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047受惊过度
    :

    当初他都能被人悄无声息的暗算,今日唐嫃和谢知渊自然也能被暗算。

    想到这里古远征再也坐不住,与好友说了一声,便亟亟赶往宁国侯府暂居之所。

    就是再蠢再想作死的人,也不敢跑到宁国侯府的人面前说这种事情,所以宁国侯府里跟出来侍奉的下人们,因为一下午都没有出过院子,便都还没听说此事。

    米粒和米香将古远征拦在房门外,听到古远征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惊得嘴巴一个比一个张得大,“竟然有这种传言!”

    古远征见到她们的神色心里头就是一喜,“我就知道这事儿不是真的!”转而又有些疑惑,“嫃妹妹和恭亲王到底怎么回事?怎么就传出这种难听的话来?”

    “恭亲王抱着小姐回来时候,说小姐是偷了他的酒喝醉了,至于其他的倒是没说什么啊,只不过……”两人的仪容都有些乱,看得出有特意整理过的痕迹,尤其恭亲王嘴唇红肿出血,难道……

    那可是恭亲王啊!

    可是如果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的话,又怎么会有如此不堪的传言传出来?

    米粒与米香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惊吓,以及难以置信。

    难道她们小姐真的……

    唐嫃素来就有喝醉酒逮着人乱亲的毛病,因为她醉后看到个人就觉得那是个吃食,唐妤和米粒米香都曾经深受其害。

    唐妤怕唐嫃因为这个毛病惹出事端来,于是明令禁止了唐嫃喝酒,就算实在要喝,也只能在她们眼皮子底下小酌两口。

    今天唐嫃喝醉酒纯属意外,谁都没有料到,唐嫃今儿不但又祸害人了,对象竟然还是恭亲王!

    恭亲王那样的人竟然让她们家小姐得逞了?

    米粒和米香骤然变幻莫名的神色,让古远征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失声道:“只不过什么?”

    嫃妹妹是恭亲王抱回来的,抱回来的,抱……

    心塞!

    俩丫头还没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哪里还敢再多说什么,齐齐摇头,“没什么。”

    古远征见她们神情异样,目光躲闪,甚至都不敢抬眼看他,更觉得大事不妙,一时之间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不规矩了,绕过米粒和米香便大步走进了卧房。

    在雕花大床前站定抬手掀开了素色床幔,却只见唐嫃正躺床上呼呼大睡,怀里抱着个枕头姿势有些不雅观,不知是不是醉酒的缘故,婴儿肥的小脸上红扑扑的,倒是十分惹人怜爱。

    米粒和米香早已经给唐嫃收拾过,古远征这会儿已经什么都看不出来,见着唐嫃这副安稳舒睡的模样,古远征的心里顿时踏实了些。

    可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或许唐嫃和恭亲王之间并不向外头传的那样,但两人之间肯定至少发生了一点什么,应该不止像恭亲王说得那样,只是唐嫃偷喝了他的酒喝醉了,于是他把人送回来这么简单。

    在唐嫃床前一言不发的站了半晌,古远征决定去搞清楚事情真相。

    一来是想尽快安一安自己的心,胡思乱想什么的太磨人了;二来也是想为唐嫃做点什么,不能就这么任她污了名声。

    也只有明明白白搞清楚事情的原委,才能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于是离开了宁国侯府的暂居院落,向畅春园里的下人打听了一下,便往恭亲王歇脚的院子去了。

    往日想要见上恭亲王一面可不容易,今天在畅春园里倒是方便了许多。

    守门的侍卫进去通传,古远征就在院门口等,大约半盏茶的功夫,才得以进入了院子。

    院子里的人一身色彩浓艳的衣裳,迎风招展,布满了岁月痕迹的的脸上涂脂抹粉,妆容妩媚,尤其那张嘴,红艳艳的像是吸了血,极是醒目,大老远就能闻见一股子脂粉味。

    满京城打扮的这么夸张的宦官,也只有恭亲王身边的花富贵。

    古远征忙上前,一脸急切,“花公公,我有要紧事要求见恭王爷。”

    花富贵莲步轻移扭着身板过来,脸上永远带着慈和的笑容,“古二少爷此来是为了外头的传言?”

    正想着该从何处下手拆了古二少爷和唐三小姐,然后再想办法促成他家主子和唐三小姐的事儿,没想到古二少爷这就沉不住气找上门来了,嘿嘿。

    “没错。”古远征正色点头,眉心皱成了一个疙瘩,“外面传得也太难听了,不知公公听说了没有,事关嫃妹妹和恭王爷的名声,我不能就这么放任不管,可是嫃妹妹又还醉着没醒过来,我这一头雾水,又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只能前来找王爷问问,花公公您行行好,能不能再帮我通传一声?我保证不会耽误恭王爷太多时间,我就问几句话就走。”

    “当时老奴就在场,古二少爷有什么想知道的,问老奴就成。”难不成还指望这事儿是假的,就算是假的他也能变成真的,况且这事本就半真半假。

    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似的,花富贵一下子收了脸上的招牌笑容,用手绢在眼角摁了摁并不存在的泪,忧愁的长长叹了一口气,“可怜我们家主子啊,养了大半年伤势,才刚好转了一些,这下子又有了复发的迹象。”

    “……”所以到底什么意思?

    花富贵痛心疾首的一挥手绢,一副难以启齿,又急于找个人倾诉,最后豁出去了的模样,“本来是老奴为了我们家主子和唐相大人准备的酒菜,谁知我们家主子和唐相大人还没到,唐三小姐就误打误撞将老奴准备的酒菜吃喝光了,还喝醉了,老奴陪着我们家主子过去的时候,正巧就碰到了从树上掉下来的唐三小姐,唐三小姐也是醉得厉害,不容分说的扑倒我们家主子就又亲又摸又啃,当时老奴和我们家主子都被唐三小姐突如其来的行为吓得蒙了,等我们家主子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上的衣裳都被唐三小姐撕了,哎,可怜我们家主子爷守身如玉二十六载,连小姑娘手指头都没碰一下,如今一朝被唐三小姐强迫得失了清白……”

    守在不远处站岗的两个侍卫,隐隐约约听见了花富贵的话,面皮齐齐的抽搐了一下,心想要是这些话被他们家主子爷听见了,花公公这回怕是要被打死。

    不过他们必须要为花公公保密,花公公的心思就是他们的心思,给王爷娶个王妃才是重中之重,节操脸面什么的暂时先抛到一边吧。

    古远征面容呆滞,双目放空:“你是说,嫃妹妹把恭王爷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