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049偏要冲动
    :

    “我没见到恭王爷,是花公公说,恭王爷气得吐了一碗血,才喝了药歇下了。”

    古远征在唐家众人的目光下,将花富贵的话扼要重复一遍。

    “花公公说,可怜他们家王爷守身如玉二十六载,连小姑娘手指头都没碰一下,如今被嫃妹妹一朝强迫失了清白,花公公还说,恭王爷此番留下了极大的心理阴影,恐怕以后都没办法好好娶王妃了……”

    让她负责的话到底没说出来,反正他是不会同意退婚的。

    想都不用想。

    “……”

    失了清白!被她强迫!

    唐嫃愕然,有这么严重?

    唐婠几个面面相觑,真相原来是这样的,恭亲王是被强迫的。

    唐颂嘴角含着微妙的笑意,时不时撇一眼他家小堂妹,抽搐得都快要控制不住了。

    居然真的把恭亲王给吃干抹净了!行!人才!

    当今世上恐怕也只有他家小堂妹有这个能耐!

    不过他委实很好奇,他家小堂妹究竟是怎么办到的,难道是因为恭亲王伤势未愈,无法反抗?

    唐颂捂脸,想笑,又觉得不妥,生生憋着。

    不过恭亲王的身体……

    想到这里顿时坐直了身子。

    “怎么办?我们要怎么补偿恭王爷?”古远征想了一路都没想到两全之法,指望着唐家人都聪明能帮他想想。

    唐颂闻言,很意外的看着他,试探道:“要不让三妹以身相许?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古远征一脸坚定不移,“不行!嫃妹妹是我的未婚妻,只能嫁给我!”谁都甭想让他退婚!

    唐婠姐妹几个也很意外,互相交换了个眼色,唐妤干脆直言道:“三妹和恭亲王之间,都发生这种事情了,你不介意?”

    古远征先是郁闷的点点头,很快又一脸果决的摇摇头,“你们放心,我是一定会娶嫃妹妹的。”

    介意肯定是介意的,哪个男人遇上这事能不介意?能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但他更不愿失去她。

    古远征的想法其实很简单,与失去她相比,其它都显得不那么重要。

    唐嫃心里有点复杂,歪着头定定的瞧着古远征,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傻。

    如果她今后真的嫁给他了,他一定会对自己很好的吧?

    婚姻对于女子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像大姐说的那样,在一定程度上让自己过得舒服是一种,有个人一心一意对自己好不也是一种?

    打算迟些时候再跟古远征退婚的心再次动摇。

    唐家兄妹几个均对古远征另眼相看,对古远征的好感度倒是又增了几分。

    唐颂望着窗外的西垂斜阳,“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解决的,先等等再说,倒是时候不早了,晚宴就要开始了,三妹可要去?”

    晚间湖中央的长春水榭设有筵席,今天既然来了畅春园参加花朝节,长春水榭的晚宴多半不会错过。

    宴席过后还要挂花神灯的重头戏,灯火与红花绿树相映成趣,夜间游玩更别有一番风味。

    只是唐嫃这会儿正处在风口浪尖,若是一出现必然会成为焦点,免不了要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唐妧想了想自告奋勇道:“要不我留下来陪着三姐姐吧。”

    长春夜宴而已,少参加一年又不会掉块肉,还是三姐姐比较重要。

    唐嫃突然站了起来,举起拳头毅然道:“去!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自从回了京城,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围绕着她,今儿是因为这个明儿又是因为那个,没完没了!

    古远征携妓私奔能怪她么!

    湘华公主自己找虐能怪她么!

    醉酒猥亵恭王爷……好吧这事儿怪她!

    好好的喝什么酒!意志不坚!

    真是越想越来气,越想越憋屈。

    “三妹妹,别冲动。”

    “我偏要冲动!”

    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被人指脊梁骨谈论吗,尽情的谈论就是了。

    反正她不要再躲躲藏藏的了,藏来藏去的她都快变成乌龟了!

    跟恭亲王有私情就有私情吧,这事儿是她自作自受自找的,被人戳脊梁骨也是她自己活该!

    ……

    长春水榭分为荷香榭和莲香榭,男子在东面的荷香榭宴饮,女子在西边的莲香榭宴饮,荷香榭和莲香榭隔水相望,灯火交相辉印中,还能远远的看到对面的情景。

    古远征再不放心再想与唐嫃寸步不离,也不能特立独行的跟到莲香榭,于是再三叮嘱唐家三姐妹照顾好唐嫃后,一步三回头的跟着唐颂到了荷香榭。

    唐家四姐妹到的不算早也不算晚,进去的时候莲香榭里已经有不少人。

    唐家四姐妹一出现,众人的目光就略过唐婠和唐妧,径直落在了唐妤和唐嫃的身上。

    众人一边毫不遮掩的打量,一边悄悄交头接耳。

    今天来畅春园的多数都是年轻女子,一眼望去全是水嫩嫩娇滴滴的美人,如果不是一个个眼神里的探究都太过明显,唐嫃一定觉得格外的赏心悦目。

    唐婠一如既往的矜贵优雅,从她身上看不出一丁点的尴尬和不自然,带着妹妹们给在座的少有的几位长辈问安,又与几个交好的小姐妹打了声招呼,然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旁若无人的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

    原本那里已经坐了四五个少女,正兴高采烈的低声议论着什么,一边说一边捂着嘴偷乐,见唐家四姐妹径自过来,不由得面面相觑,然后都有些不自在的起身,另找地方去了。

    唐家四姐妹便得了一处绝佳的赏景的位置。

    唐嫃默默为大姐点了个赞。

    早在来之前就知道,来了之后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形,所以面对在座的或鄙夷、或厌恶、或冷漠、或避之不及、或好奇、或嘲讽,各式各样异样的目光时,唐嫃并未觉得有任何不适,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她们的态度对唐嫃而言,同样的无关紧要。

    这时,楚国公府黄大小姐走过来,很是随意的在唐婠身边坐下,友好的给了唐嫃一个微笑,“我还以为你们今晚不会来了呢,没想到你们一个个的心倒大的很,你便是宁国侯府的嫃妹妹吗,倒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身处风口浪尖上,还能泰然自如,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黄乐青与唐婠是手帕交,性情相投,与唐妧和唐妤也已熟识,唯独第一次见唐嫃,黄乐青态度亲切随意,言语中透着几分打趣,却并未带有一丝的恶意,瞧着便让人心生好感。

    唐婠笑着对唐嫃介绍道:“这是楚国公府的黄妹妹,比我小两个月,比你和二妹大,你便随着二妹,叫一声黄姐姐吧。”

    唐嫃回以友好的笑脸,“黄姐姐好,黄姐姐真漂亮。”

    在她身上传出这样的流言蜚语后,一般人都是唯恐避之不及,这位黄大小姐倒好,毫不避讳的与她们坐在一起,也让她刮目相看。

    黄乐青扑哧一笑,从桌上的碟子里拿了一个蜜桔,塞到唐嫃的手里,“嫃妹妹小嘴儿真甜,喏,姐姐赏你一个蜜桔吃。”

    唐嫃对吃的东西来者不拒,“谢谢姐姐赏。”

    “……长得真像,哪个是唐三小姐?”

    “吃橘子的那个。”

    “做出那种事情来还敢出来,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难道她就不觉得丢人吗?”

    “人家自幼在乡间长大,怕是不知道礼义廉耻,总归与我们不同的。”

    忽然之间,周围刻意压低的窃窃私语的声音消失了,整个莲香榭陷入一种异样的安静之中,唐嫃与姐妹们不约而同的一齐抬起头来,顺着众人的目光往门口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