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046惊天八卦
    :

    谢知渊被这磨人的小东西气得,胸口的旧伤都开始隐隐作痛,抬起手照着她臀部就打了一巴掌。

    挟带着火气的一巴掌拍得有点重,唐嫃浑浑噩噩中感觉到痛,又好半晌没吃到梦寐以求的美食,委屈得扬起小脑袋就嗷嗷哭了起来。

    “行了,不许哭,老实点,我就不打你。”

    谢知渊还是第头一次对这种软乎乎的小东西动手,也拿不准他刚才那一巴掌究竟是不是真的有点重。

    见怀里的小东西哭得伤心欲绝一副委屈得不行的小模样,心里头积攒了好半天的火气一下子就消散的无影无形了。

    真是拿她没办法,明明很搓火,偏偏她这么一哭,他连脾气都没有了。

    见鬼,他何时变得这样心软!

    难怪唐玉疏一提起自家两个闺女就是一副宠溺的痴傻模样。

    原来养闺女能让人的心志变得软弱。

    “不要打,不要打……”唐嫃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低下头就往谢知渊身上一擦。

    谢知渊:“……”

    唐嫃有气无力的把脑袋耷拉在他肩头,嘴里还轻轻嘀咕,“好好吃、我要……”

    “你乖乖的,我先带你回去,等你清醒了,自然有你吃的。”谢知渊单臂往她两膝窝间一横,抱孩子一般将她抱在身前。

    “别的不好吃,我就要这个……”

    “让花富贵再给你做。”

    显而易见,花富贵准备的酒菜,全都下了这小东西的肚子。

    花富贵别的不行,一手厨艺倒是登峰造极,皇宫里的御厨们都要甘拜下风,不怪小东西醉的不省人事了,还独独要死要活的记得吃。

    上次在宁远斋见着的时候还是好好一个孩子,没想到喝醉酒之后竟会变成这么个脑残模样。

    啧啧。

    谢知渊将唐嫃抱回宁国侯府暂居的院子,一路上陆陆续续遇到了好几拨赏春游玩的人。

    众人见到传闻中不近女色的恭亲王,怀里竟然抱着个少女,而那少女环着恭亲王的脖子,把脑袋埋在恭亲王的肩头,两人的关系看起来要多亲密有多亲密,于是便惊掉了一地的下巴。

    明年的花朝节,畅春园里怕是赏不了春景了,只有一园子新长出来的下巴。

    宁国侯府跟来畅春园侍候的下人们,见到谢知渊抱着三小姐回来了,也一个个惊得不知所以。

    只不过,想到他们家二老爷与恭亲王的关系,终究比外头那些人要淡定得多,唐大居最先迎上前向谢知渊行礼,“王爷,我们三小姐这是?”

    唐嫃睡得昏沉沉的,一路上除了偶尔咕哝几句,没再做什么出格的事,谢知渊觉得轻松多了,“偷喝了我的酒,醉了,我把她送回来。”

    米粒和米香得到消息一路小跑上前,匆匆给谢知渊行了礼,便引着谢知渊往唐嫃暂居的房间去。

    米粒和米香异常不安,她们家小姐但凡喝醉酒必定要闹腾,一闹腾起来,简直要命,不由得偷偷打量起了谢知渊和唐嫃,只见两人仪容颇有些狼狈,恭亲王嘴唇红肿还带着血……

    不会是她们想的那样吧!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人家可是恭亲王,怎么会让她们小姐得逞。

    毕竟对方是威名震寰宇的恭亲王,即便看起来,真的很像她们想象中的那样,米粒和米香也打死不敢相信,因为那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俩丫头在心里暗戳戳的埋怨了唐嫃一通。

    小姐自个儿什么德行自个儿心里不清楚吗,居然跑到外面喝醉酒了!幸亏是遇见了恭亲王,恭亲王还挺厚道的把人给送了回来,否则依着她们家小姐那臭毛病,后果不堪设想。

    满园子赏花的名门公子和千金小姐只怕都要惨遭蹂躏。

    恭王爷简直是拯救众生的神!

    谢知渊来到床前,弯下身,欲将唐嫃放下来,唐嫃却似有所觉,环着他脖子的双臂,稍稍的用了两分力。

    谢知渊陡然心里一紧,生怕她当着丫鬟们的面又胡来,结果她脑袋一沾枕头,就麻利的松了手,脑袋还在枕头上拱了拱,自己选了个舒服的姿势睡了。

    “……”谢知渊觉得这个小东西睡觉的样子有点像某种小动物。

    米粒和米香一再向谢知渊道谢。

    花富贵笑得见牙不见眼,“别客气,别客气,咱们是自己人,谁跟谁啊。”

    临走时谢知渊忽然顿住脚步,望着送到门口的唐大居,“你们二老爷呢?”

    花富贵原是一路带笑的,一听谢知渊问这个,后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以为谢知渊是有事找唐玉疏,唐大居便道:“二老爷午后才来的畅春园,在院子里歇了歇脚,打发了湘华公主,就独自出去了,连个侍候的人都没带,只说想一个人走走,奴才们不知二老爷现在何处。”

    谢知渊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径自走了。

    花富贵默默为自己点了根蜡。

    但是他不后悔。

    就算再重来一遍,他还是会这样做。

    他们家主子跟人家小姑娘亲亲我我搂搂抱抱了!破天荒头一遭啊!

    凡事有一就有二,有来就有往,今后他再冒死推波助澜几次,不就什么都有了吗?距离他们家主子娶王妃的好日子还远吗?

    真是想想就兴奋得不得了啊!

    至于唐三小姐和古家那二愣子的亲事,花富贵自然是知道的,前阵子他们家主子还救了那二愣子,怕什么,不是还没成亲吗,就算是成亲了不是还能休夫和离吗?那个二愣子哪一点比得上他们家主子。

    花富贵为了他家主子能娶上王妃操碎了心,连节操都不要了,从宁国侯府暂居之处出来的路上,已经想了好几个拆散唐嫃和古远征婚事的法子。

    谢知渊与唐嫃有私情的事,属于惊天动地的大八卦。

    要知道平日里一向以禁欲的形象出现在人前的恭亲王,今儿居然就在那光天化日之下忍不住化身为狼,与唐三小姐在桃花林深处做那等浪荡的事情,要知道唐三小姐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唐三小姐那未婚夫古二少爷前阵子还出了一档子事,曾在大庭广众之下发了誓言,此身非唐三小姐不娶,恭亲王这是在明目张胆的给古二少爷带绿帽子啊,简直太让人意外,太让人无法相信了。

    于是,所有人都兴奋起来了。

    今天京城贵族圈子几乎都云集在畅春园里,谢知渊与唐嫃的这一档子事很快人尽皆知,古远征是在与一群好友玩乐之时得到的消息,当时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就算他家小未婚妻彪悍了些,可毕竟还是个未出阁的小姑娘,怎么干得出来这种事情,况且恭亲王那是什么样的人,能在这青天白日的,桃花林中人来人往的情形下,做出这种事来?

    胡扯得简直没边了。

    可是当所有人都这么传,并将当时的情形,两人的姿势细节,全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古远征心里开始打鼓了。虽然他相信唐嫃和谢知渊的人品,可是这世上凡事不都还有个意外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