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她活该
    :

    事情都闹到了这个地步,首位坐着的两位长公主既是身份尊贵,也是长辈,再要视而不见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真慧长公主眼底的遗憾一扫而过,避重就轻的开了口,“古家丫头,你再不找人去捞,你的猫可真要淹死了。”

    古怜灵一听大白兴许还活着,顿时就不闹了,也不急着找唐嫃拼命了,提着裙摆急匆匆跑了下去,与她交好的几个少女,行了礼之后也跟着下了楼。

    真慧长公主又看向唐嫃,一副语重心长的长辈模样,“唐家三丫头你也是,一点亏都吃不得,古家丫头爱猫心切,见到爱宠受了伤,难免态度有些不好,你多说几句软话,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何必要如此强横?”

    唐嫃:“……”

    这老太太什么路子,怎么听着味儿不对?

    坐在真慧长公主身边的真静长公主微微蹙了眉。

    唐妤闻言面色不虞,抢在唐嫃前面开了口,语气软中带硬,“今天这事儿无论怎么算,吃亏的都是我家三妹妹,好好地吃一顿饭,竟也遭了这无妄之灾,被人好言好语哄着的,怎么也该是我家三妹妹才对,还从没听说过受了欺负的人,还要反过来哄着欺负人的人,敢问真慧长公主,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唐婠看向真慧长公主,语气颇有几分讥讽尖锐,“古家妹妹大约是多喝几杯,脑子有点不清醒,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真慧长公主莫不是也喝多了?”

    唐妧虽然年纪小,胆子小,这会儿却不怂,“我三姐姐差点被古家姐姐的猫伤了,还没向古家姐姐讨说法呢,古家姐姐反而恶人先告状,不依不饶,孰是孰非一目了然,真慧长公主难道没有瞧见吗?”

    是真瞎,还是装瞎!

    真慧长公主的脸色越来越沉,“我不过说了句公道话,你们姊妹几个便咄咄逼人,真不愧是宁国侯府的姑娘,果然好教养,个个口齿伶俐。”

    就是好教养,就算口齿伶俐,哼!唐妤不卑不亢护妹到底,“我家三妹平白无故被人欺负,本来就委屈,我们姊妹若不分辨几句,我三妹岂不更委屈?”

    唐嫃冷眼瞧着顺道暗暗琢磨了一下,这位老太太长公主是在故意挑她的刺儿啊,难道老太太之前与宁国侯府就有什么过节,还是为了今天上午湘华公主的事情,借此机会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可是,破老太太怎么也不打听打听,宁国侯府的女儿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我从小就胃口好,什么都能吃,独独不能吃亏,也不喜欢让人吃,可如果有人非要吃,那我不介意喂她点。”

    不管这老太太长公主是哪一头的,既然非要没事找事挑她的刺儿,那她只能表明态度顺便怼怼怼啊。

    姐妹们真是太给力了。

    不过,她们说那脑残小姑娘是谁,古家丫头?古家姐姐?古家妹妹?古家!

    不会那么巧吧。

    唐嫃放眼看了看莲香榭中众人的表情心里便明白了,看来就是她想的那样没错了,那个出门忘带脑子的小姑娘就是古远征的亲妹妹。

    倒霉催的,真是连脏话都懒得骂了,这都什么破事。

    真慧长公主冷笑,看着唐嫃道:“古家丫头的猫还没伤着你,你就将猫打伤,并从二楼丢到湖里去,这也算受委屈?”

    唐嫃好笑的道:“委屈不委屈,我自己知道就行了,用不着旁人来鉴定吧?”

    真慧长公主还不死心,“众目睽睽,受委屈的自然是古家丫头。”

    “行吧,就算她委屈吧,那又如何?”唐嫃从善如流的点点头,随即又笑吟吟补充道:“她活该受着。”

    真慧长公主气得不行,“你……”

    唐嫃却不再搭理她,扫了一眼面前杯盘狼藉的桌案,看向唐婠和唐妤唐妧三个,悄声问,“都吃好了没有?”

    这种没营养的口舌之争到底有什么意义?

    唐妧道:“吃好啦。”

    唐婠和唐妤一起点点头。

    “那咱们先撤?”

    该还击的已经还击了,该怼的已经怼回去了,也就没必要留在这儿看那个破老太太长公主的脸色了。

    向上首的长辈贵妇们规矩的行了礼,“我们吃好了,先走一步,你们慢慢吃。”

    因为稍后还有挂花神灯的活动,所以晚宴到此基本上也快要结束了,唐家姊妹此时离席也不算突兀。

    众人忍不住悄悄议论。

    “哎,真慧长公主这是何必,宁国侯府的女孩在外面,什么时候吃别人的过亏?”

    “可不是,湘华公主被唐三小姐用鞭子撵得满园跑,脸丢得那么大,后来跑到宁国侯府的院子里找场子,带了那么多侍卫,最终还不是灰溜溜地落荒而逃。”

    “真慧长公主与雎阳侯府素日里也不见有什么往来,今儿怎么反倒处处偏袒起古家小姐?”

    “真慧长公主与宁国侯太夫人不睦多年,此番不过是借故挑刺罢了……”

    “你们猜这事儿会不会就此结束?”

    “……”

    真慧长公主气得摔了酒盏。

    荷香榭和莲香榭相距不远,莲香榭上发生的事情,荷香榭里的人不说看得一清二楚,至少也是能望见个七七八八,尤其是一直在关注莲香榭的古远征,先是发现莲香榭里似乎是出了乱子发生了争执,然后就看到一团熟悉的白影被人从二楼丢了下来,紧接着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探出头来,趴在窗边望着湖面痛苦的大声呼喊着什么,似乎是在叫大白?大白!

    古远征急匆匆跑了。

    荷香榭里头好些人都发现了女眷那边出了乱子,唐颂不由默默长叹一口气,然后无奈的揉揉眉心,他都不用刻意去看,女眷那边出的乱子,八成跟他那小堂妹脱不了干系。

    唐颂认命的跟着古远征起身退席了。

    唐家四姐妹从莲香榭出来的时候,古怜灵正伏在好友身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畅春园的下人们划了小船过来,正拿着好几样工具在分头打捞,古远征和唐颂就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

    与古远征和唐颂一起过来的,还有一个年轻俊朗的年轻男子,眉眼与古远征有几分相似,这个时候跟他们一起往这边来,想来此人应该是雎阳侯府世子,古远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