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050看好戏
    :

    只见来人一身逶迤宫装,发髻高挽,贵气逼人,薄施粉黛,神情傲然,可不正是湘华公主?

    唐妧嘀咕,“湘华公主怎么也来了?”

    唐嫃往她嘴里塞了一瓣橘子,遂指指自己,“怎么不能来,我不是都来了。”

    安静不过转瞬之间的事,莲香榭内很快恢复了热闹。

    众人的目光半遮半掩的从湘华公主身上,转到唐嫃身上,又从唐嫃身上转到湘华公主身上,私语的主题从恭亲王和唐三小姐的私情上,转到了唐三小姐和湘华公主的私怨上。

    湘华公主进来后以目下无尘的姿态扫视了一圈,很快就顺着众人的目光找到了唐嫃的所在,神情瞬间越发冷厉了几分,从唐家四姐妹旁边经过的时候,目色森森的盯着唐嫃,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的骂了一句,“不要脸。”

    唐嫃觉得这破公主真是不长记性,人多势众之时耍嘴皮子且不是她的对手,这会儿势单力孤却还忍不住要作死,“有些人自甘堕落,却没得逞,这是羡慕嫉妒恨了?”

    湘华公主闻言,想起了什么似的,神色霍然一变,指着唐嫃,“是你!”

    那天在宁国侯府她差点就要成功了,可是却在最要紧的时刻被人打晕,杨世子更是被推到湖里然后被救走,使得她计划了好久的事就这么功亏一篑。

    事后她就怀疑,这事多半就是宁国侯府的人做的,现在看来,肯定就是唐嫃这个小精怪。

    唐嫃不置可否,悠哉的吃着橘子,“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没点数吗,还好意思把不要脸三个字挂嘴边,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个什么德行?”

    见湘华公主显然是误会了那日坏她好事的人是唐嫃,坐在旁边将一切听在耳中看在眼底的唐婠迟疑了一下,最终到底还是没有急着出头把事情揽到自己身上,因为这时候不论她说什么湘华公主都不会相信,反而只会认为她这个做姐姐的是在护着唐嫃,毕竟唐嫃今天上午算是将湘华公主得罪狠了,湘华公主宁愿把那笔烂账也算在唐嫃头上。

    所以唐婠也就没有必要再去多费唇舌。

    若是日后湘华公主因此事报复到唐嫃头上,她这个做姐姐的自然不会坐视不理。

    唐嫃没有将事情往她身上推,她自然也不会让人欺负唐嫃。

    湘华公主气得浑身发抖,一副恨不得吃了唐嫃的模样,身边服侍的侍女见状,悄悄捏了一下她的掌心,湘华公主这才一个激灵,渐渐冷静了下来,她高高抬起下颌,居高临上瞥了唐嫃一眼,“你给我等着,有你好看。”

    说完高高挺起胸脯拂袖离去。

    唐嫃轻叹,“不知道破公主又要想什么法子来欺负我。”

    捏了捏她脸上的软肉,唐妤一副恭喜她的表情,“你不是一直嫌生活无聊,没点挑战,让你的心智都弱化了吗,湘华公主多么善解人意,这不是帮你来了吗?”

    “……”

    筵席开在二楼,到了开席时间,众女相携上楼。

    来畅春园参加花朝节的多是年轻人,如太夫人这般年纪大的只有寥寥几人,各府当家主母也甚是少见,所以今天到场的年纪稍长些的,大多都是各府里得闲的太太奶奶们。

    今日晚宴坐首席的是两位长公主,余下的人按照身份高低依次落座。

    一席设两座,唐婠便与唐妤一席,唐嫃则与唐妧一席。

    唐嫃因下午醉了一次,还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便被勒令不准再喝酒,眼巴巴看着别人喝,唐嫃不免郁闷,是以托着脑袋,左顾右盼,看满室的争奇斗艳。

    还别说,满屋子的名门闺秀京城贵女们,普遍颜值倒都还挺高的,各色各样的美人儿,看得人眼花缭乱。即便有些相貌平凡的,经绫罗绸缎珠翠罗绮打扮,加上自己本身的涵养气质,再被今夜的灯光稍稍一烘托,原本只有三分的颜色也就有了七分半,放眼望去,大姑娘小媳妇儿,娇花朵朵万紫千红,还真是养眼的很呢。

    唐嫃光看着就要醉了。

    人生最乐事,无非就是美人美景美酒,今儿是既饱眼福,又饱口福。

    嗯,不枉她顶着各种异样眼光出来一趟,值。

    唐嫃赏着美人,眼神直勾勾的。

    有些被她盯着恼了,瞪她一眼,侧过身去。有些对她印象不好,露出厌恶神色。有些回她以微笑,带着善意。有些被她看得一愣,也好奇的盯着她。

    “三姐,看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

    唐嫃一脸熏熏然,陶醉不已,“吹笛子的小美女是谁呀,好漂亮。”

    唐妧附耳过去,“那是沐王府的小郡主,沐依娜,听说是个才女。”

    京城的名门闺秀们各有才艺,在这种百花齐放的好日子里,自然不吝啬表现一番,于是酒过三巡之后,一拨一拨出来秀才艺。

    有的独自表演,有的捉对较量,也有三三两两相互配合。

    此时场中央,便是一人弹古筝,一人吹笛子,一人跳舞。

    “吹的什么曲子呀,真好听。”

    “沐王府世代居在南境,许多东西与咱们这里不同,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曲子。”

    “弹古筝的的小美女也好漂亮,气质好好,哇,伴舞的那个美人腰肢真软……”

    “三姐,快擦擦你的口水。”

    唐嫃正与唐妧说悄悄话,忽然听见一声惊呼咋起,正要扭头瞧瞧怎么回事,就见一个白影迎面扑了过来。

    唐妧惊呼,“三姐姐!”

    来不及思考白影便已经到了面前,唐嫃条件反射的抬手拍了一掌,到底潜意识里觉得不会是暗器,所以并没有怎么用力,只听喵的一声惨叫,白影咚地重重落在了面前的案桌上。

    歌舞被打断。

    “大白!”对面传来一个少女的尖叫。

    唐嫃这才看清楚原来是一只白猫,体型很大,案桌上的菜盘子都压碎了两个。

    见了个鬼了,她哪里得罪这只肥猫了,怎么无缘无故朝她扑来?

    众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一跳,待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之后,又纷纷露出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湘华公主见了冷哼一声。

    这俩人要是闹起来了那可就好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