小手绢,扭两下小蛮腰。

    谢知渊隐隐有些怒了,将唐嫃抵在木桌上,一会儿去拉她两只手,一会儿去扯掰她的脑袋。

    唐嫃这回咬得更死,就像是即将饿死之人,忽然得了一口饭食,誓死不撒口。

    纵然谢知渊这回下了狠手,把自己脸都扯得变了形,可到底还是拯救失败了。

    一个着急着挣脱开来,一个打死不愿松开,两人胡乱的纠缠着。

    唐嫃的衣襟早在刚才就散了,这么一番要命的折腾,小肩膀都快要破壳而出了。

    好在她是窝在谢知渊的怀里的,也不虞被旁人瞧见了去。

    倒是谢知渊一身玄色暗纹宽袍,原本整整齐齐一丝不苟,此时里外几层却都凌乱不堪,令人着迷的锁骨都露出了一块。

    两人这番情形看得花富贵喜不自胜,老脸通红。

    **,一点就着!

    快点!

    哎哟,好羞,他要不要回避一下?

    “啊……”

    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一阵阵惊呼,谢知渊抬眼一瞧,便看到前头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群人,有男有女,一个个正吃惊的望着他这里。

    原本那群人只是在桃花林中赏玩,隐隐约约听到了一点动静,这才循着声响往这边走了过来,万万没想到,竟然目击了这样激情暧昧的一幕。

    那是恭亲王吗?

    怎么会!

    可旁边打扮得花枝招展京城独一份的宦官,的的确确是恭亲王贴身服侍的花公公啊!

    传闻中从来不近女色的恭亲王竟然在这光天化日之下玩这么刺激的游戏。

    周围无遮无挡,一行人看得分明。

    两人搂抱在一起,姿势十分亲密,哪怕闯入了一群不速之客,也没有片刻分离,可见战况之激烈战情之紧张。

    谢知渊百忙之中看过去的一眼,让一行人个个都觉得心头一凛,两腿发软,不敢再看更多,赶紧逃离这香艳无比的现场。

    发现恭王爷的大秘密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被灭口?

    快跑啊!

    他们不是故意的!

    他们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可是,恭亲王素来对女子不假辞色,怎么会与女子在此处战斗!

    那女子是谁?

    居然能让恭王爷心动身动!

    一行人其中一个女子恍然记起,窝在恭亲王怀里的那个少女,好像是宁国侯府的唐三小姐!

    中午她与朋友在兽园那边的游玩时候,正好与宁国侯府兄妹五个人迎面遇上,两拨人还友好的打了招呼,她认得那时候唐三小姐身上穿的衣服穿戴,与方才恭王爷怀中那女子的衣服穿戴一模一样!

    恭王爷与唐三小姐竟然有私情!

    不光有私情,两人还有了肌肤之亲!

    唐三小姐不是跟雎阳侯府的古二少爷有婚约吗,怎么竟然又跟恭王爷在桃花林中做这种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