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048煮成熟饭
    :

    花富贵甚是揪心点点头,仍是不愿相信事实一般,“你说,唐三小姐小小年纪,小小个人儿,怎么喝醉酒了就变得那样强悍,我家主子气得吐了一大碗血,这不才喝了药歇下了……”

    “……”

    居然是真的!

    居然是嫃妹妹把恭王爷给强了!

    古远征顿时狂躁不已,一遍又一遍的来回踱步,内心一万匹马在咆哮。

    忽然瞧见院中的一棵老树,忙跑过去一把抱住,在花富贵的注视下,用力地把脑袋往树上磕,一下一下又一下,一点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眼看着就要头破血流了,花富贵忙过去拦住,“古二少爷,您别这样,这都是意外,谁也不想的。”

    嘿嘿,崩溃吧,痛苦吧,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吧,那还等什么,快点退婚!

    又亲又摸又啃,失了清白……几个字循环反复在脑海里打转。

    古远征简直悔恨欲死,“都怪我!都怪我!干什么要去跟那帮狐朋狗友玩耍!我就应该一步不离的跟着嫃妹妹,在嫃妹妹喝醉酒扑向恭王爷的时候,奋不顾身的挡在王爷的身前!今日被嫃妹妹用强的就是我!”

    花富贵:“……”

    重点是不是搞错了少年!

    古远征替他家未婚小媳妇心虚,“恭王爷身子可还好?”

    “身心都不太好。”花富贵哽咽着摇摇头,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尤其是心里边,留下了老大的阴影,本来一直没娶上王妃,这以后怕是更难了。”

    “……”古远征闻言更心虚了,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花富贵瞧着他的神色,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听闻古二少爷与唐三小姐有婚约在身?”

    古远征挺起胸膛,“没错。”

    有什么就冲他来吧,他是男人,他抗!

    花富贵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古二少爷咱商量个事儿呗。”

    毕竟这件事唐嫃是过错方,唐嫃的事自然就是他的事,古远征立马拍着胸脯保证,“什么事,公公您说,但凡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

    “我就知道古二少爷是个通情达理的,这事儿跟古二少爷商量准没错儿。”花富贵先夸了古远征一通,笑容还没爬上眼角,就又开始抹起了眼泪,“我们家主子如今已经是唐三小姐的人了,按理说唐三小姐应该对我们家主子负责的……”

    “……”

    “我知道唐三小姐和古二少爷早有婚约,可你们两个不是还没有成亲吗?如今唐三小姐又把我们主子煮成了熟饭,如果唐三小姐不对我们家主子负责,也实在太说不过去了,古二少爷您说对不对?”

    “……”啊?

    花富贵一脸期盼,“我的意思是,你们两家不如把婚事退了,您看呢古二少爷?”

    “不成不成。”古远征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在这件事上他内心坚定,不可动摇,“我不退婚,我是一定要娶嫃妹妹的。”

    花富贵捏着小手绢的手一僵,“那我们家主子呢,你们打算怎么办?”

    这什么人呐,能不能按着套路出牌!

    古远征皱着眉头考虑了好半晌,瞅着花公公的脸小心翼翼道:“要不我给恭王爷介绍几个好姑娘?”

    介绍有用还轮得到你,他家主子不早儿女成群了,话都说这份上儿上了,听不懂还是真不介意,“古二少爷,我们家主子和唐三姑娘生米都煮成了熟饭,虽然唐三小姐不是故意的,可毕竟给您戴了顶绿帽子不是,所以您又何必委屈了自个儿非要将就这门亲事,要是您跟唐三小姐退婚了,公公我给你介绍好姑娘,保证个顶个的要才学有才学,要模样有模样,要家世有家事,总之要什么有什么,您看成不?”

    “煮成了熟饭有什么关系,嫃妹妹不还是嫃妹妹,她又不是故意的,她只是喝醉了酒,不知情的情况下才那么做的,我并不觉得这门亲事将就,我不退婚。”

    本来嫃妹妹与旁人发生那种事,他的心里就够难受了,若是退婚,那他岂不是要彻底失去嫃妹妹?他又不傻!坚决不退婚!

    “……”

    花富贵是万万没想到,这位古二少爷的想法,竟然这么与众不同。要换成是别人,未婚妻婚前与人私通,早就退婚一百遍了,他竟然死活不同意!

    失策了!

    哎哟,他们家主子想娶个媳妇怎么这么难!

    古远征从恭亲王歇脚的院子里出来,原路返回往宁国侯府暂住的院子去。

    事情真相倒是弄清楚了,可是想要平息流言却不容易,因为这件事根本就是真的,而且还有好些人亲眼目睹。

    怎么办呢?

    古远征再次来到唐嫃房间的时候,唐颂和唐妤兄妹四个都在,唐嫃也已经醒了过来,穿戴的整整齐齐坐在窗边,正愁眉苦脸用手托着脑袋。

    “我只记得我喝醉了酒,脑袋晕乎乎的,觉摸着估计是回不来了,就跳到一棵桃树上睡觉,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仔细回忆回忆,脑子里其实还留有一点残存的影像,但也仅仅只是搂搂抱抱,亲亲摸摸,哪有什么引阳入阴的篇章,外面的人尽是铺风弄影,夸大其词。

    “……”

    唐家兄妹几个表情各异,神色微妙,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哪有跟恭亲王那什么什么!纯粹造谣!”唐嫃越想越悲愤欲绝,握起拳头使劲捶桌子,不就是喝了一顿酒,怎么就传绯闻了,还那么香艳!对象还是恭亲王!这让她以后怎么见人!

    唐妧同情的瞅着她家三堂姐,“可是外面的人都是这么说的,不管三姐你记得还是不记得,承认还是不承认,毕竟可是有不少人都亲眼瞧见了。”

    “堂堂宁国侯府三小姐,居然偷人家东西吃!还要脸不要了!你个吃货!就知道吃!怎么没馋死你!还有,酒你也敢喝!自己喝醉酒了什么德行自己不知道吗!”

    唐妤狠狠瞪着她,气得不得了,这臭丫头,怎么这么不省心!好好赏个桃花也能赏出一团乱子!

    唐嫃捂脸,不敢争辩。

    偷吃了人家的饭食,偷喝了人家的酒,还丧心病狂的猥亵了人家,是挺不要脸的。

    唐颂道:“你喝醉了不记得,恭亲王总还记得,要不我去问问?没准儿都是误会呢,只要是误会,这事儿就好办了。”

    前阵子古远征那事闹那么大不也翻篇了,虽然这回牵扯到的是恭亲王,也不过就是多费些精力费些时日的事。

    如果这件事只是谣传,呃,应该只是谣传,小堂妹都喝醉了,神志不清,还能有多大能耐,应当不至于把恭亲王怎么的。

    古远征这时站在人后弱弱的开口,“我刚从恭王爷那边回来。”

    顿时,一屋子人齐刷刷望过来,“恭亲王那边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